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祖卫:蝶恋花 
  薛仲迪:忆北大荒的春风
  薛仲迪:秋天的团泊洼
  薛仲迪:颐和园赏桂花
  祖卫:采桑子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686)异
  杨利明:随笔(685)疗
  杨利明:随笔(684)思
  杨利明:随笔(683)钢
 
 栏目导航  首页-55团新文
薛仲迪:秋天的团泊洼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9-3-28 录入:顾龙 点击:124
秋天的团泊洼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9-3-26 录入:知青 点击:6
秋意越来越浓了,看着周边悄然发生的物候变化,我又想起团泊洼。

那是八十年代的一个秋天,我与几位年轻教师一起,去团泊洼学校做考试监考。那个时候,我们勘探某公司摊子铺得很大,光是安置家属的农场就有两个:一个在深泽县的铁杆乡,一个在天津郊区团泊洼。每个农场又必须配备一所子弟学校,于是就有了长途跋涉交换监考的事。

从石家庄地区出发,去团泊洼农场学校,需要奔波上几百里地,中间穿越若干个县份。这是一趟不算近的旅程,可也因此而开阔了眼界。

可能是在农业区待得久了,一走进团泊洼,就感觉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那里河湖纵横,水面开阔,陆地有限,都被水包围着;目力所及之处,一片天水相连。水边有丛生的芦苇,都不甚高;堤上有不多的树木,低矮稀疏。远远近近,看不到有什么农田,也轻易见不到个人。这环境给人一种感觉,很有点地老天荒之意。这一片无尽的水,像是把人与外界阻隔开了。

监考是学期的常规工作了,不外乎是监考,严肃考场纪律;考后封好试卷,把试卷带回去,然后在子弟一校统一阅卷。阅卷之后出了成绩,再反馈给各个学校。

学校的头儿是个中年女校长,是从地方调进企业的,听说她爱人是某钻井队队长,她来了就落在团泊洼。

我们来监考,吃与住都安排妥当了。吃饭在食堂,每顿专门给多炒俩菜。一来一去的两顿饭,送往迎来,还专给备了点白酒,算是犒劳。考完试封好卷之后,还专门找来钓鱼竿,让我们走出去钓鱼。可惜我们几个都是生手,忙活半天还是一无所获。后来干脆收起钓竿,沿着水边散起步来。

周遭几乎见不到人,显得异常安静;只我们几个 人,一边蹓跶一边聊天。直到走近了一处河边苇丛,才见到有一个人正在捕鱼。这一片的水不深,那人手端大窗纱样的网,贴着河底缓缓推,走了一段猛然间掀起来,可以看到在纱网底部,有明晃晃的鱼在翻跃,那是些鲫瓜子,看着一拃来长,银鳞闪闪,甚是可爱。

借着这个机会,与捕鱼人聊了几句。原来这里鱼并不少,只是抓鱼得讲技巧。我们是些门外汉,抓鱼没一点门道,只好望着水面兴叹了。

可能是因为临水的便利,食堂倒给我们做了鱼吃,也是一拃来长的鲫鱼,刺多些但是味道鲜美。吃过团泊洼的鲜鱼,也不枉来此一行了。

还有就是感觉,像这样出门在外,没有任何的牵挂,在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中,乐呵呵便觉得兴趣盎然。

虽然只去了一次住了两天,但团泊洼给我的印象很深。特别是读了郭小川的诗——《团泊洼的秋天》,这种印象就愈加深刻了。前六节的景物描写,如画卷般绚丽多彩:

秋风象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高粱好似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
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
密集的芦苇,细心地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
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
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
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
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
秋天的团泊洼啊,好象在香闺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

这首诗写于一九七五年七月里,那时作者正在团泊洼干校劳动。那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在经历各种磨难之后,作者胸中的情感不吐不快,于是以“团泊洼的秋天”为题,写了这首著名的诗歌,表达战士火热的情怀。如今,那段历史已经烟消云散,但对于景物的描写,渲染的平静安祥的气氛,仍然能够打动人心。

因为那次难忘的团泊洼之行,我对《团泊洼的秋天》更加喜爱。每到秋风起时,就要拿来诵读,表达对那片土地的向往。




五十五团三连   北京知青    薛仲迪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