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修鹤年:流水当年话往事&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修鹤年:流水当年话往事 终生难忘战友情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8-12-15 录入:顾龙 点击:39
修鹤年:流水当年话往事 终生难忘战友情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8-8-5 录入:顾龙 点击:292
流水当年话往事 终生难忘战友情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8-8-4 录入:知青 点击:2

 流水当年话往事 终生难忘战友情
                                                                       故乡随笔
      1968年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年,不满17岁的我响应党和国家号召下乡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五十年后的2018年又成为我终身难忘的一年,我和当年一同下乡在兵团67团23连(也叫金边农场二队)的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鸡西等地的战友一百多人回到了阔别四十多年的第二故乡,开始了我们希望已久的“圆梦故乡”五十周年活动。
      终身难忘的事一定是心中印象最深的事,心中最深的记忆要不是悲怆的,那一定是最令人感动的。2018年7月21日到25日的五天,那真是让我深受感动的几天,回想起那五天的日子,我都会激动感慨万分,心中充满了对农场和金边二队父老乡亲的感激和想念,流水当年话往事,也充满了对各地战友的想念,这就是终身难忘战友情。
       7月下旬正是中伏之时,七月流火,也常常阴雨连连,雨火交替,桑拿淋雨考验着人们的精神和体魄。“圆梦故乡行”就是在这样炎热桑拿和阴雨不断的日子里开始的。我们出发时一直是小雨,中雨同行。祖国的快速发展,让当年从哈尔滨要做一宿火车的路程,现在快车仅仅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齐齐哈尔。这时雨停了,齐齐哈尔知青早在火车站举着兵团23连的红旗迎接我们,为了赶时间,战友们在车站留了个合影就即刻出发前往第二故乡。行进的路上,又开始下雨,但是到了查哈阳雨又渐渐地停了,知青们感慨:老天爷真是有眼,照顾这些当年的小青年,如今白发上头的老知青回乡圆梦。当晚我们住进了农场二队接待筹委会为我们安排的几个宾馆内,当年的查哈阳农场已经变了模样,街道两旁楼房鳞次栉比,街道整洁宽敞,当年一排排的平房已经不见了踪影,场部完全是现代化的城镇规模。唯一和大城市区别的是,街道上人员稀少,依稀还有农场广袤大地的印象。我们住的酒店宾馆都是很有规模和档次的,一点也不逊色于大城市相应的酒店。老知青们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回到第二故乡的第一感觉就是亲人暖暖地关爱,还有故乡巨变的感慨。
      当天的欢迎晚宴隆重热烈,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第二故乡,特别是金边二队父老乡亲的浓浓亲情,二队接待筹委会准备了热情洋溢的欢迎仪式,筹委会的领导亲自上台致欢迎词,并演出了简短精彩的节目,这一晚各地知青和前来迎接的二队父老乡亲们举杯祝酒,握手拥抱,有说不尽的知心话,聊不完的别后情,这一晚大家激情澎湃,浮想联翩,有人无眠。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就乘四辆大巴向我们当年生活战斗过的第二故乡——金边二队出发,当年的沙土路已经是水泥路,坐在车子没有颠簸很舒服,当年坐车里那种前冒烟后冒土的景象消失了。一路上道路两旁是高大的杨树林,整齐排列,即防风沙又景色如画,树林两边郁郁葱葱的庄稼地,玉米和水稻长势良好,庄稼地旁水渠蜿蜒,流水潺潺。没变的是农场的土地还是那样的广袤,庄稼一眼望不到边。我再一次地感慨这个广阔的天地,这个曾经养育了我们的第二故乡的自然壮美。
      当大客车驶进金边二队的路口时,老知青们下车步行进村,这时出现了让所有知青都激动不已的场景,只见道路口上出现了一队身穿红色服装的女秧歌队,她们手拿粉色的扇子,翩翩起舞,伴奏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犹如过年一样,礼花飞上天空,热烈的欢迎场面,让所有的知青都惊叹不已,跟着是大家笑逐颜开,一种异样的幸福在心中荡漾,谁能想到这个目前只有70户人家的二队,会搞出如此热烈的场面,我的眼睛湿润了,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下来,我不敢抬头看大家,怕战友笑我感情脆弱,在我跟随秧歌队和知青队伍前进的路上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尽管我极力抑制,面对这样浓浓地乡情,又有谁能不动容呢!女秧歌队里边的大姑娘小媳妇是各个面色桃红,舞姿轻盈,想不到她们扭得如此之好,据说为了这一天,为了欢迎老知青原故乡梦,反复练习了几个月啊!而且没有任何报酬,这就是亲情所致,这又怎能不令人感动!老知青们被浓浓的亲情感染了,也情不自禁地加入到秧歌队伍里扭起了大秧歌。
      为了接待好回乡的老知青,二队成立接待筹委会,由9户人家出资,从外地请来了餐饮大篷车,在队里老学校的空地支起了大棚,架起了大锅,为我们回乡知青做出了香喷喷的大锅菜,酒席宴办的一点都不亚于大酒店,自己烧的高粱酒,还是几十年前的老味道,入口醇香不上头。当年老职工二代的欢迎词,慷慨激昂,彰显了农场文化的风采。圆梦故乡筹委会领导上海知青徐小平代表知青们也发表了真挚感谢的讲话,并为乡亲们献上了知青的心意,为队里80岁以上的老人赠送了礼物。知青们和乡亲们共聚一堂,举杯互祝,欢声笑语回荡在整个村庄,小孩子在大人们的队伍里穿梭嬉戏,整个二队沉浸在节日的气氛里,知青和父老乡亲忆往事,话当年,知心的话语说不够,真挚的情谊在心中徜徉,手机摄像不停地忙,留下了多少历史的瞬间。
席间也有很多知青抽空去村里寻找当年的记忆,我和几个战友在村子里走了一小圈,当年的印象大多数找不到了,当年的知青食堂现在卖给了一户职工,原来的红砖墙也都贴上了瓷砖,家中的院子里停放着轿货车和拖拉机等农机具,和女主人聊了一会,知道家庭承包24垧地,生活看来是很不错的。原来的连部还在,也都是改做它用了,别人不说,基本上看不出来了。我在一排时的宿舍没有看到,我有幸找到了当年我在机务排的宿舍,石头房子让我的思绪暂短地停留在当年不长的日子里。最令人无奈和遗憾的是当年的老职工,大多数没见到,仅仅见到当年与知青年龄相仿的几个人,年龄稍大的只见到一两个。唯一挡不住的是时间,激荡人心的一天就要和乡情们告别了,大家挥手上车,依依惜别,好在后天我们还要有告别聚会的一天。
在二队的安排下,我们第三天到查哈阳总场参观游览了一天,我们在总场的场部雄伟高大的建筑外边留影,总场场部的大楼是五十年前的场部不可比拟的,大了不知多少倍,当然发展也是必然的。但是发展也留下了遗憾,据说当时盖这个场部时,时任的场长贪了十多亿啊!为此查哈阳农场被抓进去不少处级干部,就连省农场总局的领导也身陷囹吾。看来腐败也来到了农场,我不禁感慨在权利和金钱面前,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小心谨慎,决不能得意忘形,更不能任性所为。晚餐是总场安排的,算是对回乡知青的欢迎,会餐的小楼也是曾经接待上级领导的地方,小楼盖得也很精致,但是总场领导没有出面陪同,这也是廉洁自律吧。饭后我们在总场场部周围转了转,再次感到了历史在前进,农场在发展。
      告别的一天来到了,早饭后我们就启程再次赶往金边,这次在金边场部我们停留了一小时,在场部门前合影留念,这里也曾经是我工作了三年的地方,我和战友走进场部寻找当年的记忆,场部外观没有啥变化,里边有一半现在都闲着,好像有的地方在维修,里边的院子中间野草与四十多年前一样,自由地生长着,场部正面的一排办公室让我想起这是当年67团团部司令部和政治处的各个办公室,房子依旧在,只是人员面目改。暂短的时间来不及回忆更多,留在心中慢慢的回忆吧!我抓紧时间去寻找当年的校友和曾在团粮食加工厂工作,后来一直留在农场与当地老职工结婚的战友,由于事先做了功课,很快在场部的一个小花园里找的了战友原芝久,他没有立刻认出我,在战友提示下才说“你咋变成这样了”,我感慨,心里也是一阵酸楚,说不出的滋味,自1976底分别,今日再相见,一时认不出也属正常,毕竟我们都老了。我找到同来的他的同班同学,三人合影留念,互留电话,今后多联系。道声珍重,我的好战友,来日再相见!
      我们再次来到金边二队,依旧是女秧歌队载歌载舞在村子的餐饮大篷车前欢迎知青的到了,国人的风俗是上车饺子,今天的告别宴,乡亲们准备了饺子和酒菜,宴会前,知青和乡亲们一拨拨,一伙伙的合影留念,因为晚上还要在查哈阳总场举行知青和二队父老乡亲文艺联欢,在二队的告别宴到下午两点就结束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知青和相亲们挥手告别,我们何时再相见!只有缘分说了算,我们都保重,相信能有这个机缘。
      晚间,告别联欢在查哈阳亿阳大酒店举行,“圆梦故乡行”筹委会领导,上海知青沈炳荣代表回乡知青做了充满真诚感激的讲话,二队接待筹委会领导柳兴军代表乡亲们也做了令人动情难忘的发言。之后各地知青之间,知青与乡亲们之间互赠礼品,知青们得到了查哈阳知名的大米和黄豆,北京知青书法家张铁山送给乡亲们的书法条幅,“福寿康宁”表达了全体知青对二队父老乡亲的真诚祝愿!
      联欢节目进行的欢乐无限,诗朗诵、合唱、京剧、太极功夫扇表演、男女生独唱都表达和展示了大家的情谊和各自的才艺,无论水平如何,重在参与,重在联欢,大家是欢乐的、幸福的,难忘的。就用我学唱的一首新歌,做这篇随笔的结尾吧,一切都在歌词中。
      战友分别几十年,我们天天在思念,今日战友重相见,大家笑得特别甜,紧紧握住战友的手,知心话语啊说不够,兄弟情义比天高,终身难忘战友情。
    战友分别几十年,我们天天在思念,今日战友重相见,相互拥抱脸贴脸,泪水滚滚流下来,浸湿你我的双肩,战友情义比海深,。终身难忘战友情
                                              修鹤年
                                  2018年8月2日星期四于哈尔滨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