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8)战
  杨利明:随笔(677)三
  杨利明:随笔(676)红
  杨利明:随笔(675)喜
  杨利明:随笔(674)咱
  杨利明:随笔(673)虎
  杨利明:随笔(672)虎
  杨利明:随笔(671)昔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73)虎头山下溯旧踪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11 录入:顾龙 点击:48
杨利明:随笔(673)虎头山下溯旧踪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8 录入:顾龙 点击:107
随 笔(673)虎头山下溯旧踪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7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73)虎头山下溯旧踪
     走下虎头山。
     陈永贵墓地的石阶下,有一个小广场。
     广场正中,是一个巨大的石雕的陈永贵头像。我们在这里,向这位有着传奇色彩的农民副总理告别,希望他在九泉之下护佑大寨,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广场两侧,是大寨事迹的展览馆。一边是过去,一边是现在。
     说到大寨,不能忘记周总理,更不能忘记毛主席。没有他们,就没有大寨的辉煌,没有陈永贵的辉煌。
     展览馆的显著位置,几幅彩色和黑白照片,吸引了我们的注意。毛主席多次接见陈永贵。领袖和农民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周总理三次到大寨,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上炕一坐,就拉家常;徒步上山,热了就敞开外衣。那张周总理和大寨铁姑娘的合影中,郭凤莲和另一位姑娘,一边一个,挽住总理的胳膊,就像无拘无束的孩子依偎在长辈身旁。他们的笑容是那么自然,总理是那么慈祥可亲,姑娘们一个个天真烂漫。如今,毛主席、周总理、陈永贵早已先后离世,当年的铁姑娘也已经是铁奶奶铁姥姥了,思念及此,不禁怅然!
     为了体验一把当年大寨人艰苦创业的精神,看看大寨到底是干出来的,还是吹出来的,在看完展览后,我们特意放弃坐车,徒步来到狼窝掌。
     狼窝掌现在还基本保存了原貌。那一层层的梯田,全是大寨人上山时挑土,下山时背石头,一块一块垒出来的。为了防止水土流失,大寨人硬是用石块把一片片梯田都砌起来!三战狼窝掌,建设海绵田。在大灾之年,大寨人不但不要国家救济,在自力更生渡过难关之余,还向国家上交公粮!大寨不过是个小村庄,陈永贵就是个农民。但如果全国的农村都向大寨看齐,农村干部都能像陈永贵那样,“站在虎头山,看到天安门”,我们国家的面貌该发生多大的变化?
     记得当时《人民日报》社论发出普及大寨县的号召。里面有些话颇有刺激性。“昔阳能办到,你们难道不行吗?一年不行,两年不行,三年行不行?四年、五年总可以了吧!”
     中国人办事,有时候爱走极端。农业学大寨,不学精神,搞形式主义,肯定会有;造成一些不良后果,也很遗憾,但如果这都要大寨人负责,要陈永贵负责,恐怕也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该谁的账就是谁的账,对吧。
    走过狼窝掌,大寨铁姑娘饭店、大寨学校,大寨农民新村展现在我们眼前。
      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大寨也进入新时期。
     现在,我们国家的国力强大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像大寨这样的一个地方受了灾,轻而易举就可以解决了。不能种粮食,可以干别的;不适宜人居住,那就易地安置,办法多得很。但在那个年代,大寨人为国分忧,勇挑重担的精神,无疑体现了我们国家民族的精神。它和领袖的思路完全一致,一拍即合。这才有了波澜壮阔的“农业学大寨”运动。
     斯人已逝,时过境迁。但大寨人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那种爱国家爱集体的高尚风格将永远被人们崇敬和怀念。陈永贵作为大寨精神的象征也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