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祖卫:蝶恋花 
  薛仲迪:忆北大荒的春风
  薛仲迪:秋天的团泊洼
  薛仲迪:颐和园赏桂花
  祖卫:采桑子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686)异
  杨利明:随笔(685)疗
  杨利明:随笔(684)思
  杨利明:随笔(683)钢
 
 栏目导航  首页-55团新文
杨利明:随笔(683)钢铁巨人故乡行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12 录入:顾龙 点击:125
随 笔(683)钢铁巨人故乡行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11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83)钢铁巨人故乡行
     斯大林,是继列宁之后,苏联党和国家的毫无争议的最高领导人,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毫无争议的实际上的最高领袖。
     因此,斯大林问题,绝对不是斯大林个人的问题,而是对斯大林代表的那个时代如何评价的问题。这一点也是毫无疑问的。
     12月29日下午,我们来到斯大林故乡哥里参观。
     斯大林,据说在俄语里是“钢铁”的意思。
     无论你喜欢不喜欢斯大林,斯大林是一位具有钢铁般意志的巨人,这一点恐怕也是无人否认的。
     在斯大林故乡参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列绿皮火车。列车门紧锁。当然那已不是《列宁在一九一八》中的“斯大林火车”。
     列车斜对过,被大理石建筑包裹着一幢小房子。门也紧锁着。
     1879年12月21日,斯大林诞生在这里。这是格鲁吉亚一位鞋匠的家。
     28日上午,在第比利斯城里溜达时,曾路过斯大林早年就学的神学院。
    一个鞋匠的儿子、神学院的学生,怎么会成为叱咤风云的一代伟人?
    那就到斯大林博物馆去看看吧。
    博物馆大楼。斯大林巨大的雕塑。在他面前,所有的人都显得渺小。
    讲解员是一位老太太。她边讲,马冬梅边翻译。从斯大林出生开始,一直讲到斯大林逝世。照片、图表、实物,非常丰富。
    有一个模型就是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我们一眼就认出来了。
     实物中,有不少中国送的锦旗和礼物。
     老太太的讲解非常到位,声情并茂。马冬梅语言肯定没问题,但那些革命名词,对于她未免有点陌生,而我看着那些图片,一个个名词脱口而出:
     布尔什维克
      列宁
     加里宁••••••
     马冬梅跟我开玩笑,看来你不用我翻译啦。
     哈哈一笑。列宁、斯大林、布尔什维克••••••太熟悉啦。
     我们非常感谢老太太的讲解。
     我注意到,这个讲解对斯大林的一生,做了充分的肯定。
     我向老太太提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这个博物馆是格鲁吉亚官方管理的吗?
    老太太回答:是的。
    第二个问题,您的讲解词是经过官方审定的吗?
    老太太回答:这是历史。
     说得好!
     尽管对斯大林的评价见仁见智,但格鲁吉亚人民对自己的土地上产生了一位世界级巨人的骄傲自豪之情深深地感染了我们。
     我们争先恐后地和老太太握手,合影留念,祝她健康长寿,工作顺利。
     老太太高兴了。“县官不如现管”,她破例打开平时锁着的斯大林诞生的小屋,让我们参观,拍照。
     意犹未尽,老太太又爬上斯大林火车,打开车门,招呼我们上车参观。
     她介绍,这是当年斯大林去参加波茨坦会议乘坐的专列。
    大喜过望。
    这次参观,真是大大地过了一把瘾。
     看来互动是很重要的。
     感想很多。
    斯大林逝世后,最起码经历过四次冲击,一次是苏共二十大;一次是苏共二十二大;一次是苏东剧变;一次是俄格之战。但,他的故乡人民,依然那样执着地维护着在自己的土地上产生的伟人!
    由此及彼,怎不叫人感慨万千!我想起了徐懋庸悼念鲁迅先生的挽联,稍加修改,呈献给斯大林:
    神乎魔乎?
    惟有天问;
    颂君非君,
    君已无言!
    斯大林逝世时,我还未出生。从我记事以后六十年,围绕着对斯大林的评价,各种政治势力的搏弈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历史终究是历史。这正是:
    君在我未生,
    我生君远行。
    毁誉满天下,
    功过任说评。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