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的往事(七)
作者:范林根 加入日期:2016-10-31 录入:顾龙 点击:732
四十六年前在八连的往事(七)
作者:范林根 加入日期:2016-09-20 录入:李俊杰 点击:180
    告别兵团去当兵。1974年的最后一季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这最后的一个季度也同样验证了古人的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原本是下放在八连的,由于调皮捣蛋的走的走,调的调,到了74年怎么把我给显摆出来了,好像告成了不安定因素,正赶营里组建水利连,要八连出10人,哎!抽上我了,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来到了新建的水利连,当时我自我安慰,往南迁了40里,也就离家近了40里,何况交通反比八连方便了,未必是件坏事。
    水利连座落在一连和鹿场之间,好像人员不多百十来号人吧,当头的是赫赫有名的大胡子刘杰,原公安特派员,身上别把枪的朋友,令人敬畏。离开八连情绪低落,但到了水利连似乎有所好转,领导的能力和作风,知青们都较为团结,好像有一种难兄难弟的感觉,心里都憋着一股劲,等待爆发。那年冬天征兵我正好年龄轧进,在八连从来也没叫去验兵,固然无动于衷,大胡子直接找到我,叫我参加体检,我好像梦里的感觉,那年冬天好事多多,一连的小学缺个体育,音乐画画的老师,校长也跟我谈妥了,春节过后就到位,我也一口答应了。结果,验兵合格通过等待通知,我连通过的有两位,另一位是当地的小伙,他叔是鹿场还是一连当官的,带兵的姓范与我同姓,对我进行了走访,全营验兵合格七人,能走的只能是六人,况且我连有两名验兵合格的,我一算希望不大,也就不把它当回事,这事到了大胡子耳里,他鼓励我,没事,我叫你俩都走。事情还真像他说的那样,一天我工地回来去打饭,阿陆从饭窗里伸出一只手:老板(绰号)恭喜你,通知来了!剩下的时间就是沉浸在喜贺中,也不干活了,多发了一个月的工资,闲着没事就去伙房帮厨,有一次包饺子馅是我调的,我也不管那些往里倒了好多油,拌的特好吃。确定离开的日子后,大胡子为我举行送别会,我买了点糖果,喝了践行酒,还唱了好几首歌,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总感到幸福来的太突然。事后我和郁刚去了趟八连怍告别,严连长要以连部的名义摆酒,书记刘子复说老严叫司务长给他们小哥几个备点菜,酒房拿点酒,晚上好好乐乐。晚上我的兄弟们在二排宿舍的两铺炕上,为我摆了送行酒,八连领导也前来送行,有严,刘还有指导员耿喜昌,严说小范你离开了就别回来了,好好奔去,耿说小范你军装一穿就是股长(兵团股长就是现役)了,好好干,刘的讲话我印象很深,很动情,很老道“小范,在八连那么些年也没叫你去验个兵,惭愧惭愧,到部队好好干,老严,我们走叫他们小哥几个好好乐乐”,我即刻端起酒杯共敬领导两个酒。那晚我喝的有点多,离开时安排用车送我们走的,上车前一帮姐妹们也过来送我,那时那景我记忆犹新。
    没过几天,统一集中到团里,也是好甚热闹,置办了酒宴,文艺晚会和团领导合了影。隔天在一片锣鼓声中离开了兵团,结束了知青生活。我在南去的火车上久久不能合眼,有点梦醒的感觉,我怎么会当兵来的,是刘杰的执着,还是因为带兵的与我同姓,想着想着带兵的走到我跟前,说我不能和你同行了,部队120师减编,你们去119师,再见吧!我用双手紧紧的与他握了握,情不自禁地拥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声谢谢!就这样与我人生中的一位贵人分别了,前方不同的命运在等待着我们。现在想想真是命,一切皆是上帝安排。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