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59)披星戴月赶路程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1-1 录入:顾龙 点击:37
杨利明:随笔(659)披星戴月赶路程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9-14 录入:顾龙 点击:69
随 笔(659)披星戴月赶路程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9-13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59)披星戴月赶路程
上了李师傅的车,边走边聊。
由于在乌鲁木齐已经呆了两天,而我在9月中旬在上海还有活动安排,因此,我要求李师傅,在遵章守法、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开足马力,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叶城——新藏线0公里。
      李师傅对此表示理解。他一边开车,一边考虑如何安排一路的活动。
      因新疆地域辽阔,城市之间距离较长,必须算好每天行车的时间。否则,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是很尴尬的。
       如果要在三天内到达叶城,那第一天就必须到库车,第二天必须到巴楚。这样,第三天到0公里才有保证。
至于吃喝玩乐,因为这一条线以后还会有机会来,必须在确保三天到叶城这个前提下,再有所选择。
      三天一千五百多公里。
      就这么定了。
      赶路!
      8月31日中午,来到托克逊。
      托克逊拌面的广告遍布全疆。李师傅说,托克逊炒面也不错。找了个“胖哥拌面王”,拌面、炒面各来一份,两人分而食之。
       下午进入库尔勒,来到铁门关。铁门关是中国古代二十六名关之一,晋代即设关,有一千多年历史了。现“铁门关”关名为王震老将军所题。
     铁门关扼孔雀河上游陡峭峡谷之出口 ,为南北疆分界线,又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中道咽喉。地势极为险要。关内名胜古迹很多。
     夜晚十点,进入灯火辉煌的西部重镇库车。安顿后,品尝了“地方名吃”酸汤羊肉馄饨。
     回到旅馆,倒头便睡。
      第二天上午,在库车溜达。
     库车原为龟兹古国,在库车老城里还有一些遗迹。断壁残垣,令人发思古之幽情。龟兹古渡、清代城墙、库车大寺、克黑墩烽火台、库车老街、库车王府、库车博物馆••••••或飞驰而过,或驻足观赏。
     忙中偷闲,还不忘品尝一下有点特色的库车馕。
      居然还发现了一条“林基路街”。
      孤陋寡闻。请教李师傅。李师傅说,林基路曾担任过库车县县长。回来一查,果然。
      时间关系,必须走了。
      库尔勒、库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有机会,博斯腾湖、库车大峡谷••••••再补课吧。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