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童昌达:追忆《上海人》沈
  祖卫:朝中措 
  修鹤年:咏春二首
  薛仲迪:黑土地——战友情
  修鹤年:芳华逝去不流泪
  修鹤年:三十六计感叹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修鹤年:说实话 
  周南征:55团3营20连
  杨利明:随笔(638)2
  杨利明 :冯远,民族心灵
  薛仲迪:和友人游北海诗一
  祖卫:江城子 
  杨利明:随笔(633)戊
  祖卫:汉宫春 
  薛仲迪:拉二胡
  罗帆:洞仙歌 
  薛仲迪:小年不算年
  祖卫:满庭芳 
  薛仲迪:看图片咏腊梅
  罗帆:七律 依
  修鹤年:辞旧迎新和传世之
  杨利明:随笔(632)初
  郭忠桥:写给查哈阳知青的
  杨利明:随笔(631)不
  杨利明:随笔(630)《
  修鹤年:凶鱼变宝
  祖卫:贺新郎 
  修鹤年:商业婚姻
  修鹤年:寒冷的夜晚
  薛仲迪:查哈阳,第二故乡
  修鹤年:仰望苍天&nbs
  杨利明:随笔(629)辞
  修鹤年:薪火相传开新篇,
  祖卫:沁园春 
  祖卫:汉宫春 
  罗帆:倾怀令 
  修鹤年:世道弯弯
  邵光远:难忘九月
  祖卫:行香子 
  郭忠桥:一眨眼就是五十四
  修鹤年:夜梦妖蚊记(小小
  修鹤年:观察与思考
  罗帆:金字经 
  罗帆:秋识 &
  修鹤年:任性与浮躁
  祖卫:小令 大
  祖卫:汉宫春 
  杨利明:随笔(614)日
  庄正华:巢湖三老
  祖卫:次韵苏轼 
  罗帆:点绛唇 
  杨利明:祖国母亲,六六大
  祖卫:中山音乐堂赛歌行
  郭忠桥:金边三队也有太阳
  修鹤年:秋天赞礼
  祖卫:蝶恋花 
  修鹤年:运动灵感和思维
  修鹤年:警惕人生“怪圈”
  祖卫:水调歌头 
  祖卫:《蝶恋花》&nbs
  祖卫:千秋岁 
  祖卫:渔家傲 
  修鹤年:不能开红花&nb
  薛仲迪:余音犹在
  祖卫:行香子 
  修鹤年:干部病房叹
  祖卫:喝火令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修鹤年:名人的苦恼与庶民
  郭忠桥:牢记“青春不老&
  郭忠桥:知青情谊深似海,
  杨利明:随 笔
  童昌达:卖报一家子
  祖卫:虞美人 
  祖卫:津门散游记
  祖卫:小重山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590)相
  郭忠桥:67团23连连续
  庄正华:碧海蓝天绿成荫—
  罗帆:一剪梅 
  刘树贵:澜沧江
  郭忠桥:昔日知青缘
  祖卫:蝶恋花 
  祖卫:声声慢 
  祖卫:蝶恋花 
  祖卫:念奴娇-朦朦春早荡
  祖卫:念奴娇-朦朦春早荡
  祖卫:小令 天
  祖卫:烛影摇红 
  祖卫:十六字令 
  祖卫:渔歌子 
  祖卫:七绝 雪
  祖卫:眼儿媚 
  祖卫:七律 望
  祖卫:渔家傲 
  祖卫:采桑子 
  庄正华好山好水好心情
  刘树贵:横断山
 
 栏目导航  首页-感悟随笔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8-8-5 录入:顾龙 点击:71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8-2-26 录入:顾龙 点击:244
五十年前的春节
作者:修鹤年 加入日期:2018-2-25 录入:知青 点击:2
                                         五十年前的春节

    当2018年除夕之夜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1968年我下乡后的第一个春节。五十年前的春节,那是我离家踏上人生之路的第一个春节,也是我工作后的一个春节,那年我17岁。但是那个春节的情景对我来说已然是有些模模糊糊了,看来人生的每一个阶段的历史记忆不是都留下了深刻印记,幼儿时期不必说,就是这青春期也是有的,我有些愕然。可能是当时还年轻,并没有把这件事看的很重,也可能是那个春节的确平淡的无味,没有留下值得记忆的事情。也可能我的记忆的确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减退。整个春节长假我都是极力在头脑中搜索着当时的记忆,渐渐地有了一些五十年前春节碎片式的场景。
    那个春节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当时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首脑机关提出的口号叫做,“屯垦戍边,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作为刚刚成为兵团战士的我,又是一个要求进步的青年,也就不敢有回家探亲的念头,心中想家,也不能实现。尽管我后来听说是有些知青偷偷地跑回家过年了,可是我不敢。那个年代没有七天长假,大年三十也不休息,只是比平日收工早些。过节连队是改善了伙食的,可是吃没吃饺子,有没有红烧肉我都没有了清晰的记忆。好像是有红烧肉的,饺子也会有的,中国人的风俗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当时兵团的状况还没有到了吃不上饺子的地步,而且我下乡的地方————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五十五团,前身是黑龙江农垦系统著名的大型机械化国营农场,也曾经是有名的鱼米之乡。但是那个春节无论如何是平淡的,没有意思的,没有文艺节目,没有电影,没有春节联欢,1969年初没有生产出电视机。总之是一点好玩的,有意思的事情都没有。当时正是我国和前苏联关系最紧张的时期,经常听说有苏联特务打信号弹,我们营部离内蒙边豪很近,内蒙又离苏联很近,战备的弦绷得很近,后来这年3月还是发生了中苏珍宝岛之战。我记得吃完年三十晚饭饭,宿舍里的几个人早早就躺下了,关上灯在火炕上聊着聊着就睡了。春节的三天假都是在宿舍内度过的,寒冷的冬天,广袤的兵团大地大雪覆盖了黑油油地土地,给人以空旷荒凉的感觉,北风呼叫,出门连遮风挡雪的地方都没,那时的气候比现在冷多了,零下30多度是常态。连队没有可去之处,除了连队办公室和几栋砖石结构和草房的宿舍,还有就是食堂、马厩、工具库、农机库和老职工的家属房。老职工可以和家人阖家团圆过春节,知青只能在宿舍百无聊赖,除了聊天就是睡觉,知青们认识也就几个月,能聊的也不多,但是能够睡觉,不用顶风冒雪地去劳作,能够休息三天也是最好地节日享受了。买东西要去8里地之外的营部,如果搭不上车,就要顶风冒雪地步行,男知青还可以,女知青一个人是不去的。哎!那个春节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些零零碎碎的历史记忆现在看来有些不堪回首,但那就是五十年前春节的真实情景,我觉得我的记忆大体上还是准确的。
    “过去的未必永恒,存在的未必永远留世,回忆,可能留下点余晖,但,黑土地的热血,青春是超世纪的话题”。这是《北大荒知青之歌》的主题语。尽管过去的未必永恒,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五十年前的春节,那个即难忘又模糊的春节。
    时间真的是太快了,当一个人在人生的路上走过了五十个年头,回眸一看,真是感慨万千。当年的知青都已是一甲子开外的人了,老高中生都过了70岁了,还有一些兵团战友已经离开了我们,这让我想起了在兵团时常唱的一首歌,“现在20多岁的青年,再过二三十年就是四五十岁的人,今后的几十年————”,我们现在还活着的知青早已过了四五十岁。如何过好我们知青的晚年已是我们当下的课题。
    回忆往事,不论一个人有多大的才能和功绩,不论你是伟人,还是庶民,不论你曾经是高颜值的帅哥,还是青春美妙的靓女,也不论你是曾经辉煌或是平常,甚至悲怆,在滚滚的历史洪流里,你都不能阻止历史的不停地向前。我不知道时间是否能够改变一切,但是每个人必定都有了一定的改变,我们能做的只能是顺应历史的洪流走完自己的一生,改变的是人和自然界的容颜和面貌,改变不了的是无情的时间。让我们好好地把握现在的每一天,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人生经验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人生一世,只留真情和善良在人间。


                                       2018年2月25日狗年初十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