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15)搂草不忘打兔子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9 录入:顾龙 点击:289
杨利明:随笔(615)搂草不忘打兔子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9 录入:顾龙 点击:99
随 笔(615)搂草不忘打兔子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08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15)搂草不忘打兔子
     新疆太大了,来一次两次绝对不够。来旅游时,最好做个计划,心中有谱。
     这次,我之所以采取如此的入疆方式,一是要等拼团,二是考虑到通常旅游团来疆,到乌鲁木齐后,如南北疆旅游,一般都不会往东走,这样就往往与哈密失之交臂,更遑论星星峡了。
    从8月下旬起,我一路走来,铁公鸡都坐过了,忙中偷闲,拾遗补缺,见缝插针,也挺惬意。
    8月27日,到乌鲁木齐的第二天,抽空去了一趟二道桥的国际大巴扎。又吃又喝又玩。
   寻找亚洲大陆地理中心比找“低”、找“西”容易多了。8月28日上午,从乌鲁木齐市区出发,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在一个广场上,高高的托起一个大球体,球体下方吊着一个圆锥体的铁器,尖头对准地上的一个点。这里就是“亚心”了。站在这里,不知怎地,自己突然有一种“以我为中心”的感觉。当然,只是一刹那。
    8月29日在喀什办过边防证。根据李师傅建议,游览了香妃墓。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艾提尕尔清真寺前驻足。徜徉千年古街吾斯塘博依街。住喀什噶尔古城。
    找“西”结束后,考虑到来喀什一趟不容易,而乌鲁木齐的拼团还无动静,干脆先在喀什拼个团玩两天。
    以天山为界,喀什往南,理所当然是南疆了。沿314国道,在帕米尔高原驰行。公格尔山九峰,最高7719米;被称为“冰川之父”的慕士塔格山,7546米,不期而至,这么容易就见到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山峰太高了,与天相接,冰川和云彩有时候都分不清楚••••••
    这里的一块石头上写着葱岭圣湖。这里古代被称为葱岭,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唐朝••••••
    山下的卡拉库里湖,就是圣湖了。
    晚上到达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住塔城。
    9月1日,接到乌鲁木齐拼团成功的信息,2日要从乌鲁木齐出发。
    立即从塔城北返喀什。先到石头城,又到金草滩。这里是阿拉尔国家湿地公园。里面有个无名泉很有意思。对着水面大喊,水面会起波纹,鱼也会活蹦乱跳起来••••••
     下午,到达五彩山。由于过了泥石流多发区,早上阴沉的天气也变得晴空灿烂,司机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不再紧赶慢赶,停车休息。
    大家下车,欣赏着南疆壮丽美景,和帕米尔高原告别。 
    驴友们或在河滩捡着漂亮的石子,或远望巍峨的群峰,或近观山路弯弯,流水潺潺,无不陶醉其间••••••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