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1)格
  æ¨åˆ©æ˜Žï¼šéšç¬”(680)欲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9)永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8)战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7)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6)红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5)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4)咱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3)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2)虎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1)昔
  æ¨åˆ©æ˜Žï¼šéšç¬”(670)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9)引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8)心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7)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6)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5)拾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4)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3)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2)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1)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60)三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9)披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8)新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7)真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6)意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4)奇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5)一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3)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2)赤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1)东
  æ¨åˆ©æ˜Žï¼šéšç¬”(650)跨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9)日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8)马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7)国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6)“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5)横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4)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3)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2)大
  æ¨åˆ©æ˜Ž:随笔(641)大
  æ¨åˆ©æ˜Žï¼šéšç¬”(640)伦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9)管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7)恩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6)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5)畅
  æ¨åˆ©æ˜Žï¼šéšç¬”(634)苏
  æ¨åˆ©æ˜Ž:随笔(628)钢
  æ¨åˆ©æ˜Ž:随笔(627)“
  æ¨åˆ©æ˜Ž:随笔(626)满
  æ¨åˆ©æ˜Ž:随笔(625)不
  æ¨åˆ©æ˜Ž:随笔(624)红
  æ¨åˆ©æ˜Ž:随笔(623)十
  æ¨åˆ©æ˜Ž:随笔(621)追
  æ¨åˆ©æ˜Ž:随笔(622)赤
  æ¨åˆ©æ˜Ž:随笔(620)群
  æ¨åˆ©æ˜Ž:随笔(619)管
  æ¨åˆ©æ˜Ž:随笔(618)时
  æ¨åˆ©æ˜Ž:随笔(617)美
  æ¨åˆ©æ˜Ž:随笔(616)北
  æ¨åˆ©æ˜Ž:随笔(615)搂
  æ¨åˆ©æ˜Ž:随笔(613)最
  æ¨åˆ©æ˜Ž:随笔(612)天
  æ¨åˆ©æ˜Ž:随笔(611)吉
  æ¨åˆ©æ˜Ž:随笔(610)西
  æ¨åˆ©æ˜Ž:随笔(609)沿
  æ¨åˆ©æ˜Ž:随笔(608)红
  æ¨åˆ©æ˜Ž:随笔(607)突
  æ¨åˆ©æ˜Ž:随笔(606)冰
  æ¨åˆ©æ˜Ž:随笔(605)金
  æ¨åˆ©æ˜Ž:随笔(604)一
  æ¨åˆ©æ˜Ž:随笔(603)人
  æ¨åˆ©æ˜Ž:随笔(602)乡
  æ¨åˆ©æ˜Ž:随笔(601)挥
  æ¨åˆ©æ˜Ž:随笔(600)追
  æ¨åˆ©æ˜Ž:国际悲歌歌一曲
  æ¨åˆ©æ˜Ž:随笔(598)独
  æ¨åˆ©æ˜Ž:随笔(597)瞻
  æ¨åˆ©æ˜Ž:随笔(596)旅
  æ¨åˆ©æ˜Ž:随笔(595)浮
  æ¨åˆ©æ˜Ž:随笔(594)寻
  æ¨åˆ©æ˜Ž:随笔(593)明
  æ¨åˆ©æ˜Ž:随笔(592)山
  åˆ˜æ ‘è´µ:西藏旅游
  æ¨åˆ©æ˜Ž:随笔(589)珍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8)走
  æ¨åˆ©æ˜Ž:随笔(587)阴
  æ¨åˆ©æ˜Ž:随笔(586)清
  æ¨åˆ©æ˜Ž:随笔(585)跨
  æ¨åˆ©æ˜Ž:随笔(584)丹
  æ¨åˆ©æ˜Ž:随笔(583)朝
  æ¨åˆ©æ˜Ž:随笔(579)再
  æ¨åˆ©æ˜Ž:随笔(578)惜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Žä¿Šæ°:掠影班芙公园
  æ¨åˆ©æ˜Ž:随笔(577)奇
  æ¨åˆ©æ˜Ž:随笔(575)啊
  æ¨åˆ©æ˜Ž:随笔(574)拜
  æ¨åˆ©æ˜Ž:随笔(573)地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60)船上生活一星期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11-22 录入:顾龙 点击:456
杨利明:随笔(560)船上生活一星期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09-14 录入:顾龙 点击:230
随笔(560)船上生活一星期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09-13 录入:知青 点击:2
                               éšç¬”(560)船上生活一星期
     ä¸Šäº†èˆ¹ï¼Œæ—…行社宣布,这一星期,一切由船方负责了。
     å‡ºæ¸¯ä¸ä¹…,wifi就没了。你可以花钱买船上提供的,100美元起板。但不敢保证好使。想想还是算了。失联一星期。
     æ™šä¸Šé€šçŸ¥å¤§å®¶åŽ»é¢†å†²é”‹è¡£ã€‚比我在国内买的要厚得多。事实证明,还是这个管用。
     èˆ¹ä¸Šç¬¬ä¸€å¤©ï¼Œé£Žå¹³æµªé™ã€‚由于极昼,也没了白天黑夜,只看钟点。时间差不多就起床。
     å› ä¸ºèˆ¹ä¸Šè§„定,不能在客舱里烧水。一早起来,就到四层打水。吃药、泡茶。把水喝足了,再分几次排掉。一身轻松。白天如果在船上,问题不大。如果要登岛或巡游,那就不能在行程中拉屎撒尿。冲锋舟里自不必说。登岛也一样。你能学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吗?
     æˆ‘算起得早的,办完这些事,就在船上参观。这艘船不大,比起从芬兰到瑞典的那艘高头大马,显得小巧玲珑。这船不但五脏俱全,还有一定破冰能力。共有七层。底层是机舱。游客住在二三层,有两人舱和四人舱。据说还有更豪华的,没见着。四层是会议室,全体游客都能坐下,一人一个沙发。在一星期里,欢迎会和欢送会,还有几次讲座,都在这里举行。晚上,有歌手演唱,有卡拉ok,也有自娱自乐的舞会。四层还有前台服务、图书馆、电脑室等设施。五层是餐厅。其它层有桑拿、健身房及船上工作人员生活工作区域,不大去,也就不是很清楚了。
早餐给了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餐桌上居然出现了粥、松花蛋、肉松、荷包蛋等中国风味。午饭也有大米饭、炒饭。不禁胃口大开。
    ä¸Šåˆï¼Œé€šçŸ¥åŽ»ç©¿é«˜ç­’靴。这是绝对必要的。登岛时,冲锋舟不一定完全靠得上陆地,经常要趟水。同时,给每位游客登岛的衣裤进行消毒。
    è¿™ä¸€æ˜ŸæœŸï¼ŒåŸºæœ¬æ´»åŠ¨å°±æ˜¯è¿™æ ·ã€‚风平浪静时,登岛观赏北极风光,寻找野生动植物,或巡游峡湾。风浪大,不能上冲锋舟,那就开讲座。由各路专家讲各种北极知识。有自然科学方面的,也有历史人文的。听不听,完全自愿。我去听了两场。印象深的,一次是说北极从无地震,且极寒,因此建了一个种子库。全世界的国家都可以把种子存放在那里。最近,叙利亚也来放了一批。万一哪一天,地球上天灾人祸,别的地方都完了,还有北极。
    å¦ä¸€æ¬¡ï¼Œä¸€ä½è€å¤ªå¤ªç§‘学家讲到,1920年,18个国家搞了个斯瓦尔巴条约。该条约确立了世界各国在北极活动的一些基本原则。1925年,中国等33个国家也参加了该条约。这时,有个愣头青提问:当时中国是哪个政府?
翻译把这个问题用外语提给老太太时,用中文与愣头青交流:这个问题,人家不一定知道。
    è€å¤ªå¤ªå›žç­”:中国大陆政府。
    ä¸­å›½äººéƒ½ç¬‘了。
    æˆ‘在心里对愣头青有点“那个”。1925年,那时的北洋政府,军阀混战,元首、执政、总统、大元帅,像走马灯一样,中国人都搞不清楚,何必去为难老太太呢?当然,愣头青也不是故意的,要不怎么叫愣头青呢。
    å›žæ¥æŸ¥äº†ä¸€ä¸‹ï¼Œæ˜¯æ®µç¥ºç‘žã€‚
    ä¹Ÿç®—做了件好事。
                             â€”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