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1)格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0)欲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9)永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8)战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7)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6)红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5)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4)咱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3)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2)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1)昔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0)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9)引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8)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7)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6)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5)拾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4)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3)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2)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1)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0)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9)披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8)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7)真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6)意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4)奇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5)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3)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2)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1)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0)跨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9)日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8)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7)国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6)“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5)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4)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3)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2)大
  æ¨åˆ©æ˜Ž:随笔(641)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0)伦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9)管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7)恩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6)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5)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4)苏
  æ¨åˆ©æ˜Ž:随笔(628)钢
  æ¨åˆ©æ˜Ž:随笔(627)“
  æ¨åˆ©æ˜Ž:随笔(626)满
  æ¨åˆ©æ˜Ž:随笔(625)不
  æ¨åˆ©æ˜Ž:随笔(624)红
  æ¨åˆ©æ˜Ž:随笔(623)十
  æ¨åˆ©æ˜Ž:随笔(621)追
  æ¨åˆ©æ˜Ž:随笔(622)赤
  æ¨åˆ©æ˜Ž:随笔(620)群
  æ¨åˆ©æ˜Ž:随笔(619)管
  æ¨åˆ©æ˜Ž:随笔(618)时
  æ¨åˆ©æ˜Ž:随笔(617)美
  æ¨åˆ©æ˜Ž:随笔(616)北
  æ¨åˆ©æ˜Ž:随笔(615)搂
  æ¨åˆ©æ˜Ž:随笔(613)最
  æ¨åˆ©æ˜Ž:随笔(612)天
  æ¨åˆ©æ˜Ž:随笔(611)吉
  æ¨åˆ©æ˜Ž:随笔(610)西
  æ¨åˆ©æ˜Ž:随笔(609)沿
  æ¨åˆ©æ˜Ž:随笔(608)红
  æ¨åˆ©æ˜Ž:随笔(607)突
  æ¨åˆ©æ˜Ž:随笔(606)冰
  æ¨åˆ©æ˜Ž:随笔(605)金
  æ¨åˆ©æ˜Ž:随笔(604)一
  æ¨åˆ©æ˜Ž:随笔(603)人
  æ¨åˆ©æ˜Ž:随笔(602)乡
  æ¨åˆ©æ˜Ž:随笔(601)挥
  æ¨åˆ©æ˜Ž:随笔(600)追
  æ¨åˆ©æ˜Ž:国际悲歌歌一曲
  æ¨åˆ©æ˜Ž:随笔(598)独
  æ¨åˆ©æ˜Ž:随笔(597)瞻
  æ¨åˆ©æ˜Ž:随笔(596)旅
  æ¨åˆ©æ˜Ž:随笔(595)浮
  æ¨åˆ©æ˜Ž:随笔(594)寻
  æ¨åˆ©æ˜Ž:随笔(593)明
  æ¨åˆ©æ˜Ž:随笔(592)山
  åˆ˜æ ‘è´µ:西藏旅游
  æ¨åˆ©æ˜Ž:随笔(589)珍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7)阴
  æ¨åˆ©æ˜Ž:随笔(586)清
  æ¨åˆ©æ˜Ž:随笔(585)跨
  æ¨åˆ©æ˜Ž:随笔(584)丹
  æ¨åˆ©æ˜Ž:随笔(583)朝
  æ¨åˆ©æ˜Ž:随笔(579)再
  æ¨åˆ©æ˜Ž:随笔(578)惜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Žä¿Šæ°:掠影班芙公园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åˆ©æ˜Ž:随笔(575)啊
  æ¨åˆ©æ˜Ž:随笔(574)拜
  æ¨åˆ©æ˜Ž:随笔(573)地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600)追寻先驱者足迹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1 录入:顾龙 点击:306
杨利明:随笔(600)追寻先驱者足迹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23 录入:顾龙 点击:64
随 ç¬”(600)追寻先驱者足迹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22 录入:知青 点击:1
                             éš ç¬”(600)追寻先驱者足迹
     6月27日和28日,我们住在巴黎。
     è¿™æ˜¯æ­¤æ¬¡æ¬§æ´²ä¹‹è¡Œæˆ‘们唯一住过两天的城市。而且,我们非常幸运地住在周总理当年在巴黎生活并开展革命工作的旧址——戈德弗鲁瓦(Godefroy)街上的海王星旅馆。
    æ—¶éš”将近一个世纪,这条街已经是闹中取静。街道很短而狭窄,10分钟可以走个来回。两头和周围有饭店、银行。100年前,这里绝对是非常偏僻。
    æœ‰å¥è€è¯ï¼Œåœ¨ä¸­å›½ï¼Œè¯´ä¸»å¸­å°±æ˜¯æ¯›ä¸»å¸­ï¼Œè¯´æ€»ç†å°±æ˜¯å‘¨æ€»ç†ã€‚至少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就是如此。这两位老人家在我们心中的地位,任何时候,任何力量也不可能撼动。 
    æ•…居所在的戈德弗鲁瓦街位于巴黎十三区的“意大利广场”旁,进入街道,两分钟即到达15号“海王星旅馆”。这是一幢三层楼的二星级小旅店。乳白色的墙壁、洁白的窗框,外表十分简朴。里面的26间客房也多是设施简单的小房间。 
    å½“年,周恩来看中这家旅馆的低廉价格,一度在此安身。居住在戈德弗鲁瓦旅馆期间,周恩来白天勤工俭学,晚上给天津《益世报》撰写旅法通讯,并发起创建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开展党团活动。这个旅馆也正由于此而闻名。
    åœ¨è¿™å®¶å°æ—…店的外墙上,镶嵌着一方墨绿色大理石纪念牌。尺寸大约 é«˜70厘米,宽50厘米,上方是铜质周总理的正面头像,下面周恩来三字是总理的字体。
     ç‰Œä¸Šæ ‡æ˜Žæ€»ç†çš„生卒年份1898——1976,并有法文说明:“周恩来,1922年至1924年留法期间曾在此居住。”
     è¿™ä¸ªé’年周恩来旅法纪念牌是1979年法国政府所设,这家旅馆因此成为受保护的历史建筑。
当年周总理住在底层的房间,是没有卫生设施的,条件非常简陋。现在已进行了改造。但地方还是这个地方。这是总理住过的房间!驴友们都以能住在里面为荣。但这是不可能的。随机抽取的结果,是两位女同志住了进去。这使我们非常羡慕。当然,在里面坐一坐,拍上几张照片,是必不可少的。
     æ™šé¤åŽæ•£æ­¥å›žæ—…馆。发现有一些中国人在旅馆周围指指点点。一问,他们是国内的一个旅游团,因为他们团没有这个节目,他们是特意抽时间赶来的。我很感动,告诉他们,这里正是总理故居,并向他们介绍了一些情况。
     ä»–们纷纷用手机和相机照相。
     ç”±äºŽä»–们不住在这里,又说不出要拜访谁,大堂值班人员理所当然不予放行。由于“总理住房”的两位女同志正在屋里,而这里的房间窗门很低,我“急中生智”,征得两位女同志同意后,这帮人破窗而入••••••
     ä¸´èµ°æ—¶ï¼Œä»–们对我表示感谢。我说,谢什么?心想,热爱、缅怀我们敬爱的总理,正可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
      ç¬¬äºŒå¤©ï¼Œæˆ‘们见到了这家旅馆的男女主人。女主人姓杨,来自大连,有东北人的豪爽。她的先生则来自北京,姓李,至今一口京腔。按理我们要叫他李老板,但大家都愿称呼他李老师,因他身上没有商人习气,倒更像一位教书先生。据说,他也确实是一位大学教授。
     æ®è¯´20年前,他们通过中介买下这家旅馆时,一开始并不知道周恩来曾在这里生活过。以后,夫妇俩在对旅馆改造时保留了外墙,将内部进行了重新装修,经营至今。
     å› æ­¤ï¼ŒçŽ°åœ¨æ—…馆的门外,还依稀能够找到当年周恩来居住时的影子。
     æŽè€å¸ˆå¤«å¦‡å¯¹æˆ‘们非常热情。早餐安排得很周到。他们不厌其烦地回答我们提出的各种问题,还无偿地为我们开了一个小讲座。
     è¿™ä¸¤å¤©ï¼ŒæŽè€å¸ˆä¸æ—¶å–出他珍藏的历史照片,与我们分享。特别是那张总理在旅馆门口的照片,身穿西装,打着领带,目光炯炯,望着前方,非常精神。按现在的话说,帅呆了!那时的总理,多年轻啊!大家纷纷手捧总理的照片,在总理当年照相的地方,或单独,或和李老师合影。李老师一次一次充当“道具”,乐此不疲,毫无怨言。
     è¿™ä¸€åˆ‡ï¼Œéƒ½æ˜¯ä¸ºäº†æ€»ç†å•Šï¼
     100多年前,为了挽救灾难深重的中国,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先进的中国人,不断走出国门,睁开眼睛看世界。而到法国勤工俭学的一批有志者,不少人通过分析、比较、探索、斗争,最终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认定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而周恩来,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认定了马克思主义后,坚定不移,鞠躬尽瘁,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终身,这就是总理和他的战友们受到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热爱的原因。
    6月29日,要离开巴黎,离开法国,离开欧洲了。让我们再在“总理住房”待一会儿,让我们再在总理当年照相的地方合一张影,让我们再一次和李老师握手告别,感谢他多年来为这块圣地作出的努力••••••
    å†è§äº†ï¼Œæ€»ç†æ•…居!再见了,巴黎! 
                                    â€”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