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81)格
  杨利明:随笔(680)欲
  杨利明:随笔(679)永
  杨利明:随笔(678)战
  杨利明:随笔(677)三
  杨利明:随笔(676)红
  杨利明:随笔(675)喜
  杨利明:随笔(674)咱
  杨利明:随笔(673)虎
  杨利明:随笔(672)虎
  杨利明:随笔(671)昔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72)虎头山上感慨多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9-1-10 录入:顾龙 点击:140
杨利明:随笔(672)虎头山上感慨多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7 录入:顾龙 点击:88
随 笔(672)虎头山上感慨多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6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72)虎头山上感慨多
      农业学大寨,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时尚。时过四十多年,人们还会记得大寨吗?
      至少在昔阳,这不是个问题。
      我们一早到花店买花。店主人是位三十来岁的女性。农业学大寨那阵还没出生呢。但一说起大寨及其人物,连说知道知道。这使我们感到意外,心里暖洋洋的。
     大寨离县城很近,一溜烟就到了。
     毛主席“农业学大寨”的巨幅题词,“大寨”两个鲜红的大字,“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大标语••••••大寨到了。
     说到大寨,我们这一代人真是刻骨铭心。套用一句老诗,那真是,几回回梦见到大寨,双手搂定虎头山!
     如今,我就站在大寨的土地上,站在虎头山下。
     大寨,我来了。又熟悉,又陌生!
     说熟悉,是对大寨人的英雄事迹,对虎头山、狼窝掌、大寨田、七沟八梁一面坡,实在是烂熟于心,张口就来。 
     说陌生,毕竟是第一次来,而且这四十年,大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经不是我们原先认识的那个大寨啦。
     不管三七二十一,跟着导游小耿,上虎头山!
      边走边听小耿介绍。小耿是外来媳妇,却对大寨颇有感情。介绍得很好。我们深受感动。
      大寨缺水。当年在虎头山建的几个蓄水池至今仍在发挥作用。后来,我发现大寨的好几个洗手间都没有水,感到这个问题之严峻。
     敬爱的周总理生前三次到大寨。大寨人对周总理也是饱含深情。在虎头山上建了“周恩来纪念亭”。在周总理徒步上山处立碑撰文,并把周总理对大寨经验的概括总结做成红旗状的碑文,矗立在虎头山上。
     时过境迁。大寨当年的某些具体做法,现在可能需要探讨。但周总理总结的大寨经验的原则、精神、风格永远不会过时。
     放眼望去,当年的七沟八梁一面坡,不少已退耕还林,深秋季节,满山郁郁葱葱,这也是当年周总理希望的。他老人家地下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吧。
     来到陈永贵墓地。
     陈永贵,大寨的带头人。他的事迹,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随着毛主席“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传遍全国,家喻户晓。尽管后来世事变化,陈永贵经历了大起大落。但小山村走出了党和国家领导人,新中国第一位拿工分的农民副总理,这是空前的,估计也是绝后的。因此,永贵大叔无疑是大寨人的骄傲。他于1986年3月逝世后,叶落归根,骨灰回到大寨。大寨为他建造了墓地。墓地背靠青山,面向大地。圆形墓堆。大理石墓碑上书“陈永贵同志永垂不朽”。墓的前方是三组石砌台阶,一组为三十八阶,象征陈永贵38年党龄;一组七十二阶,象征陈永贵享年72岁;一组八阶,象征陈永贵在中央工作8年。
     陈永贵逝世时,官方评价,陈永贵是战天斗地的英雄。
     既然是英雄,就不应该被遗忘。
     我们向陈永贵墓献上鲜花。默哀。三鞠躬。表达对这位农民副总理的崇敬缅怀之情。
     陈永贵墓地右侧,是大寨第一任支部书记,老英雄贾进才之墓。再过去,有郭沫若纪念碑。郭老曾到大寨参观,作诗盛赞。他逝世后,骨灰也洒在大寨。
     同样把骨灰洒在大寨的,还有“山药蛋派”著名作家孙谦。有情有义的大寨人,也为他立碑纪念。
     这几位大知识分子甘愿将骨灰洒在大寨,与陈永贵作伴,也是一段佳话。有了他们,永贵大叔,你不寂寞!
      陈永贵同志安息吧!
                                 -------原五十五团三营二十三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