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23)十月革命百年纪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8-1-7 录入:顾龙 点击:206
杨利明:随笔(623)十月革命百年纪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20 录入:顾龙 点击:103
随 笔(623)十月革命百年纪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9 录入:知青 点击:3
                         随 笔(623)十月革命百年纪
    这次赴俄罗斯,参加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活动,绝对是重头戏。
    试想,如果苏联没有解体,延续到今天,这次要庆祝国家诞生一个世纪,而且又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该是多么热烈、隆重的事情,哪里轮得到我们呢。
    可眼下苏联已不复存在。来到俄罗斯,除了在喀山参观鞑靼共和国的克里姆林宫,看到有纪念十月革命的图片展览,搞不清是“官办”还是“民办”外,其他地方,官方的态度基本上是悄然无声。
    这倒也罢了。
    赴俄第一站。我们来到十月革命“首义”之地圣彼得堡。那位谢尔盖导游很有意思。一般来讲,每到一个地方,导游总要把他认为该地最有代表性的景点介绍给游客。我想谢尔盖也不例外。在这里你可以看出谢尔盖的价值观取向。
    参观斯莫尔尼宫,他说列宁的办公室如果参观的话要事先联系,这次时间来不及了。
    参观好几个宫殿和教堂时,谢尔盖给大家发了耳机,导游讲解很详尽,时间也相对充足。
    但一涉及十月革命,谢尔盖就冷淡得很。
     同样在冬宫,有十月革命和宫廷展品展览两部分。前者,谢尔盖“放羊”了:“你们自己看吧!”后者,谢尔盖又来“导游”了。
     我在这里,绝没有认为谢尔盖蓄意刁难或使坏的意思。恰恰相反,我认为谢尔盖不装假。他认为在圣彼得堡,最应该向我们介绍的应该是宫殿和教堂。什么十月革命,他不感兴趣。
    10月31日上午,我们到圣彼得堡的第二天,来到涅瓦河畔。阿芙乐尔巡洋舰停泊在这里。
    阿芙乐尔巡洋舰,这可是十月革命最重要的象征啊。我在报名参加这次旅游时,因刚开始发的行程表中没有明确,曾特意询问有没有这一项目。在我看来,赴俄参加纪念十月革命活动,一个是列宁墓,一个是阿芙乐尔巡洋舰。如果没有,那简直是白来了。
    事先听说阿芙乐尔巡洋舰只能远眺,不能上去。谢尔盖给了15分钟时间。果真如此,15分钟是可以的。
    但在我们合影时,听说该舰开放参观,门票600卢布,自费。
    钱倒不是问题。本来就是自费红色旅游,万里迢迢都来了,还在乎这600卢布?时间呢,才15分钟,如果就我一个去参观,耽误大家的时间,又显得“鹤立鸡群”?
    转眼间,郭松民老师上去了,更多的驴友上去了。还犹豫什么?上!
    登上阿芙乐尔巡洋舰,仰望高高扬起的炮身,凝视旁边解说的铭牌,心潮澎湃,激情无限!
    铭牌说明,1917年俄历10月25日,即公元1917年11月7日,遵照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阿芙乐尔巡洋舰上的这门大炮,向临时政府盘踞的冬宫,开炮!
    炮声宣告了临时政府被推翻。“诸位先生,你们的公事完了。从现在起,直到永远!”
    炮声宣告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苏维埃政权诞生!
    十月革命改变了俄国。
     十月革命改变了世界。
     十月革命改变了中国。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工人运动相结合,诞生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中国革命的面目焕然一新。
    中国革命是十月革命的继续。
    思绪随着涅瓦河的波涛起伏。
    1972年,当时的我还不到20岁。在参观南京中山陵时,曾写下感言,为“中山有志未成功”扼腕叹息,直到“十月革命风雷动,马列主义传国中”,才在山重水复中看到柳暗花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28年艰苦奋斗,“雄鸡一唱天下白,迎来神州东方红。”
    对于中国来讲,十月革命是不能否定的。否定了十月革命,中国共产党存在的合法性都成了问题,更何谈在中国执政,领导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
    你走得再远,也不能忘记自己是怎么来的!
    现在,革命早已不是什么时髦的词语。“告别革命”“远离革命”论甚嚣尘上。
    其实,革命不是谁想发动就发动得了的。
    当然,革命也不是谁能阻止就阻止得了的。
    十月革命是这样。中国革命也是这样。
    十月革命的光辉将永远照亮人类解放的道路!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