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68)时空错乱的四万公里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9 录入:顾龙 点击:516

杨利明:随笔(568)时空错乱的四万公里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1 录入:顾龙 点击:87
随 笔(568)时空错乱的四万公里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0 录入:知青 点击:3
                           随 笔(568)时空错乱的四万公里
     11月3日晚上8点,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二号航站楼,见到了此次旅行的领队,从北京赶来的J。各位驴友也陆续来到。我们这个小组在上海出发是28人,到多哈转机时又加了从成渝前往的四位。上海还有行程和我们不尽一致的一批驴友,坐另外的飞机。其中有一位游北极认识的老李,一直到乌斯怀亚时才见上面。同时,在北京也有飞机发出。也算浩浩荡荡。到乌斯怀亚集合。
    上“海钻石号”开始今年南极首航时,各地的驴友共约200人上船。这艘船,中国人包了!
    去时殊途而至,回程都到一地。乌斯怀亚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飞机,又是中国人包了!
    包机的好处,就是船方把旅客的行李直接送上飞机,不用自己提着了。办登机手续也简便许多。
    在船上一路给我们讲课的从事南极科考近四十年的李占生教授曾感慨地说,这些年,当我看到中国人包着船一批一批来到南极,南极好像成了中国的南海,我心里那个激动,自豪•••••••70岁的老人,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全场无不动容,报以热泪和掌声!
    自豪,骄傲。但先顾眼下。J宣布,我们的飞机将在三小时后起飞向西,到多哈转机,时差5小时,到圣保罗经停,然后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时差11小时。行程两万里,来回就是四万里。
    不要说我,对于绝大多数驴友来说,都是“之最”的一次。
    去时还好,毕竟养精蓄锐多时。回来已是精疲力竭,上机就睡。晕晕乎乎,日夜颠倒。经停圣保罗时,我身边左右两个老外全都下了飞机,又上来两个老外。空姐很敬业,一个个把我们摇醒,指着行李架,要我们看好行李。但当时已迷迷瞪瞪,真要拿错也没有办法。
    在上海出发,是深秋时节,一件薄外套够了。到多哈,也不知北京时间是多少,机场里温度适宜,也不知外面怎么样。又飞了若干时间,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已是夏天了。外套脱去,短袖即可。在火地岛参观,一会儿雪片飞舞,初冬季节;一会儿阳光灿烂,春暖花开;山上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眼前流水潺潺,鸟语花香••••••
   而南极,完全是冰雪世界,即使是夏天也是如此。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何况我们跨越大半个地球,跨越千山万水,真正来到了世界的天涯海角,地球的尽头!
    风光无限,景色绝美。但如此时空错乱,四季颠倒,说明一个问题:欣赏美,是要付出代价的!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