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作者:蔡红怡 加入日期:2016-8-30 录入:顾龙 点击:1047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作者:蔡红怡 加入日期:2016-08-04 录入:顾龙 点击:219
又一个好人走了
作者:蔡红怡 加入日期:2016-08-03 录入:知青 点击:6
    她是我相识不久的战友,却好似熟知一生的挚友。昨夜她走了,又一个好人离我而去。
    她叫叶金厢,认识她是从她生病开始。她是我姐姐的中学同窗,从小到大经常听姐姐说起她。认识她是在两年前,与我姐姐一同到医院探望刚动完手术的她,在短暂的交谈中,才知她也是黑龙江兵团的,是我们比较熟悉的查哈阳五十五团。这无形中就把我们的情感拉的亲近而熟络。
    在这以后,常常在医院和她见面或在电话中联系,还和她到远郊温泉疗养地玩了两天。去年,她又要到河北深州的老家,去做捐资助学的公益活动,非要让我同去。虽然只在那里住了短短的一天一夜,但从中感受到了她人格的魅力。她人还没到,那边的志愿者们就已行动起来,学校的校长和老师把场地都布置好了。在举行了一个小型但隆重的仪式后,将志愿者们帮她义卖的书款(她自费出了几本书。她曾在营里做过报道员、教师,后被推荐上北师大中文系,她写东西既快捷又流畅)都捐给该校的两个贫困生。据介绍,在她退休后的十几年间,经常往返于京深两地,把义卖的书款一分不留,全部捐给家乡的贫困农民、市民、学生,大概有数万元吧。要知道,这些钱都是在她日夜照顾老母亲辛苦做推销之余,一笔一笔在纸上写出来,又一字字在键盘上敲出来的,也是她在生活上克俭自己,一点点省出来的啊。
    她天性善良,由于在乡下的两个妹妹各有原因不能赡养八十多岁的老妈(尽管他母亲的生活费都是她出的),退休后,她不顾自己关节病变而有些跛足的腿,把老妈接到县城,租了一套房子,侍奉了整整五年,直到她的病腿快要走不了路,才回到北京动手术。每每说起那段母女俩朝夕相处的日子,她一脸的满足“我让我妈过了几年幸福快乐的日子,没有什么遗憾了”。在那期间,她还忙里偷闲,做一些义务劳动,打扫家门口的过街天桥;为骄阳下上岗的交警端茶倒水;和小城里的志愿者们一道到农村访贫问苦。写出一篇篇的纪实报道和文学作品发表到县市级的报刊,和北京城乡的几个刊物上。内容都是宣传扶贫就困,歌颂好人好事,鞭笞丑恶现象,弘扬社会正能量的文章。真是让人佩服她年老体衰的身上蕴藏着的无穷活力。
    她热爱生活,善于捕捉身边普普通通的凡人小事。疾笔而书人性的良善和丑恶。她只要出远门一趟,几天后就能看到她新鲜出炉的文章。在她生病的这两年里,还在她所在社区的报上写了几篇小文,帮助社区张罗了很多闲事。她经常拄着拐棍奔来奔去,做着与她毫无相关的事情。我常说,你要是没病,不知会怎么忙呢。她那火焰般的朝气,让走近她的每一个人,都感到那份青春般的灼热。
    ......
    半个多月前,她因癌转移住院,得知消息后赶到医院,满以为,她又会弯起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迎接我。但当我站在她的床前,她却叫错了我的名字。泪水一下奔涌出来,因为,就在一个多星期前,我们还在电话里聊天呢。
    这之后,每隔一两天,我就到医院看她,眼见她的意识一天天丧失,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最后这两次,任凭你千呼万唤,再不睁眼了。尽管如此,我仍然面对她的床,呆呆的坐上一段时间,想着她身体里的某一个地方,也许会有所感应呢,给她安慰也是慰藉自己。
    前两天,护工忽然说起她住院的第二天曾向她借过手机(也是她住院期间唯一一次打的电话),但拨了两个电话都没联系上。当时她丈夫也在场,让护工查查手机里留存的电话号码,想知道她是给谁在打电话。翻到后我一看,泪水就流出来了,原来她打的两个电话,都是我的,一个是座机一个是手机,但遗憾的是每个号码都错了一位数。护工说,她拨了座机后,就说了一句“我住院了”(因为打错了,对方给挂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她除了要告诉我住院的消息,还要跟我说什么呢(从那天后,她就再也没这么清醒过)。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也许会常常猜想着她留下的这个谜,自然也会把我们相处的那些片段,连成长长的回忆,久久的思念——

                                                       2016年7月27日
                                                       五师52团蔡红怡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