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1)格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0)欲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9)永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8)战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7)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6)红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5)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4)咱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3)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2)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1)昔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0)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9)引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8)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7)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6)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5)拾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4)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3)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2)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1)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0)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9)披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8)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7)真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6)意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4)奇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5)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3)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2)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1)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0)跨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9)日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8)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7)国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6)“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5)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4)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3)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2)大
  æ¨åˆ©æ˜Ž:随笔(641)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0)伦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9)管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7)恩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6)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5)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4)苏
  æ¨åˆ©æ˜Ž:随笔(628)钢
  æ¨åˆ©æ˜Ž:随笔(627)“
  æ¨åˆ©æ˜Ž:随笔(626)满
  æ¨åˆ©æ˜Ž:随笔(625)不
  æ¨åˆ©æ˜Ž:随笔(624)红
  æ¨åˆ©æ˜Ž:随笔(623)十
  æ¨åˆ©æ˜Ž:随笔(621)追
  æ¨åˆ©æ˜Ž:随笔(622)赤
  æ¨åˆ©æ˜Ž:随笔(620)群
  æ¨åˆ©æ˜Ž:随笔(619)管
  æ¨åˆ©æ˜Ž:随笔(618)时
  æ¨åˆ©æ˜Ž:随笔(617)美
  æ¨åˆ©æ˜Ž:随笔(616)北
  æ¨åˆ©æ˜Ž:随笔(615)搂
  æ¨åˆ©æ˜Ž:随笔(613)最
  æ¨åˆ©æ˜Ž:随笔(612)天
  æ¨åˆ©æ˜Ž:随笔(611)吉
  æ¨åˆ©æ˜Ž:随笔(610)西
  æ¨åˆ©æ˜Ž:随笔(609)沿
  æ¨åˆ©æ˜Ž:随笔(608)红
  æ¨åˆ©æ˜Ž:随笔(607)突
  æ¨åˆ©æ˜Ž:随笔(606)冰
  æ¨åˆ©æ˜Ž:随笔(605)金
  æ¨åˆ©æ˜Ž:随笔(604)一
  æ¨åˆ©æ˜Ž:随笔(603)人
  æ¨åˆ©æ˜Ž:随笔(602)乡
  æ¨åˆ©æ˜Ž:随笔(601)挥
  æ¨åˆ©æ˜Ž:随笔(600)追
  æ¨åˆ©æ˜Ž:国际悲歌歌一曲
  æ¨åˆ©æ˜Ž:随笔(598)独
  æ¨åˆ©æ˜Ž:随笔(597)瞻
  æ¨åˆ©æ˜Ž:随笔(596)旅
  æ¨åˆ©æ˜Ž:随笔(595)浮
  æ¨åˆ©æ˜Ž:随笔(594)寻
  æ¨åˆ©æ˜Ž:随笔(593)明
  æ¨åˆ©æ˜Ž:随笔(592)山
  åˆ˜æ ‘è´µ:西藏旅游
  æ¨åˆ©æ˜Ž:随笔(589)珍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7)阴
  æ¨åˆ©æ˜Ž:随笔(586)清
  æ¨åˆ©æ˜Ž:随笔(585)跨
  æ¨åˆ©æ˜Ž:随笔(584)丹
  æ¨åˆ©æ˜Ž:随笔(583)朝
  æ¨åˆ©æ˜Ž:随笔(579)再
  æ¨åˆ©æ˜Ž:随笔(578)惜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Žä¿Šæ°:掠影班芙公园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åˆ©æ˜Ž:随笔(575)啊
  æ¨åˆ©æ˜Ž:随笔(574)拜
  æ¨åˆ©æ˜Ž:随笔(573)地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50)跨出国门再向西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9-13 录入:顾龙 点击:219
杨利明:随笔(650)跨出国门再向西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7-26 录入:顾龙 点击:89
随 ç¬”(650)跨出国门再向西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7-25 录入:知青 点击:1
                              éš ç¬”(650)跨出国门再向西
     è‹±å›½å›žæ¥åŽï¼Œä¼‘整一月,脚又痒了。
     è¿™ä¸€æ¬¡ï¼Œç»§ç»­å‘西。
     åˆ°éžæ´²åŽ»ã€‚到肯尼亚去。
     â€œæˆ‘是一个黑孩子,我的祖国在黑非洲••••••â€å°æ—¶å€™ï¼Œè¿™é¦–歌让我知道了在地球上有个和我们万里之遥的非洲大陆。近年来,通过《动物世界》,通过《远方的家》,通过《一带一路》,我对非洲,对肯尼亚,对那里的人民,对那里的野生动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实地了解的欲望。
     è¿˜ç­‰ä»€ä¹ˆã€‚走吧。
     è¿™æ¬¡é€‰æ‹©çš„旅行社是中国国旅。原因是2016年在北极之行时认识了该社导游m,留下很好的印象。
     åœ¨åŠžç†æ‰‹ç»­æ—¶ï¼ŒæŽ¥å¾…çš„w先生发现我的护照首页有一道刮痕。天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为避免因小失大,又到出入境管理处补办了一个护照。
     å‡ºå‘的时间,原先m告诉我是7月25日,后来又问我8月1日行不行。我都没意见。结果,w又发了一个7月14日的。因为这个行程要在马赛马拉比其他两个行程多住一晚上,我就选择了7月14日。这样一来,时间就显得紧张。等护照,签证,开防疫证明,基本上在10天之内解决。
     7月14日晚上,来到浦东机场。导游浦江准时前来。一行十人,纷纷报到。最年长者也姓杨,49年黑龙江生人,第二名就是我了。最小的才12岁。可别看她年纪小,人家是个鸟类小专家哦,对各种鸟类知识的掌握,我们几位成人加在一起也不如她。而且,画起鸟来,那真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实在是后生可畏啊!
    å°å¥³å­©çš„母亲冯萍老师,供职南洋模范中学,和我的兵团战友张淑范是同事。她和浦江导游的爱人又是同学。大家不由感慨:世界真小啊。
    åˆå¤œé£žè¡Œï¼Œä¸€åˆ‡é¡ºåˆ©ã€‚在亚德斯亚贝巴转机后,与7月15日下午到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æœ‰ç”Ÿä»¥æ¥ï¼Œç¬¬ä¸€æ¬¡è¸ä¸Šéžæ´²çš„土地。当然,也是第一次来到肯尼亚。一切都是新鲜的,陌生的。
    åŽŸå…ˆçš„感觉,非洲是赤日炎炎似火烧的地方。但一下飞机,阵阵凉意袭来。短袖根本抗不住。
    ç”±äºŽè¿™å¤©æ­£å¥½å¥¥å·´é©¬æ¥è®¿ï¼ŒæŽ¥æˆ‘们的车耽误了一阵时间。和当地导游于萍一见面,一说话,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位典型的东北女汉子。风风火火,快人快语。一问,果然是辽宁沈阳的。我和她及老杨,认了“半拉老乡”。
    å‚æ™šæ—¶åˆ†ï¼Œæˆ‘们来到阿布戴尔国家公园,入住公园酒店。
    è¿›å…¥å…¬å›­ï¼Œä¸¤è¾¹ä¸æ–­å‡ºçŽ°çš„野猪、斑马、羚羊等野生动物,使我们对这几天的行程充满了期待。

                                        â€”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