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69)晕头不转向的八十小时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9 录入:顾龙 点击:620

杨利明:随笔(569)晕头不转向的八十小时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2 录入:顾龙 点击:72
随 笔(569)晕头不转向的八十小时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1 录入:知青 点击:2
                         随 笔(569)晕头不转向的八十小时
    经过近30小时飞行,坐到腿麻屁股疼得一半一半轮着挨座位,我们来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休息一晚,第二天下午坐三个多小时飞机赶到地球最南端的城市——火地岛的乌斯怀亚。接着,在隔天下午登上“海钻石号”,马不停蹄地向南极前进。
    从乌斯怀亚到南极,要经过德雷克海峡,时间是两夜一天。回程因绕道眺望合恩角,多花了几小时,加起来,共约八十小时。
    据说,德雷克海峡是世界上风浪最大的海峡。此说未及考证。但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驴友来说,肯定是最刻骨铭心的海上经历了。
     上船不久,游轮进入德雷克海峡。8282吨位的轮船开始摇晃起来,且越来越厉害。人在船舱里根本站不住,站起来就被抛来抛去。走出舱门,必须扶住一点什么,否则就有摔倒的危险。上下楼更是艰难。
     船上开始发晕船药。我一打听,此药的目的就是叫你吃了睡觉。我想我睡觉的本事一流,何必吃药呢。吃完饭,赶紧睡觉吧。
     一觉醒来,天已微亮。跌跌撞撞,爬上观景舱。狂风怒号,舱门费好大劲才打开。甲板上望去,海浪滔天。游轮真如一叶扁舟,在一片汪洋中摇来晃去,令人胆战心惊。
    就餐时间到了。不吃东西不行,又不敢多吃,喝点稀粥吧,维持体能的最低需求。我的两包榨菜,也全部在游轮上消灭了。
    去的时候,驴友们还不熟悉,各人的状态不是很清楚,只听说这天船上的医生忙坏了。回程时,经常坐在一起就餐、坐冲锋舟出海的驴友都认识了。我发现,早餐,只来了三分之一;中午,来了三分之二;到晚上,差不多都到了。一是越往北开,风浪越小了,再则,一天了,总得吃点,否则太亏了。看到那些平时好像身体还不错的驴友脸色煞白,吐得稀里哗啦,有的还不无“妒忌”地说我,你倒不错,不晕也不吐?
     说不晕是假的。反应总是有的。但晕头不转向。我们的目标是南极!方向是向南!向南!对此,所有的驴友坚定不移!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