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69)引岗渠畔话当年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14 录入:顾龙 点击:25
杨利明:随笔(669)引岗渠畔话当年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3 录入:顾龙 点击:56
随 笔(669)引岗渠畔话当年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2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69)引岗渠畔话当年
      10月20日下午,当年参加引岗渠建设的谢树坤老人领着我们来到引岗渠参观。
     由于引岗渠不是旅游景区,不对外开放,道路崎岖不平,荆棘丛生。
     谢老虽已年逾古稀,却走得比我们还快。我们紧跟谢老,小心翼翼,跌跌撞撞地前进。
     参观后,谢老向我们介绍了当年建设引岗渠的情况。
     以前,只听说河南有个红旗渠,河北有个引岗渠,则闻所未闻。这次见到了规模不输于红旗渠的引岗渠,当然想听听谢老的介绍。
     谢老的介绍慷慨激昂,声情并茂,可惜他那浓重的地方口音听得我一头雾水。为防记错,回沪后,我查了一些资料,录以备考。
      河北引岗渠位于石家庄西部丘陵平原衔接地带,途径平山、鹿泉、元氏三县市,干渠总长102公里。引岗渠由岗南水库和冶河双重水源统一调配供水,供水保证率达95%以上。引岗渠是石家庄地区历史上重大的水利工程,在河北省亦屈指可数。
     陈永贵曾说:“这是中国的第二条红旗渠”。
     引岗渠以岗南水库为水源,流经平山地面22公里,到冶河枢纽分高低两线。低线由倒虹吸穿过冶河河床引入源泉渠。高线经冶河渡槽、七亩隧洞,又经8公里出平山到获鹿地面,在获鹿西部山区蜿蜒近58公里到达元氏县地面,在元氏山前丘陵经14公里到八一水库。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干旱缺水对获鹿人民形成了严重的威胁,“旱收平原涝收山,凑凑合合八成年”,多少年来保持的“老八成”局面受到冲撞。而山区丘陵的一些地方还在饥饿之中熬煎。获鹿人民盼水的渴望引起了地区领导的高度重视。在经过充分的酝酿之后,1968年征询设计方案。1969年初勘测设计。年底引岗渠破土动工。在上级领导和驻地军民的大力支持下,获鹿、平山、元氏三县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依靠群众、团结治水,经过五年时间的顽强拼搏,于1974年11月15日全线竣工通水。
      1969年底,三县人民在102公里的渠线上摆开了战场。横跨冶河全长1170米的渡槽和2700多米的王常峪隧洞是引岗渠的点睛之笔。由于工程浩大,三县的财力、物力不能适应需要,上级支持也不能满足,施工工具、生活用品及部分物资都是社队自带,当时是“自带工具,自带粮,勒紧腰带战引岗”。施工之初都是土法上马,有一首打油诗形象地描述了当时的情景:“手握钢钎用锤砸,上下井口麻绳拉,提着油灯点炮捻,排风赶烟土办法”。三县人民在困难面前无所畏惧。没有机器,土法上马;没有技术,干中学习;没有资金,动员群众自筹,机关单位帮助;男劳力不足,妇女参战,真是全民动员,全民参战,逼到了砸锅卖铁战引岗的地步。在运输困难的时候,县委领导、中层干部和民工一样拉着水泥,拉着料石往工地送。在冰冷的冬天下水和民工一样地挖取沙石,在危险的隧洞里和高高的渡槽上,在100多公里的渠线上,都是和民工们一样地流血流汗。在最困难的时候,驻地军队、老将军、企事业单位伸出了友谊之手,在物资、设备、技术、人员等方面给予了无私的支援,克服了一个个困难,闯过了一道道难关。经过五年奋战,投工1939万多个,动土石方750多万立方米,投资5571.5万元,用心血谱写了一曲壮丽的“引岗战歌”。
     红旗渠和引岗渠,一个在河南,一个在河北,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红旗渠名扬天下,引岗渠默默无闻。
     这些年,谢老等人,利用一切机会,运用各种手段为引岗渠做宣传,取得了一定效果。我们对谢老等同志表示由衷的敬意!
     这几天,我们还参观了位于石家庄晋州的迄今仍坚持走集体经济道路的周家庄。它的带头人雷金河,被老革命家宋平称为“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附近还有一个曲寨,也还在坚持集体经济。
     无疑,它们都属于已经渐渐远去的那个时代。
     毋庸讳言,对于那个时代,人们有不同的评价,且往往截然不同,大相径庭。
     根据习总书记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指示,对于那个时代,无论是辉煌的成就,还是艰辛的探索,即使是令人痛惜的失误,只要不怀偏见地实事求是地加以总结,都是党和人民的宝贵财富。
     我们当然要往前看,但也绝不能忘记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对于那个时代,你可以批评它,但请不要调侃和嘲弄它。嘲弄历史,调侃英雄,一定会受到历史的惩罚。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那个时代打下的基础,你拿什么去改革开放?
      顺便提醒一下,那个时代叫“毛泽东时代”。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