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67)征战南极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7 录入:顾龙 点击:593
杨利明:随笔(567)征战南极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1 录入:顾龙 点击:79
随 笔(567)征战南极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19 录入:知青 点击:3
                                随 笔(567)征战南极

    我于11月3日至18日,用16天时间,完成了今年的一个旅游大项目——南极之行。
    我在半个多月的里,从东半球到西半球,北半球到南半球,穿越赤道,来回行程四万里,一口气跑了两大洲。这在我旅游生涯中也算第一次。
    此次出行,身体状况不算很好。临走前一天,突然感冒咳嗽,折腾一宿。当机立断,一大早直奔药房,买了一瓶正常情况下需喝两三天的止咳药水,在当天全部灌进肚子。强行止咳。以后一路小心。感冒咳嗽居然好了。
    每当冬天,我的脚就会龟裂。这次提前来了。几道裂口疼得我够呛。最要命的一次,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参观时,没有跟上大部队。过马路时绿灯,人家过去了,到我这里成了红灯。等我再过时,大部队已不见踪影。
   联想到前几天,在这里,我们的一位团友,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四个歹徒强抢手表并打伤住院;而就在这天早上,我在大街上拍摄时,被一壮汉莫名其妙地呵斥,说心里不紧张是假的。在打手机不通,见到亚洲面孔的人就求助而无果,当地的警察又sorry的情况下,我只能乖乖地等在原地。
    好在时间不长,约半小时左右,大部队原路返回。
    有惊无险。
    这半个多月时间里,我们坐飞机从上海到多哈转机,经停圣保罗,到布宜诺斯艾利斯,花了近30小时。然后再坐3个多小时飞机到乌斯怀亚。从这里,坐游轮经德雷克海峡到南极,用了一天两夜。而在回程时,因绕道合恩角,多用了几个小时。连日来,时差、晕船、极地气候、饮食不对胃口,困难多多。这对大家的生理、心理、意志力都是严峻的考验。但是所有的驴友都挺了过来。全部拿到了到达南极的证书,欢乐凯旋。
    自豪地说,我们都是好样的!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