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20)群星璀璨路漫漫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2-20 录入:顾龙 点击:325
杨利明:随笔(620)群星璀璨路漫漫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7 录入:顾龙 点击:104
随 笔(620)群星璀璨路漫漫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6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20)群星璀璨路漫漫
    说到革命,就想起我们来到圣彼得堡时,数次车行或漫步在著名的涅瓦大街上时,记得列宁说过:革命的道路不会像涅瓦大街那样平坦和笔直。
    通过两个星期在圣彼得堡、喀山、乌里扬诺夫斯克、莫斯科、索契等地的参观游览,回顾俄罗斯200来年的历史,对列宁的名言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都说俄罗斯民族是战斗民族。俄罗斯也从来不乏慷慨悲歌之士。
    到圣彼得堡的第一天,我们在车行沿途,看到了车尔尼雪夫斯基雕像。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那个特殊的年代,对“别车杜”是了解的。
    来到十二月党人广场。在彼得大帝的“青铜骑士”像前驻足。说起彼得大帝,应该是俄国历史上最有作为的君主了。尽管斯大林拿他和列宁比较,说列宁是大海,而彼得大帝不过是沧海一粟。
    第二天下午,来到皇村,又叫普希金城。说起普希金,这可是位鼎鼎大名的当年俄国文学界的领军人物。他和人决斗而死,固然是个悲剧,但也说明此君绝对是个热血中年。
     在喀山大学,讲解人员在着重介绍列宁的同时,也说起,托尔斯泰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不过这位托尔斯泰不怎么爱读书,经常旷课逃学,后来却成为赫赫有名的文学家。列宁曾说他是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
    在列宁故乡,车子路过一座建筑时,导游阿依达介绍说是冈察洛夫故居。由于发音问题,一开始我听成甘恰洛夫,不明白是谁,寻思半天才恍然大悟。顺便说一句,一路上此类事颇多,有些明白了,有些是怎么也搞不明白,到底是对不上号还是自己孤陋寡闻?存疑。
    11月7日上午,我们来到新圣女公墓。在众多俄罗斯名人中,我们发现了王明夫妇的墓。不管怎么样,王明总不能说一点好事也没做过。照一张吧!
    但要我和其合影,那就必须是我心目中崇拜的英雄。谁?卓娅!奥斯特洛夫斯基!
    公墓出来,不远处,是高尔基故居。这又是一位俄国乃至苏维埃文学史上泰斗式的领军人物。毫不夸张地说,从小就是看着他的书长大的。他的《母亲》、《人生三部曲》、还有许多脍炙人口的名篇,不愧是俄国和苏联的鲁迅。
     在车上,领队刁伟铭老师充满激情地朗诵了高尔基的《海燕》,最后那句激起了全车驴友的共鸣:
     让暴风雨来更猛烈些吧!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