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19)管中窥“熊”看俄国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26 录入:顾龙 点击:418
杨利明:随笔(619)管中窥“熊”看俄国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6 录入:顾龙 点击:65
随 笔(619)管中窥“熊”看俄国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5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19)管中窥“熊”看俄国
     俄罗斯,人称“北极熊”。撇开此形容词的褒贬之意,俄罗斯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现在经济不那么景气,综合国力与苏联时期不可同日而语,普京的“俄国梦”更是遥遥无期,但昔日超级大国的余威还在,苏联的遗迹更是比比皆是。
    而说起俄国人的素质,那真是没说的。在日常生活中,遵守秩序,接人待物等等方面,都可圈可点,为人称道。就拿我们的几位俄罗斯导游来说,圣彼得堡的谢尔盖,和我们政见不同,他也不回避,但其举止彬彬有礼,服务也很到位,解疑答惑也尽力而为。喀山的阿依达就不用说了。她本身就是中国媳妇。老公是中国东北的。莫斯科的娜塔莎,除了常规的旅游服务外,还帮助我们解决了一些特殊问题。大家都很感谢他们。
    这两年,在欧洲旅游,看了不少的教堂,因此除了有特色的以外,一般不会留下多少印象。这次到俄罗斯,又是从教堂开始。
    首先外观斯莫尔尼教堂。如果不是旁边有个更著名的斯莫尔尼宫,谁记得住?
    圣伊莎教堂,也是外观。谢尔盖介绍,是世界四大教堂之一。这个教堂是根据什么排名,不得而知。教堂外面的柱子上,有明显的凹坑。据说是当年法西斯德国炮击留下的。特意不做修缮,并立牌说明,以警示后人。
    彼得保罗要塞大教堂。历代沙皇的棺椁放在这里。其中就有彼得大帝的。
    滴血大教堂。亚历山大二世在附近遇刺身亡。教堂因此得名。
    说了教堂,再说宫殿。俄罗斯大,宫殿也多,而且不少宫殿规模宏大,富丽堂皇。
    到圣彼得堡的第二天,我们驱车前往郊区的皇村,即普希金城。那里有以彼得大帝的妻子的名字命名的叶卡捷琳娜宫。其奢华程度让人目瞪口呆。
     11月1日上午到冬宫。首先参观十月革命展览。然后将其他展出的宝贝也观赏一下。我比较感兴趣的有一个皇帝的宝座,一个木乃伊,还有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的作品,据说都是原件哦!
    下午到夏宫花园。尽管眼下俄罗斯已是深秋初冬季节,使其逊色不少,但紧靠波罗的海的夏宫花园的大气豪华美丽仍使人叹为观止。
    天下乌鸦一般黑。看来在享受方面中外皇帝是大同小异。尽管谢尔盖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沙皇有本事,是皇帝,就可以,也应该过好日子。但驴友们对此多不认同。大家说,就冲这些皇宫的藏品收刮了那么多民脂民膏,就冲沙皇在皇宫里过着如此骄奢淫逸的生活,被人民推翻一点也不冤枉!
    不革命,行吗?!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