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王淑敏:太原大聚会随笔
  祖卫:人生真缘永不断&#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栏目导航  首页-55团新文
杨利明:随 笔(665)拾遗捡漏回程路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9-20 录入:顾龙 点击:55
随 笔(665)拾遗捡漏回程路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9-19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65)拾遗捡漏回程路
     阿里再好,不是我等久留之地。
     四千多米的海拔,说没有高原反应是不现实的。
     在街上行走,总有点头重脚轻,晃晃悠悠的感觉。最有意思的是李师傅的打火机,在阿里,“啪啪啪”就是打不着。以为坏了。烟瘾上来,半夜三更满街找买打火机的商店。但还是不容易打着。结果到了山下,打火机好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缺氧的缘故。
      5日可以说是养精蓄锐。因为考虑回程绝不能住三十里营房,那当天就必须住红柳滩,才能保证第二天一鼓作气赶到叶城。
    6日一早上路。因为那天到阿里是乘夜赶路,到班公湖是漆黑一片。回程路上特意光顾一下。
     班公湖的特点是一湖两国。一边是我国,一边是印控克什米尔。另外,这个湖在我国是淡水,到了对方就成了咸水。也是一奇。
     刚离开班公湖,车就被堵住了。一打听,是武警部队在修路。这种情况,两天中遇到好几次。有司机打听,是不是要搞军事演习?武警笑而不答,说,这可是你说的哦。大家都乐。后来,我在有的机场等飞机时,从乌鲁木齐方向来的飞机延误,写着延误原因是军事活动。这是公开的信息。
     在路上遇到几个架线的工人。想到我们空手行路都要大喘气,他们还要干活,真不容易。向他们道声辛苦。人家也很实在:不辛苦,谁给钱哪!
     这回在羌塘,碰到一只狐狸。一副呆萌的样子。李师傅打了个呼哨,这家伙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过了羌塘,就又到了新疆地界。
     泉水湖,有个兵站。检查过往车辆行人。我们两次路过,都是天空晴朗,湖光山色非常美。却不知它还有一个吓人的名字叫死人沟!边防战士在黑板上也写着“挑战死人沟”的标语。原来,别看现在这里阳光灿烂,却是说变就变,气候非常恶劣。
     赶紧走。
     夜幕降临。来到红柳滩。由于先前的良好印象,晚上就住这里了。尽管硬件比三十里营房强不到哪里去,但老板两口子很热情,只要能满足的,有求必应。反正就一宿,这一宿不管是红柳滩还是三十里营房,怎么也躲不过去。
     7日天刚亮,老板已准备好了早餐。居然还有炒菜和荷包蛋。两个人收费20元,也不算贵。
     除了武警部队修路停留一阵外,这一天可以说是一路高歌猛进。
     又到了库地达坂,这是新藏线上第一个,当然也可以说是最后一个达坂。那里有一块武警部队立的“新藏公路简介”的大牌子。到了这里,意味着新藏线我们走了一个来回,所有的困难都克服了。
     我请李师傅停车。李师傅不解,几天前在这里停过啊,还拍过照片。
     我说,那不一样。
      下了车,在“新藏公路简介”的大牌子旁,在上上下下不知盘旋了多少弯道的山路边,我打出“V”型手势,留下胜利的记录。
     天色微暗,灯火阑珊。远远望见0公里处的那个巨大的“0”。
     叶城,我们回来了!
     0公里,我们回来了!
     来回新藏线,我们成功了!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