本 栏 最 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1)格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0)欲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9)永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8)战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7)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6)红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5)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4)咱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3)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2)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1)昔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0)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9)引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8)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7)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6)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5)拾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4)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3)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2)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1)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0)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9)披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8)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7)真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6)意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4)奇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5)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3)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2)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1)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0)跨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9)日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8)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7)国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6)“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5)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4)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3)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2)大
  æ¨åˆ©æ˜Ž:随笔(641)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0)伦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9)管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7)恩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6)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5)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4)苏
  æ¨åˆ©æ˜Ž:随笔(628)钢
  æ¨åˆ©æ˜Ž:随笔(627)“
  æ¨åˆ©æ˜Ž:随笔(626)满
  æ¨åˆ©æ˜Ž:随笔(625)不
  æ¨åˆ©æ˜Ž:随笔(624)红
  æ¨åˆ©æ˜Ž:随笔(623)十
  æ¨åˆ©æ˜Ž:随笔(621)追
  æ¨åˆ©æ˜Ž:随笔(622)赤
  æ¨åˆ©æ˜Ž:随笔(620)群
  æ¨åˆ©æ˜Ž:随笔(619)管
  æ¨åˆ©æ˜Ž:随笔(618)时
  æ¨åˆ©æ˜Ž:随笔(617)美
  æ¨åˆ©æ˜Ž:随笔(616)北
  æ¨åˆ©æ˜Ž:随笔(615)搂
  æ¨åˆ©æ˜Ž:随笔(613)最
  æ¨åˆ©æ˜Ž:随笔(612)天
  æ¨åˆ©æ˜Ž:随笔(611)吉
  æ¨åˆ©æ˜Ž:随笔(610)西
  æ¨åˆ©æ˜Ž:随笔(609)沿
  æ¨åˆ©æ˜Ž:随笔(608)红
  æ¨åˆ©æ˜Ž:随笔(607)突
  æ¨åˆ©æ˜Ž:随笔(606)冰
  æ¨åˆ©æ˜Ž:随笔(605)金
  æ¨åˆ©æ˜Ž:随笔(604)一
  æ¨åˆ©æ˜Ž:随笔(603)人
  æ¨åˆ©æ˜Ž:随笔(602)乡
  æ¨åˆ©æ˜Ž:随笔(601)挥
  æ¨åˆ©æ˜Ž:随笔(600)追
  æ¨åˆ©æ˜Ž:国际悲歌歌一曲
  æ¨åˆ©æ˜Ž:随笔(598)独
  æ¨åˆ©æ˜Ž:随笔(597)瞻
  æ¨åˆ©æ˜Ž:随笔(596)旅
  æ¨åˆ©æ˜Ž:随笔(595)浮
  æ¨åˆ©æ˜Ž:随笔(594)寻
  æ¨åˆ©æ˜Ž:随笔(593)明
  æ¨åˆ©æ˜Ž:随笔(592)山
  åˆ˜æ ‘è´µ:西藏旅游
  æ¨åˆ©æ˜Ž:随笔(589)珍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7)阴
  æ¨åˆ©æ˜Ž:随笔(586)清
  æ¨åˆ©æ˜Ž:随笔(585)跨
  æ¨åˆ©æ˜Ž:随笔(584)丹
  æ¨åˆ©æ˜Ž:随笔(583)朝
  æ¨åˆ©æ˜Ž:随笔(579)再
  æ¨åˆ©æ˜Ž:随笔(578)惜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Žä¿Šæ°:掠影班芙公园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åˆ©æ˜Ž:随笔(575)啊
  æ¨åˆ©æ˜Ž:随笔(574)拜
  æ¨åˆ©æ˜Ž:随笔(573)地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81)格鲁吉亚初相识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4-2 录入:顾龙 点击:106
杨利明:随笔(681)格鲁吉亚初相识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10 录入:顾龙 点击:77
随 ç¬”(681)格鲁吉亚初相识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9 录入:知青 点击:2
                      éš ç¬”(681)格鲁吉亚初相识
     å½“地时间12月27日晚九点半,飞机到达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
     ä¿„罗斯美女克丽,从索契赶来,为我们做导游和翻译。克丽新婚,我们对她表示了祝贺。
     åˆ°é…’店已经很晚了。简单漱洗一下就休息了。
     28日一早,格鲁吉亚姑娘马冬梅就到酒店和我们接头。在第比利斯的旅游,由她翻译兼导游。
     åŽŸæ¥æˆ‘想,俄格关系近年来一直磕磕绊绊,前些年还打过一仗,这两位美女会不会一言不合打起来?其实根本没那回事。她们认为打仗是政治家的事。至于老百姓之间,那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经商、通婚、旅游、就业,来来往往,基本不受影响。
     å…‹ä¸½æ²‰ç¨³ã€å¹²ç»ƒï¼›é©¬å†¬æ¢…活泼、幽默,两位美女为我们的旅游疗养提供了许多帮助。我们很满意。
     28日和29日,我们就在第比利斯及附近旅游。
    æ ¼é²å‰äºšæ˜¯ä¸ªå¤šå±±çš„国家,第比利斯就是个山城。我们跟着马冬梅沿散发着硫磺气味的河流一路逶迤前行,看到了瀑布,看到了挂满连心锁的小桥。有山有水,风景不错。
    èµ°ä¸Šä¸€åº§åŸŽå ¡ï¼Œå†…有教堂和母亲雕塑,在此可以俯瞰第比利斯,并乘缆车到达拉古河的对岸。
    æˆ‘们参观了著名的三圣一大教堂。它是格鲁吉亚乃至整个高加索南部地区最大的东正教教堂。
    æˆ‘们倘佯在姆茨赫塔老城。作为曾经的格鲁吉亚首都,现在是一座安静的小镇。但季瓦里修道院、教堂和生命支柱大教堂见证了它昔日的辉煌。
    æˆ‘们穿行在第比利斯的大街小巷。一个拿着酒杯的男子的雕塑引起我们注意。马冬梅告诉我们,这个雕塑叫“他妈的”(Tamada)!就是在宴会上致祝酒词的人。于是,当每天晚上大家品尝格鲁吉亚美酒而马冬梅照例来一番“他妈的”后,大家也纷纷称赞:你他妈的说得真好!
     æˆ‘们路过位于第比利斯市中心的自由广场。国家多难,广场的名称也几经变迁。广场在沙俄时期名埃里温广场;苏联时期改为列宁广场;苏联解体后,不但改为自由广场,将广场上的列宁像也换成了圣乔治屠龙圆柱。而且,随着格鲁吉亚与俄罗斯交恶,原先在格鲁吉亚仅存的斯大林像也遭了殃。
     å¯¹æ­¤ï¼Œæˆ‘颇不以为然。你和俄罗斯较劲,打不过人家,拿斯大林撒哪门子气?
     å’±ç®¡ä¸äº†é‚£äº›ã€‚到格鲁吉亚,就是冲着斯大林来的。
     æ–¯å¤§æž—,你在哪里?
                                         â€”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