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81)格
  杨利明:随笔(680)欲
  杨利明:随笔(679)永
  杨利明:随笔(678)战
  杨利明:随笔(677)三
  杨利明:随笔(676)红
  杨利明:随笔(675)喜
  杨利明:随笔(674)咱
  杨利明:随笔(673)虎
  杨利明:随笔(672)虎
  杨利明:随笔(671)昔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75)喜逢当年铁姑娘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13 录入:顾龙 点击:58
杨利明:随笔(675)喜逢当年铁姑娘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11 录入:顾龙 点击:95
随 笔(675)喜逢当年铁姑娘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10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75)喜逢当年铁姑娘
     昨天说到追星,当然是一句笑话。
     如果说“追”宋立英是波澜不惊的话,“追”郭凤莲就很有戏剧性了。道理很简单。宋立英年近九旬,平时就在家里呆着。而郭凤莲不但是名人,还是个大忙人。她身上有一大堆头衔,还在满世界奔波呢。
    实话实说。到大寨,真是十分想见郭凤莲。否则,总感到有点遗憾。
    在石家庄的时候,一位多年前跟郭凤莲有过来往的同志,给她打电话并发短信,转达了我们的要求。但未得到回音。我认为,这很正常。一切皆有可能。
    10月23日到大寨。这也是我们此次旅行的最后一天。
    我们向宋立英老人表示了想拜访郭凤莲的愿望,希望宋奶奶能提供帮助。
    宋奶奶倒是很爽快。她提供了和郭凤莲的联系方式,要我们自己打电话。
    我看到宋奶奶家有一部座机。我相信这是和郭凤莲联系的“热线电话”。我真想用这部电话打给郭凤莲。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不敢造次。
    开饭了。一边吃着大寨田里出产的食物,喝着大寨核桃露,一边七嘴八舌地讨论。
    首先,想不想,要不要见郭凤莲?没有不同意见。
    那就打电话。一位女同志根据我的手机拍下的号码,给郭凤莲拨了电话。没有回音。又发了短信。没有回音。
    我接着打。接着发。
    就这样,边吃边打,边打边吃。饭吃完了,那头还是没有回音。
    宋奶奶提供的电话是绝对不会错的。也许看到的是陌生号码,对方不接(我们不也经常不接陌生电话的吗);也许对方很忙,根本没有时间看短信;也许郭凤莲此时不在大寨••••••
    还是那句话,一切皆有可能。我们也完全能够理解。
    总不能无休止地打下去。我下定决心,打最后一个,不行就算了。
    拨完号码,自己也没什么信心。
     片刻。电话通了。那头传来了郭凤莲的声音。
     我一作手势,屋里鸦雀无声。
     我简单向郭凤莲说明来意。郭凤莲也是非常爽快。“我现在在家,下午还得外出,你们赶快来吧!”
     二话不说,马上出发!
     郭凤莲的家离这有一段路,还得上山。我们路不熟,边走边问。偏偏大寨的孩子警惕性颇高,不清楚我们的来历,都说不知道郭凤莲家在哪里。不得已敲开好几位村民的家,就这样逐渐地接近了目标。
    终于见到了郭凤莲。她正在家门口打扫卫生。当然,这样也便于我们找到她。
    没有寒暄,没有客套,大家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握着郭凤莲的手,我很激动。这双手,握过多少党和国家领导人与外国元首的手;这双手,是战天斗地,改造山河的手!这双手,是大寨铁姑娘的手!
    千言万语,万语千言,就在这握手之间传递!
    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郭凤莲和大寨人,不容易!尽管光阴荏苒,岁月沧桑,年逾七旬的大寨带头人,少了一些当年在周总理身边的天真烂漫,却多了一份坚毅和执着。风采依旧,神韵仍然。郭凤莲,还是当年铁姑娘!
    郭凤莲非常善解人意,她主动跟大家打招呼,我昨天刚回来,马上又要走,咱们抓紧时间照相吧。
    勤劳、善良、直爽、纯朴,毛泽东时代的劳模,就是这个样!
    分别时,大家再一次和郭凤莲握手,衷心祝愿郭凤莲老师身体保重,工作顺利!祝福大寨的未来更美好!
    完美!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