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47)国际悲歌祭马翁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8-1 录入:顾龙 点击:75
杨利明:随笔(647)国际悲歌祭马翁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6-5 录入:顾龙 点击:92
随 笔(647)国际悲歌祭马翁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6-4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 笔(647)国际悲歌祭马翁
     上了李导的“专车”,略作寒暄,就直奔位于伦敦北郊的海格特公墓。
     一开口,就听出了李导满嘴的“大馇子味”。他是沈阳人,虽来英多年,仍乡音未改。我原先曾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工作十年,也算“半拉老乡”。
     四十来分钟的样子,海格特公墓到了。
     公墓前有一条狭窄的道路。对过有个不大的教堂。
     对着公墓大门左拐,沿着一个斜坡走十来分钟,有个三岔路口。往右一拐,有个小花店。
     根据女老板的建议,我选了黄白两种鲜花,扎成一束,用纸包好。我在纸上写了:献给卡尔•马克思,并签了名。虽然估计马克思不谙中文,但我希望他能收下一个中国共产党普通党员对他老人家的敬意。
     公墓的大门口,立着一块有马克思画像的牌子,进去则每人要交四个英镑。收费的老头很会打小算盘,收了两个人的钱,却只肯给一张导览图。也不去计较了。
     马克思的墓地还是比较好找的。进门以后,直走5分钟,往左一拐,2分钟就到了。甚至,远远就能看到那高高的墓碑了。
     当然,这不是马克思最初的安葬之地。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与世长辞。
     3月17日,马克思的遗体在伦敦海格特公墓一个偏僻的角落下葬,同他的妻子燕妮埋在一起。参加葬礼的只有11个人。恩格斯在墓前发表了著名的演说。
    如今,当年的马克思墓只剩下一块碑石。
    为了永远纪念这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英国共产党于1954年为他在海格特公墓内建了一座新墓,选了海格特墓区最醒目的位置。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各国共产党都为修建这座墓捐了款。
    马克思墓,庄严肃穆,朴实无华。
    马克思的青铜头像端放在墓碑上方。炯炯有神的双目似要洞穿这纷纷扰扰的世界。那浓密的马克思式大胡子像是告诉所有来这里的拜谒者:错不了!
    头像下,一座长方体的大理石墓碑,用金粉描写了三段内容:
    第一段: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结尾中的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第二段:马克思的生卒日期。
    第三段:马克思的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在阳光下,整个墓碑金光闪烁,熠熠生辉。
    尽管我早就知道,马克思墓并不豪华,但真到了跟前,还是为其之“寒酸”感到吃惊。继而也释然了。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一生清贫,穷困潦倒,这样的安葬方式,马克思一定很欣慰。
    墓地里,一位女士正在播放一段哀婉的曲子。经交谈,她是一位伊朗的马克思信仰者。
    马克思墓前,已经有了好几束鲜花。还有一个花篮,是中国人送的。
    我把鲜花安放在马克思墓前。
    恭恭敬敬鞠了三个躬。
    缓缓举起右手,敬了一个礼。
    国际悲歌歌一曲。我唱了《国际歌》第一段。尽管我唱得不好,但我的心绝对是真诚的。《国际歌》当然不是马克思的原创,但通篇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精神。
   要走了。一步三回头,三步再回眸。再见!马克思。
    漫漫思想界,
    长夜有明灯。
    挥泪祭马翁,
   千古第一人。
    在马克思墓地,我想了很多,很多••••••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