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86)异
  杨利明:随笔(685)疗
  杨利明:随笔(684)思
  杨利明:随笔(683)钢
  杨利明:随笔(682)参
  杨利明:随笔(681)格
  杨利明:随笔(680)欲
  杨利明:随笔(679)永
  杨利明:随笔(678)战
  祖卫:五十五团宣传队欢聚
 
 栏目导航  首页-55团新文
杨利明:随笔(682)参观地下印刷所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11 录入:顾龙 点击:41
随 笔(682)参观地下印刷所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10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82)参观地下印刷所
     决定到格鲁吉亚旅游了,当然要做做功课,恶补一下关于格鲁吉亚的知识。特别是关于斯大林的。
     原以为,格鲁吉亚几经折腾,有关斯大林的遗迹早已荡然无存。却不料,在百度上发现,那个茅盾先生介绍过的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还在!这一下子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
     当年,茅盾先生的大作《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曾进入中学语文课本。因此,斯大林创设的这个地下印刷所在我们这一代人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旅行社一开始没有安排这个旅游项目。我和王吉生老师商量,上策:恳请旅行社予以考虑;中策:在第比利斯旅游时,就近把我们“甩”下,我们放弃一些旅游项目前去;下策:我们抽空自行前往。总之,这回到了格鲁吉亚,到了第比利斯,走过路过,决不能错过。
    还是找李敏。李敏说,这事不难解决。可以直接找带队的曾总。
    在旅行社组团时,我发现计划书中尚未列入这个项目,便向曾总提出这一请求。王吉生老师附议。
    曾总问了一下情况。说到时候看吧。
    27日晚上到达第比利斯。刚在车上坐定,一份详细的行程表发到手中。我一看,地下印刷所列上了。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这样的旅行社,值得信赖!
    28日下午,我们来到了大名鼎鼎的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一见到大门上那铁锤镰刀的标记,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一进门,前方高挂着列宁、斯大林的浮雕像。大家纷纷拍照留念。
    左边墙上,挂了不少照片。有斯大林、毛泽东单人的,有斯大林与毛泽东合影的。看来是与时俱进吧,这里也有习近平的。
     在这里,我们巧遇了格鲁吉亚共产党的一位领导同志。马冬梅翻译是格共主席。回来后又查了一下,究竟是格共的主席、副主席,还是总书记,没搞清楚。但这无关紧要。
     这位领导同志已年近八旬,仍精神矍铄。我把2017年在俄罗斯参加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时在红场斯大林墓地拍的照片给他看,老人和我都很激动。
    在这里,我们还遇到了自费旅游,专程前来参观的哈尔滨一家四口。
    翻译兼导游马冬梅,苏联解体时还未出生。她直言,对斯大林不感兴趣,这个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但是她非常尊重和理解我们。她的解说词显然是临时加班做的功课。
     马冬梅带路,我们就着微弱的灯光,沿着曲折狭窄的楼梯,终于来到了这个地下印刷所,看到了那台饱经沧桑的1893年德国造的印刷机!
    关于这个印刷所的情况,茅盾先生的大作介绍得非常到位。现特予以转载,一方面供感兴趣的同志了解这一革命遗址,另一方面也是对茅公的追思和怀念。
                              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
    格鲁吉亚共和国首都第比利斯郊外有一个小小的院子。一九〇三年斯大林和他的同志们创设的地下印刷所就在这个小院子里头。
     这个院子跟附近的许多院子没有什么差别。周围是半人高的木栅栏;左边是一间独立的小屋,屋里有一口井;右边是两间正屋,每间大约一丈见方,前面有走廊;正屋的下面有一个地下室,半截露在地面,是做厨房用的,从一道小梯子走下去。——这么样一个院子,在当年正是第比利斯小市民住宅的标准式样。
    那时候,这个院子里住着两个人。靠左的一间正屋住着一个叫腊却兹.蒲萧列兹的三十来岁的女人。她常常坐在窗口做针线。来往的人从木栅栏外边就看得见她。靠右的一间正屋住着屋主罗斯托玛乞维列,一个规规矩矩的市民。这两间正屋里藏不了什么秘密。下面的地下室呢,就是那么个普普通通的地下室,平平的泥地上连个老鼠洞也找不出来。左边小屋里的那口井也真正是口井,放下吊桶去就可以打上水来,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地方。如果仔细些,用手电筒往井里照一照,就会发现那口井的内壁不怎么光滑,上面有些小窝儿。再仔细一看,这些小窝儿的位置自上而下,成为不规则的两行,一直通到井底。假如一个人用脚尖踩着窝儿,就能一步一步地走到井底。这也不足为奇。那时候的水井差不多全是这样的,凿那些窝儿是为了淘井工人上下方便。这又说得上什么秘密呢?
     可是秘密就在这口井里。
     你要是踩着那些窝儿下去,到十七米的地方就会发现井壁的一旁有一条隧道,刚好能容一个人爬进去。约摸爬过四米,就是一条垂直的隧道,有十米长,里头有一架木头梯子。顺着木头梯子爬上去,到头又是一条横的隧道,有三米长。弯着腰走过这条隧道,就看见一道门。进了门第一眼就看见一架印刷机。——这就是那时候的地下印刷所。
    这个印刷所的上面就是那间做厨房的地下室,中间隔着一层两米厚的泥土。里面搁着一架对开印刷机,一排四个人用的排字架,一点儿也不觉得窄。四个墙角都有通到地面的通气孔。靠近排字架的墙角还有一个小铁炉,有烟囱通到地面,是专供烧毁废稿和校样用的。
    当时有许多革命的文件和宣传品就是在这个地下印刷所里印的。干这件工作的同志们就从那口井出入,印好的东西也从井里运出去。院子里那两间正屋就是地下印刷所的瞭望哨,担任瞭望任务就是腊却兹.蒲萧列兹。她天天坐在窗口做针线,看见院子外边来了宪兵警察或者什么可疑的人,就按一下隐藏在窗下的电铃。地下印刷所的人听见铃声,立刻停了机器,地面就听不到机器转动的声音了。
    这个地下印刷所是一九〇三年在斯大林同志的领导下建立的。先由罗斯托玛乞维列出面买下这块地皮,向第比利斯市政府工务局领了营造住宅的执照,就雇工开一个地穴(一般的住宅都有地下室,盖房子先开地穴,没有什么叫人怀疑的)。这是一个长方形的地穴,宽五步,长十米。快开好的时候,罗斯托玛乞维列说钱不凑手,把工人辞退了,告诉他们等筹足了钱再来盖房子。这当儿,同志们就把印刷机拆开了,零零碎碎地运进地穴。又在地穴的一边凿一条横的隧道,凿了三米,又往下凿一条垂直隧道。隧道凿好了,就用厚木板把地穴的下半截封住,木板上铺上两米厚的泥土。这一切都做好了,罗斯托玛乞维列就另外招一批工人,在地穴上面盖地下室和两间正屋。又按着那条秘密隧道的位置,在旁边盖一间小屋,屋里开一口井。屋子盖好了,井也开好了,工人们也走了,再由同志们自己动手,在离井口十七米的井壁上开一条隧道,离水面有三米,跟原来凿的那条垂直的隧道沟通。——这个地下印刷所就是这么修成的。
    地下印刷所秘密地工作了两年。到一九〇六年,格鲁吉亚革命的组织里成立了军事组,就在这个院子里靠左的那间正屋里开会。后来有个叛徒去向警察告密,军事组被破坏了,警察来搜查了几次,都一无所获。最后一次,有个宪兵队长发现那口井的边上和井壁上的那些小窝儿都很光滑,就推想一定有什么人常常打这儿上下。他点着了一卷纸搁在吊桶里慢慢放下井去,放到快要挨近水面的地方,火焰忽然偏向一旁,象被什么牵了过去似的。派人下去查看,原来是一条隧道。秘密被发现了,宪警们把这个地下印刷所全挖出来了。
    从地下印刷所抄出的东西,有对开机一架,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俄罗斯三种文字的铅字一千多公斤,印成的小册子和传单八百公斤,白报纸三百二十公斤,还有炸弹、假身份证等等。关于这件事情的档案,现在都保存在马恩列斯学院格鲁吉亚分院的史料保管库里。
     沙皇的宪警们发现了这个秘密以后,罗斯托玛乞维列被捕,充军到西伯利亚,一直到一九一七年革命成功才获得自由。那两间正屋和一间小屋,当时被宪警们放火烧了。一九三七年,苏联政府为了保存这个革命的史迹,把这个院子重新修建起来,地下印刷所、隧道、地下室、正屋、小屋、水井,全部按照当时的样儿。腊却兹.蒲萧列兹亲手来布置屋子里的家具,沙皇宪警抄去的东西也都取回来一一放回原地方,一切都恢复了当年的旧观。为了参观的人方便,在正屋旁边安了一架螺旋形的铁梯,顺着铁梯就可以进入印刷所,不必再从井口爬下去了。(完)
    由于时间关系,必须走了。望着那厚厚的两大本留言簿,我找到一处空隙,写下:
    斯大林永远活着!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