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1)格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0)欲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9)永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8)战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7)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6)红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5)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4)咱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3)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2)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1)昔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0)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9)引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8)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7)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6)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5)拾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4)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3)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2)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1)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0)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9)披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8)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7)真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6)意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4)奇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5)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3)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2)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1)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0)跨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9)日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8)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7)国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6)“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5)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4)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3)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2)大
  æ¨åˆ©æ˜Ž:随笔(641)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0)伦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9)管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7)恩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6)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5)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4)苏
  æ¨åˆ©æ˜Ž:随笔(628)钢
  æ¨åˆ©æ˜Ž:随笔(627)“
  æ¨åˆ©æ˜Ž:随笔(626)满
  æ¨åˆ©æ˜Ž:随笔(625)不
  æ¨åˆ©æ˜Ž:随笔(624)红
  æ¨åˆ©æ˜Ž:随笔(623)十
  æ¨åˆ©æ˜Ž:随笔(621)追
  æ¨åˆ©æ˜Ž:随笔(622)赤
  æ¨åˆ©æ˜Ž:随笔(620)群
  æ¨åˆ©æ˜Ž:随笔(619)管
  æ¨åˆ©æ˜Ž:随笔(618)时
  æ¨åˆ©æ˜Ž:随笔(617)美
  æ¨åˆ©æ˜Ž:随笔(616)北
  æ¨åˆ©æ˜Ž:随笔(615)搂
  æ¨åˆ©æ˜Ž:随笔(613)最
  æ¨åˆ©æ˜Ž:随笔(612)天
  æ¨åˆ©æ˜Ž:随笔(611)吉
  æ¨åˆ©æ˜Ž:随笔(610)西
  æ¨åˆ©æ˜Ž:随笔(609)沿
  æ¨åˆ©æ˜Ž:随笔(608)红
  æ¨åˆ©æ˜Ž:随笔(607)突
  æ¨åˆ©æ˜Ž:随笔(606)冰
  æ¨åˆ©æ˜Ž:随笔(605)金
  æ¨åˆ©æ˜Ž:随笔(604)一
  æ¨åˆ©æ˜Ž:随笔(603)人
  æ¨åˆ©æ˜Ž:随笔(602)乡
  æ¨åˆ©æ˜Ž:随笔(601)挥
  æ¨åˆ©æ˜Ž:随笔(600)追
  æ¨åˆ©æ˜Ž:国际悲歌歌一曲
  æ¨åˆ©æ˜Ž:随笔(598)独
  æ¨åˆ©æ˜Ž:随笔(597)瞻
  æ¨åˆ©æ˜Ž:随笔(596)旅
  æ¨åˆ©æ˜Ž:随笔(595)浮
  æ¨åˆ©æ˜Ž:随笔(594)寻
  æ¨åˆ©æ˜Ž:随笔(593)明
  æ¨åˆ©æ˜Ž:随笔(592)山
  åˆ˜æ ‘è´µ:西藏旅游
  æ¨åˆ©æ˜Ž:随笔(589)珍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7)阴
  æ¨åˆ©æ˜Ž:随笔(586)清
  æ¨åˆ©æ˜Ž:随笔(585)跨
  æ¨åˆ©æ˜Ž:随笔(584)丹
  æ¨åˆ©æ˜Ž:随笔(583)朝
  æ¨åˆ©æ˜Ž:随笔(579)再
  æ¨åˆ©æ˜Ž:随笔(578)惜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Žä¿Šæ°:掠影班芙公园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åˆ©æ˜Ž:随笔(575)啊
  æ¨åˆ©æ˜Ž:随笔(574)拜
  æ¨åˆ©æ˜Ž:随笔(573)地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27)“失”而复“得”斯大林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24 录入:顾龙 点击:318
杨利明:随笔(627)“失”而复“得”斯大林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24 录入:顾龙 点击:192
随 ç¬”(627)“失”而复“得”斯大林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23 录入:知青 点击:2
                         éš ç¬”(627)“失”而复“得”斯大林
     ç»“束了在莫斯科的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活动,我们于11月8日坐飞机来到此次俄罗斯之行的最后一站——索契。
     è¡Œç¨‹è¿‡åŠï¼Œä¸»è¦ä»»åŠ¡å®Œæˆï¼Œä¸€è·¯ä¸Šï¼Œé©´å‹ä»¬è¯´è¯´ç¬‘笑,心情愉快。
     ç´¢å¥‘依山傍海,风景秀丽,夏无酷暑,冬无严寒,令人心旷神怡。
     è€Œæˆ‘这几天,正在为一张有关斯大林的照片而纠结。
     11月5日下午,在瞻仰列宁遗容后,人们来到后面的墓区。那里埋葬着苏联时期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è¿™é‡Œé¢ï¼Œæœ‰çš„一看就知道是谁,有的要寻思一番,有的则怎么也认不出来了。
    å½“天在红场集会时,我们认识了一位在俄国学习的中国小伙子。这时正好也在。小伙子很热心。他一边读出每位领导人的名字,一边为我介绍刻在碑上的该领导人的生卒年月,担任职务等等。我很感谢他。
    å°½ç®¡è¿™äº›éƒ½æ˜¯å¤§äººç‰©ï¼Œä½†æœ‰çš„人我却不屑一顾。有的则停留一下,拍一张照。同时,我注意到人们向这些墓主的献花情况。有的墓主几乎没有人献花。加里宁有一些。捷尔任斯基更多。而最多的,居然是斯大林!
    æˆ‘很吃惊。这是不是逆反心理?不得而知。但这是事实。我赶紧将其照下来。
    ç”±äºŽæ¥å¢“区的各色人等对墓主的评价参差不齐,在其人的墓前停留的时间也就不一样。队伍乱了。而几乎所有的人都想在斯大林墓前留影。有的甚至不顾警察阻止,进入墓地。混乱中,我也不知是哪位驴友给我拍了照。
    å½“天晚上,在各位驴友上传的照片中,没有发现我在斯大林墓地的。我问了一下。没有反应。
    ä¸€è·¯ä¸Šï¼Œæˆ‘问这个,问那位,都说没有。
    é©´å‹å°é­å¾ˆçƒ­å¿ƒåœ°å¸®æˆ‘找这个,问那个。我都不好意思了,说实在不行,你给我ps一下吧。小魏仍锲而不舍,甚至像破案一样,把驴友们在墓地拍的照片拿来分析,发现有人拍了我的侧面,就把周围的那些驴友都列入“嫌疑”,一一排查••••••
    æƒ³åˆ°é©¬ä¸Šåˆ°ç´¢å¥‘,要参观斯大林别墅,可我把“斯大林”丢了!真是沮丧!
    å±±é‡æ°´å¤ç–‘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我已经对此不抱希望时,驴友毛老师表示,当时好像是她拍了我的照片。我大喜,请她帮我找找。
    æ¯›è€å¸ˆè¡¨ç¤ºï¼Œå¥¹çš„照片实在太多,又是两个手机,在哪个手机里也搞不清。得慢慢找。再说网络也时好时坏。好不容易可以发了。可是毛老师怎么尽发给老魏拍的照片呢?原来她把我和老魏搞混了。我啼笑皆非。我和老魏差十岁呢。长那么像吗?
    ç»ˆäºŽï¼Œæ‰¾åˆ°äº†ï¼å°±æ˜¯è¿™å¼ ï¼è¿™å›žï¼Œå¯ä»¥ä¸ç•™é—憾地走近斯大林别墅,见斯大林了。
    11月9日上午,在参观了索契冬奥会场馆后,我们来到了斯大林别墅。从地形上来看,斯大林别墅是非常隐秘的。在群山环抱之中掩映在绿色林海之间的绿色别墅,在空中很难被发现。在别墅不远的高山上,建有瞭望设施,对周围的情况一目了然。 
    å¹³å¿ƒè€Œè®ºï¼Œä½œä¸ºå¤§å›½é¢†è¢–,斯大林别墅算不上豪华,还是以实用为主。里面有办公室、会议室、游泳池,等等。斯大林玩的国际象棋,据说是原件。办公室里,有毛主席像。有斯大林和家人的合影。办公桌上,摆着毛主席第一次访苏时送的一套中国的办公文具。办公桌旁有一张小床,斯大林办公累了会在此休息一下。斯大林的卧室不开放。
    å‚观斯大林别墅,回忆斯大林的一生,还是很感概的。毋庸讳言,斯大林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但在我心里,从来没有争议。我才疏学浅,自忖没有资格来评价斯大林。但我在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认为斯大林有一句话,有一个比喻,实在精彩。一个就是在悼念列宁时说的,共产党员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再一个就是用希腊神话中安泰离开大地母亲就被打败的例子,把人民比作大地母亲,党员干部就是安泰。斯大林告诫,党永远不能脱离人民群众,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è¿™äº›è¯ï¼Œå³ä½¿åœ¨ä»Šå¤©å¬æ¥ï¼Œè¿˜æ˜¯é‚£æ ·çš„振聋发聩呀!
                                      â€”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