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修鹤年:致早去天堂知青战
  修鹤年:2018回眸
  修鹤年:年终想说的话
  杨利明:随笔(682)参
  祁晓野:看纪录片《我是知
  童昌达:忆我们中学的老师
  罗帆:醉花阴 
  修鹤年:知青晚年要了解自
  童昌达:大西山战友50周
  祖卫:五十五团宣传队欢聚
  李兴良:壶口的黄河
  李兴良:我们这一代
  童昌达:改革潮头勇者立&
  修鹤年:知青未了情
  王淑敏:太原大聚会随笔
  祖卫:人生真缘永不断&n
  刘树贵:四川,重庆旅游
  修鹤年:难忘的三十二元钱
  童昌达:追忆《上海人》沈
  祖卫:朝中措 
  修鹤年:咏春二首
  薛仲迪:黑土地——战友情
  修鹤年:芳华逝去不流泪
  修鹤年:三十六计感叹
  修鹤年:五十年前的春节
  修鹤年:说实话 
  周南征:55团3营20连
  杨利明:随笔(638)2
  杨利明 :冯远,民族心灵
  薛仲迪:和友人游北海诗一
  祖卫:江城子 
  杨利明:随笔(633)戊
  祖卫:汉宫春 
  薛仲迪:拉二胡
  罗帆:洞仙歌 
  薛仲迪:小年不算年
  祖卫:满庭芳 
  薛仲迪:看图片咏腊梅
  罗帆:七律 依
  修鹤年:辞旧迎新和传世之
  杨利明:随笔(632)初
  郭忠桥:写给查哈阳知青的
  杨利明:随笔(631)不
  杨利明:随笔(630)《
  修鹤年:凶鱼变宝
  祖卫:贺新郎 
  修鹤年:商业婚姻
  修鹤年:寒冷的夜晚
  薛仲迪:查哈阳,第二故乡
  修鹤年:仰望苍天&nbs
  杨利明:随笔(629)辞
  修鹤年:薪火相传开新篇,
  祖卫:沁园春 
  祖卫:汉宫春 
  罗帆:倾怀令 
  修鹤年:世道弯弯
  邵光远:难忘九月
  祖卫:行香子 
  郭忠桥:一眨眼就是五十四
  修鹤年:夜梦妖蚊记(小小
  修鹤年:观察与思考
  罗帆:金字经 
  罗帆:秋识 &
  修鹤年:任性与浮躁
  祖卫:小令 大
  祖卫:汉宫春 
  杨利明:随笔(614)日
  庄正华:巢湖三老
  祖卫:次韵苏轼 
  罗帆:点绛唇 
  杨利明:祖国母亲,六六大
  祖卫:中山音乐堂赛歌行
  郭忠桥:金边三队也有太阳
  修鹤年:秋天赞礼
  祖卫:蝶恋花 
  修鹤年:运动灵感和思维
  修鹤年:警惕人生“怪圈”
  祖卫:水调歌头 
  祖卫:《蝶恋花》&nbs
  祖卫:千秋岁 
  祖卫:渔家傲 
  修鹤年:不能开红花&nb
  薛仲迪:余音犹在
  祖卫:行香子 
  修鹤年:干部病房叹
  祖卫:喝火令 
  修鹤年:才俊无德很可怕
  修鹤年:名人的苦恼与庶民
  郭忠桥:牢记“青春不老&
  郭忠桥:知青情谊深似海,
  杨利明:随 笔
  童昌达:卖报一家子
  祖卫:虞美人 
  祖卫:津门散游记
  祖卫:小重山 
  祖卫:蝶恋花 
  杨利明:随笔(590)相
  郭忠桥:67团23连连续
  庄正华:碧海蓝天绿成荫—
  罗帆:一剪梅 
 
 栏目导航  首页-感悟随笔
杨利明:随笔(614)日落西山红霞飞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1-19 录入:顾龙 点击:447
杨利明:随笔(614)日落西山红霞飞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8 录入:顾龙 点击:103
随 笔(614)日落西山红霞飞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07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614)日落西山红霞飞
    找最“西”,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
    同样是小学地理课本写着,中国的最西端是帕米尔高原。但到底在帕米尔的哪里啊?
    后来,通过请教有识之士和查阅有关资料,最“西”的概念在我脑海中逐步清晰起来:
   中国最西端,位于帕米尔高原。这里属于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管辖。如果说,漠河是鸡冠,抚远是鸡嘴,鸡尾就是乌孜别里山口。但这里因海拔和交通等因素,无人居住,一般情况下也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
    最西边有人居住的地方是斯姆哈纳村,属于克州的乌恰县吉根乡,理所当然,它们分别是中国最西的县和乡。
    中国最西端的口岸,叫伊尔克什坦。
    这些名字,够拗口的吧。
    纸上谈“西”是搞清楚了。怎么去呢?
    由于路途遥远,行程单调,一般旅行社根本不去。在上海开边防证,还开错了。也不能全怪警察,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又没几个人去,不能苛求坐在东海之滨办公楼里的警官熟悉这些怪怪的名字。
    在网上,联系到一位当地司机李师傅。他满口答应。没问题。到喀什找他就行。
    吐鲁番李大姐。喀什李师傅。看来此次西行,和姓李的有缘啊。
    到乌鲁木齐后,由于拼团尚需时日,决定先飞喀什,完成找“西”任务。
   立即和李师傅联系妥当。但说实在的,在网上找的,毕竟第一次,还是有点忐忑。
    8月29日上午,第一次在乌鲁木齐坐飞机,接受迄今为止最严格的安检。10点45分,飞机向着西部边陲飞去,心也激荡起来。
    因为,有句话,不到喀什,不算到过新疆。
    两小时后到喀什。李师傅已等在机场门口。
    立即到克州州府阿图什去办边防证。
    新疆的作息时间和内地很不一样。我们到达时是两点不到,原以为该是下午上班了。结果是上午刚下班。
    下午四点上班,经过安检到办事窗口,排到我时,都快5点了。不过,那位办边防证的漂亮的小女兵玩起电脑来却很利索,一会儿办妥。看了我的身份证,她主动告诉我,真想到上海去旅行结婚。
    我祝愿她早日圆梦。心想,这不难吧。
    小女兵高兴了,又告诉我,伊尔克什坦不是旅游区,能不能进去,要和边防部队商量的。这我已从李师傅一路上介绍情况中知道了。但我仍然对小女兵表示了感谢。
    8月30日一早,李师傅来接我。为防路上饥饿,李师傅建议我带上一个大馕。
   李师傅为我考虑得很周到,我急于到最“西’,对于沿途的景点不熟悉。李师傅边开车,边介绍,有时还主动停车或绕道,带我去一些景点欣赏,照相留影。应当说,像这样的司机我还是很少遇到。
    到了乌恰,在“西极”碑前。想起人民的好医生吴登云。李师傅说知道他的事迹。
    进入西天之路,曲折崎岖,但景色非常漂亮!丹霞地貌,色彩斑斓。昆仑山和天山交汇处,一边是驼色,一边呈黛色,山峦起伏。五彩缤纷.美不胜收! 
   吉根乡到了,巨石上刻着:西陲第一乡。
   斯姆哈纳到了,长方形石碑上刻着:中国西陲第一村。
   伊尔克什坦口岸到了。
   边防部队的一位少校接待我们。说明来意,很客气很爽快地表示可以。并派一位战士带领我们进去。
    边防战士在这里,在巨大的山石上,刻出中国地图,五星红旗,并刻上:祖国在我心中!
    镌刻着西陲第一哨的哨所。
    77号界碑。上书“中国”。庄严的国徽。
    我们终于来到了中国最“西”!
    找“西”顺利结束。
    整个过程,李师傅功不可没。李师傅为人忠厚诚恳,热情周到,很守信用。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回程时,正好太阳下山。想起一个月前,在祖国最东边迎接日出。今天,又在祖国最西端送太阳下山。
    感慨。感叹。
    一路上看夕阳西下,红霞满天。喀什城华灯初上。想起一首著名歌曲,略作改动: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喀什城里真热闹••••••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