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98)独拜弥天马克思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10-1 录入:顾龙 点击:253
杨利明:随笔(598)独拜弥天马克思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21 录入:顾龙 点击:53
随 笔(598)独拜弥天马克思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7-09-20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598)独拜弥天马克思
    寻找马克思,拜谒马克思故居,是我们这次欧洲之行的重头戏。对此,大家充满了期待。
    6月26日一大早,我们乘车前往特里尔。
    中午时分,抵达靠近卢森堡边境、摩泽尔河畔的特里尔,这座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
    吃过午饭,脚步匆匆,大家急切地在特里尔的街道上转来转去。马克思的家,马克思故居,你在哪里?
    找到了!找到了!走入一条僻静的街道,布吕肯街10号,墙上镶嵌着马克思的头像,标志性的大胡子,炯炯有神的目光。这就是马克思故居。
    这是当时德国莱茵地区的典型建筑。三层楼房。淡黄的粉墙、棕色的门楣和窗沿、乳白色的窗扉。
    该楼房始建于1727年。1818年4月,马克思的父亲租用了这所房子。5月5日,马克思就诞生在这里。由于周围环境较差,不久,马克思的父亲又将家搬迁到西蒙路8号。马克思在那里度过20年光阴。因此,不少人认为西蒙路8号才是马克思的真正故居。我们费尽周折,也找到了这处地方,拍照留念。但此处除门牌号码外,房屋已挪作他用,看不出和马克思有什么关系了。
    来到马克思诞生的地方,这是我们的老祖宗呀。盼望很久啦。真是思绪万千,心潮逐浪高啊。
    每层楼口,都陈列着马克思头像和马克思、恩格斯在一起的雕像,两位老人家睿智的目光在注视着你,那目光似乎洞穿一切。我要对他们说什么?
    马克思诞生快200年了。
    十月革命快100年了。
    走进小楼,拾阶而上。
    200年风云在心中激荡。
    100年历史在胸中翻滚。
    千言万语,写成一句话:马克思爷爷,我们太想您了!
    王立华老师写道:只要还有压迫和剥削存在,马克思主义就永远不会过时。••••••
    千真万确。
    马克思,国际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伟大导师和精神领袖。他和恩格斯共同创立的马克思主义,使社会主义从空想成为科学,指引着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为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而不懈奋斗!
     在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种学说,像马克思主义这样深入人心,有那么多的仁人志士,为实践这一学说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义无反顾,前赴后继!就这一点,足以证明,马克思是伟大的,恩格斯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是伟大的!
    马克思故居的展品很丰富。戴上馆方提供的耳机,可以听到汉语的说明。当然其观点很值得商榷。
    中国赠送给特里尔的马克思雕像似乎没有恩格斯幸运。在离马克思真正故居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广场。据说马克思雕像曾经安放在这里,现在空空荡荡。据说由于有特里尔市民反对,当局迫于压力,移走了。我想,只要不抱偏见,那总该承认马克思是特里尔,甚至是德国最著名的世界级名人吧。即使从吸引游客的角度,放个雕像又怎么了?当然,如果你把马克思主义看成邪教,视马克思为恶魔,那就另当别论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也。
    从马克思故居出来,不远就是卢森堡。参观了宪法广场、阿道夫桥、方尖碑等,游览了把卢森堡一分为二的佩特罗斯大峡谷。在峡谷上方,有几排座椅。据说,当年马克思和燕妮热恋时,曾坐过这里。这毕竟不可能载入史册。即使有此事,到底坐的是哪排座椅,更是无从查考。当然,这并不重要。人们讴歌的,是马克思和燕妮那至死不渝的爱情。马克思一生颠沛流离,艰难困苦。但是,他有恩格斯这样忠诚的战友,又有燕妮这样忠贞的妻子,马克思是幸福的!
    马克思,您放心吧,不管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还会遭受多少曲折,人类对光明未来的追求不会改变,历史发展的总趋势不会改变。您的思想是指导人类实现美好理想的指路明灯。我们信仰您的思想,追随您的脚步,矢志不渝,永不改变!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