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6-3-4 录入:顾龙 点击:1847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6-02-23 录入:顾龙 点击:296
战友  一路走好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6-02-22 录入:知青 点击:8
        2月12日晚20:44分,接到上海战友发来的微信告知,战友朱榴华已于当天17:58分因病去世。我立即回信,请替我问候她的家人,还望他们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放下手机,想起去年9月我在上海战友的陪同下去医院探视她的情景。走入病房见到被疾病折磨的瘦骨嶙峋的朱榴华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她与记忆里的她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我静静地站在床边听他们聊天,当她说道,当年在黑龙江时身体如何如何时......我心如刀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急忙退到楼道里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朱榴华是1974年新建一连与六连合并时来到我们连队。记忆中的她梳着两个小辫子,黑里透红的脸,戴着一副学生眼镜,与众不同的沙哑嗓音。与她接触后,感觉她性格豪爽,待人热情,办事认真。因为不在一个排,平日里没有太多交往。曾听其他战友说过,她干工作时从不惜力,用上海闲话讲,这人老结棍。
        还记得第一次与她说话,那是1974年的6月的一天傍晚,当时我正在打篮球,身为团支部组织委员的她把我叫过去说,你的入团申请已经批下来了。并通知我明天清早参加团支部组织的活动,到菜园子撒粪肥。我当时开玩笑说:“那么早,起不来怎么办?”她严肃地回答我,不行,所有团员必须参加义务劳动。也记得,每逢我在上海或是北京见到她时,总喜欢用洋泾浜闲话与她打招呼,朱榴华,侬好不啦?她总是笑着回答,好啊,好啊。
        1999年的秋天,我与几位北京知青来到上海,受到了连队战友的热情款待。中秋节那天,原新建一连的几位女同胞在上海大厦请我们吃晚饭,我又见到了朱榴华。我心里有些好奇,为什么她们几个人老凑在一起。在聊天时才得知,她们有七个人在连队时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这里面有三个老三届的知青,朱榴华是其中之一,还有四个六九届的小知青。从那时起,我给她们起名“三老四少”,并请她们多多包涵。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2010年5月。受上海战友邀请,我与许多北京、天津战友来到上海,参加上海知青下乡四十周年的聚会。会后,我们在上海战友的陪伴下参观了世博会,并浏览了许多旅游景点。最让我得意的就是,我收到了“三老四少”送给我一套(7本)世博丛书,书的扉页上工工整整地写着,观世博  聚上海  知青友谊长存!并签上了她们七个人的名字。
        今天,我从书柜里又拿出这套书的第一本,翻到扉页仔细端详着朱榴华的签名,愁绪难解,不禁感叹:书香尚存,人已远离......
        战友朱榴华一路走好!
                                                                        2016年2月16日
                                                                   五十五团一营六连 程小华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