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杨利明:随笔(561)胡
  杨利明:随笔(560)船
  杨利明:随笔(559)向
  杨利明:随笔(558)j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杨利明:随笔(557)飞
  杨利明:随笔(555)瀑
  李俊杰:走近居里寺“天葬
  杨利明:随笔(554)冰
  杨利明:随笔(553)安
  杨利明:随笔(552)桥
  杨利明:随笔(551)斯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李俊杰:天山大峡谷历险
作者:李俊杰 加入日期:2016-11-17 录入:顾龙 点击:514
天山大峡谷历险
作者:李俊杰 加入日期:2016-10-09 录入:李俊杰 点击:242
    新疆旅游回上海已经一个星期了。经历神秘天山大峡谷的历险,使大家终身难忘。趁着记忆还很清晰,与大家一起还原在大峡谷二个多小时的所见场景。共同分享美丽天山大峡谷的自然风光,和突遇山洪后的复杂和后怕心情。
    九月四日下午18点。天山南部库车县域内,蓝天白云、阳光灿烂、云淡风轻,我们乘坐的旅游大巴在天路上盘旋。沿途独特的雅丹地貌和自然景观吸引着团友,大家被美丽风光所倾倒,远处红褐岩石尽然,近处墨绿云杉葱郁,一步一景非常美妙。
    长途旅行大家身体、精神、视觉也开始出现了疲劳,在山路上左右颠簸摇晃,把大家摇的晕晕乎乎的……。龚导在车上把大峡谷概况,附近雅丹地貌特征,经过上亿年的大自然风刻雨蚀形成红褐色岩石作了介绍,整个大峡谷游览时间安排有一个半小时,还是比较宽裕的。
    跨入南天门,路过安全岛,峡谷口一块平地十分开阔。两侧红褐色山体直插云霄,在晚6点夕阳照射下,犹如一簇簇红色火焰,看后感受非常自然和震撼。无限风光在险峰,用在这里一点不会夸张。山体千姿百态,两边峭壁裂开七八米左右,形成一条弯曲狭窄的通道,上空只成一线,脚下只留一道。时而有巨石挡住你要向前的方向,谷中有沟,沟中有谷,时而宽阔,时而狭窄。脚下全是不规则的细沙和石卵,有些地方还留有浅浅的积水,要想在蜿蜒弯曲碎石通道上行走还是比较困难的。
    团友们不叠地拿起相机抓拍凹造型,摆尽各种POSE,生怕那处、那角美景给漏了。大峡谷深处景点也确实都很经典,步步有景,举目成趣。峡谷外气候变化都置于脑后。一阵阵闷声雷响有远至近,时而在天边,时而在耳边,都以为似“魔鬼城”里大自然发出的“鬼哭狼嚎”风声,也有误为附近在开山打炮声,都没在乎声响一个劲儿往里窜,离集合时间又早,大家只想一饱大峡谷“一线天”眼福。从里面出来的游客还告诉大家,还有几百米需走,谁知深不见底……。
    过了玉女泉我抬头观到头顶山缝,通过光线折射的落下的雨帘,已经形成直泻谷底,脚下的红色水流从渗透到蔓延,我的鞋开始进水了。走在前面的老赵和张雪忠还一个劲往里走,无知才无畏,根本不知道各种险情将不期而遇,一场有千百个山峰汇集成的洪流将要直泻谷底。这时迎面遇见一位当地库车维吾尔族男子告诉我快撤,一场山洪将马上到来。大自然真是瞬息万变,这时我才预感事态的紧急。马上和在我后面的戚女士开始掉头,有个别老师还犹豫着等待雨停机会,大家确实都缺乏这方面野外生存经验,多数人还没感受到峡谷外的恶劣天气,有的还躲雨隐没在蜿蜒石缝中,谷顶经过雨水冲洗拳头大小石块,开始像雨点般往下掉,有的就是擦肩而落,有的已经砸在团友身上肩上,人人都惊慌失措。整个大峡谷里还有三支团队几十名游客,平时习惯带雨伞出门的女士,也不知鬼使神差都没带上,个个成了“落汤鸡”,几百米的回撤路坑坑洼洼举步维艰,水流已经开始淹没大家的脚面,深一脚浅一脚,仿佛踩在棉花堆里艰难地往外挪,走出谷口外面已经是倾盆大雨了。毕竟都是一批奔七的群体,连走带跑跋山涉水,有的真喘不过气来啊!还要经受暴雨袭击,每挪动一步都需要对超越人体极限的挑战,一种无形的动力支撑着大家,要逃命,要活命,就要尽早走出景点,离开这神密莫测的大峡谷。
    19:00左右,景区工作人员已经全部出动,维汉兄弟身穿橘红色救生衣,手拿救生绳索,开始实施营救还没有逃离的游客。我们还有两位团友没来得及最后安全撤离。暴雨啊!大暴雨!大自然威力实在是太强势了。这次真正让我见识到什么叫洪水?什么叫滚滚洪流?我冒着生命危险站在制高点,眼见各路山峰的水流汇集成一尺多高红色沙流,在你视角前轰隆隆地一股又一股直泻而下,水火无情,人的力量在这环境里实在显得太渺小了……。
    不一会儿,张雪忠在离景区出口还有百米处被维汉兄弟营救,连拖带拽到了安全岛,这时水深已过膝。暴雨还是不停下着,一袋烟功夫水已漫过齐腰了,大家焦急的等待下一位老赵被洪水围困消息。我和导游被拒之景区门外制高点,想为营救工作做点力所能及事。在这种恶劣环境里,纯粹是靠天生存,靠天吃饭,老天有眼,半小时后暴雨开始逐渐转小了。七十四岁老赵被洪水围困在一个斜坡上,维吾尔族兄弟阿布来提不顾自己个人安危,奋战在抗洪最前线,及时帮助老赵脱危,在撤离险境时,汉族兄弟老吴既做翻译又为老赵试水,及时为游客撤离险区做准备,大个子老赵营救人员背不动抱不走,只能在洪水中连拖带拽,用老赵话说:“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全身吓摊无力,也不知道这么走出艰难险境的”。老赵终于安全回到我们队伍中,团友一个不少。
    回到大巴上,团友们还不忘互相调侃,今天人人都成了“落汤鸡”,连口袋里人民币都泡湿透了。车上百分之九十人都“湿身”了。事后想想今天的历险过程确实有点后怕。如果暴雨再继续十分钟,水位会继续升高,营救工作会更困难;如果那一位在洪水中被冲、被摔、被呛;如果在峡谷中被飞石砸中,一切后果都不堪设想啊!还是大家福大!命大!为人好!人品好!
    神密莫测的大峡谷,还是马上离开吧!至于想回味当时险情,只能等回上海后各自再慢慢地品。好坏我们这次不虚此行!给大家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当旅游大巴真的要启动离开那神秘大峡谷,才发现内心有点丝丝的依依不舍。想起曾经二个多时间狼狈不堪的历险经过。我们来过了,我们看到了,我们经历了,我们受惊了,我们被征服了。大峡谷风景亚克西!民族情谊亚克西!再见了大峡谷!再见了生死相救维汉兄弟!再见了阿布来提!我们会介绍其他好友再来的。同时会告诉进峡谷安全事项,有机会再相见!

                                                                   2016.9.12
 
  mmexport1474006116308
 
  mmexport1474006121209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