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杨利明:随笔(670)千
  杨利明:随笔(669)引
  杨利明:随笔(668)心
  杨利明:随笔(667)一
  杨利明:随笔(666)此
  杨利明:随笔(665)拾
  杨利明:随笔(664)新
  杨利明:随笔(663)雪
  杨利明:随笔(662)一
  杨利明:随笔(661)新
  杨利明:随笔(660)三
  杨利明:随笔(659)披
  杨利明:随笔(658)新
  杨利明:随笔(657)真
  杨利明:随笔(656)意
  杨利明:随笔(654)奇
  杨利明:随笔(655)一
  杨利明:随笔(653)马
  杨利明:随笔(652)赤
  杨利明:随笔(651)东
  杨利明:随笔(650)跨
  杨利明:随笔(649)日
  杨利明:随笔(648)马
  杨利明:随笔(647)国
  杨利明:随笔(646)“
  杨利明:随笔(645)横
  杨利明:随笔(644)大
  杨利明:随笔(643)大
  杨利明:随笔(642)大
  杨利明:随笔(641)大
  杨利明:随笔(640)伦
  杨利明:随笔(639)管
  杨利明:随笔(637)恩
  杨利明:随笔(636)畅
  杨利明:随笔(635)畅
  杨利明:随笔(634)苏
  杨利明:随笔(628)钢
  杨利明:随笔(627)“
  杨利明:随笔(626)满
  杨利明:随笔(625)不
  杨利明:随笔(624)红
  杨利明:随笔(623)十
  杨利明:随笔(621)追
  杨利明:随笔(622)赤
  杨利明:随笔(620)群
  杨利明:随笔(619)管
  杨利明:随笔(618)时
  杨利明:随笔(617)美
  杨利明:随笔(616)北
  杨利明:随笔(615)搂
  杨利明:随笔(613)最
  杨利明:随笔(612)天
  杨利明:随笔(611)吉
  杨利明:随笔(610)西
  杨利明:随笔(609)沿
  杨利明:随笔(608)红
  杨利明:随笔(607)突
  杨利明:随笔(606)冰
  杨利明:随笔(605)金
  杨利明:随笔(604)一
  杨利明:随笔(603)人
  杨利明:随笔(602)乡
  杨利明:随笔(601)挥
  杨利明:随笔(600)追
  杨利明:国际悲歌歌一曲
  杨利明:随笔(598)独
  杨利明:随笔(597)瞻
  杨利明:随笔(596)旅
  杨利明:随笔(595)浮
  杨利明:随笔(594)寻
  杨利明:随笔(593)明
  杨利明:随笔(592)山
  刘树贵:西藏旅游
  杨利明:随笔(589)珍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8)走
  杨利明:随笔(587)阴
  杨利明:随笔(586)清
  杨利明:随笔(585)跨
  杨利明:随笔(584)丹
  杨利明:随笔(583)朝
  杨利明:随笔(579)再
  杨利明:随笔(578)惜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李俊杰:掠影班芙公园
  杨利明:随笔(577)奇
  杨利明:随笔(575)啊
  杨利明:随笔(574)拜
  杨利明:随笔(573)地
  杨利明:随笔(572)南
  杨利明:随笔(570)驴
  杨利明:随笔(571)五
  杨利明:随笔(569)晕
  杨利明:随笔(568)时
  杨利明:随笔(567)征
  杨利明:随 笔
  杨利明:随笔(565)还
  杨利明:随笔(564)红
  杨利明:随笔(563)冲
  杨利明:随笔(562)寻
 
 栏目导航  首页-旅游天地
杨利明:随笔(551)斯德哥尔摩市政厅随想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9-15 录入:顾龙 点击:419
杨利明:随笔(551)斯德哥尔摩市政厅随想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09-04 录入:顾龙 点击:126
随笔(551)斯德哥尔摩市政厅随想
作者:杨利明 加入日期:2016-09-03 录入:知青 点击:1
                         随笔(551)斯德哥尔摩市政厅随想
     在北欧,马不停蹄地参观游览了几天,也知道一些套路。大家笑言,尽管各个地方都有差别,但“老三篇”是免不了的。每个城市必有的,是市政厅。最精美的,是教堂。最漂亮,环境最宜人的建筑群,一定是大学。
     拿市政厅来讲,斯德哥尔摩和奥斯陆给我印象最深。而两者都与诺贝尔奖有关。
     诺贝尔,举世闻名的科学家。诺贝尔奖,众所周知,全世界最为人瞩目的奖项。而每年诺贝尔奖颁奖结束后,都会在这个市政厅举行盛大宴会。届时,王室成员、多国政要、各方精英会出席,可谓星光璀璨,参加者极尽殊荣。
     到斯德哥尔摩第一站,来到市政厅。
     走进市政厅,首先是蓝厅。现在是空空荡荡。边上放着一架钢琴。想必是举办盛宴时会弹些曲子助兴吧。当然,你可以想象,当莫言、屠呦呦他们在这里时,举办者“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的盛况。
    有一个厅,是市民来举办结婚仪式的地方。可惜这天没碰到。
    有一个金色大厅,很漂亮。是宴会后跳舞的地方。吃饱喝足了,在这里活动活动,消消食。想得很周到啊。
    再一个就是议会大厅。
     这天,议会没有活动,因此向任何人开放。
    大厅正中,是议员席位。一边左派,一边右派,泾渭分明。每位议员桌上,都有一个表决器。
    两边的楼上,一边是媒体,一边坐着民众代表。
    议员的发言、表决,情况完全公开。
    在这样的阵势下,要想搞暗箱操作,搞腐败,真是难乎其难。
    管中窥豹。浮想联翩。
    这几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大同小异。其廉洁指数,在全世界都是排在前列的。
    这些国家,即使有王室,也是虚君。而这些国家的议会、工会、媒体、民众对政府的监督,是非常强有力的。
    这几天,有时路过一些非常气派的建筑,导游会介绍,这是当地的工会组织,非常厉害。
    他们没有行政级别,却绝不是御用工具。
    这些国家普遍实行民众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制度。因此,老百姓根本不怕老板,更不怕政府。这里的工人,特别是技术工人很吃香,收入不亚于大学教授和公务员。即使失业,救济金也很可观。
    当然,这样的制度,也引起诟病。认为会养懒汉。据说,现在一些地方,想领救济金,得有充分理由,并要有培训计划和“再就业”的打算。
    有不想干活的,就有特别想干活的。这几天给我们开车的,有81岁老爷爷,也有70岁大叔。在这里,只要他自己愿意,就ok!
    当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一鳞半爪,不足为凭。
    窃以为,任何国家的社会制度,我们只能借鉴,绝不能盲目照搬。再好的东西,还有个水土服不服的问题呢,是不是?
    但,不管什么社会制度,其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必须接受人民监督,这是天经地义,毫无疑问的。
    现在不是老说普世价值吗?我想,这应该是一条!
    怎么样,没人反对吧。

                                       —原55团3营23连杨利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