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潘瑛:55团太阳花艺术团
  胡雨廷:55团稻花香知青
  杨利明: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潘迪煌: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杨利明: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周绍铭: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刘训付: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祝玉妹:赵一曼永远活在我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隆重纪念中国人民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二)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9-12 录入:顾龙 点击:1498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二)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08-19 录入:顾龙 点击:182
我家的抗战故事(二)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08-18 录入:知青 点击:2
刘俊贤抗日故事选:
                             不翼而飞的自行车
    1904年刘俊贤出生在河北省深县西景明村西庄一个贫农家庭。在外祖父家的帮助下,他念了5年私塾。学习了文化。
    刘俊贤深受民族英雄岳飞、文天祥等人的民族气节和爱国之心的影响。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强盗侵略了我国东三省后,为了寻求抗日救国的道路,满怀救国热情的刘俊贤曾经投奔国民党40军,但是,他没有看到国民党军队里有丝毫抗日救国的行动,只好无奈的离开了40军,回到家乡。
    1937年3月,在全国人民要求抗日的强烈呼声中,人民自卫军吕正操司令带领部队来到冀中平原上的深县。素有爱国思想的刘俊贤听到这个消息,万分兴奋,他立即来到县里。根据人们的指引,他来到一个挂着“深县军用代办所”的牌子的大门前。正在门口观望的刘俊贤看见从里面走出一个穿军装的人,就上前打听军代所的领导在哪儿?这个人没等他说完话,拍着他的肩膀大声说:“师兄,您不认识我了?”他仔细一看,原来这人是他十几年前在武强县恒信钱庄学徒时的师弟杨德顺,久别的两人意外的相遇,非常高兴。杨德顺说:“我在军代所当会计,这是个真正抗日的队伍,你到这儿来吧!”在杨德顺的引荐下,刘俊贤立即参加了县军代所的工作,担任秘书。
    这年的7月7日,发生了“七七”事变。9月,深县成立各界抗战建国联合会,由于工作积极,刘俊贤被选为深县第四区抗联主任。领导工、农、青、妇文五会的工作。在抗日工作中,他接触了很多共产党员,看到他们为抗日舍生忘死的工作,在他们的教育影响下,刘俊贤接受了马列主义,他的思想由单纯的驱除日寇,保家卫国,升华到解放全人类。1938年5月2日,由区委会组织部长白廷州介绍,刘俊贤秘密加入了中国产党。
    但任了区抗联主任的刘俊贤工作非常繁忙,他奔走在东、西阳台、董家庄、张何庄、东里活,等大小村庄。帮助各村建立村政权、人民抗日团体。他的足迹遍布全区各地。忙得他十天半月也回不了一次家。
    有一天晚上,他回到家里,草草的吃了点饭,他郑重其事的对妻子说:“我跟你商量点事。为了工作,我要不断 的往各个村里跑,为了节省时间,我想买辆自行车,你能把你把你娘家陪送的大洋给我吗?我想买辆自行车。”他的妻子是个勤劳善良的劳动妇女,她知道丈夫做的是为国家的大事,从来没有因为他在外面工作,干不了家里的活儿而有任何怨言。听了刘俊贤的话,她二话没说,马上拿出6块大洋,交给了他。
    刘俊贤买了一辆旧自行车,他骑着这辆代步的车子到各村去开展工作,节省了很多时间,感觉方便多了。他非常珍爱这辆车子。
    有一天,他到南边的一个村里去。走到半路上,迎面遇到一队伪军。伪军小队长是“自己人“,他知道刘俊贤的身份,立即悄悄告诉他,后面有一队日本人跟着,要去村里扫荡,你不要往前走了,赶快跑吧!“刘俊贤把车子推进青纱帐里,藏好。顺着茂密的高粱地,走到他要去的村里。等他办完事,再回到藏车的地里去找他的自行车,却没有了踪影。找遍了这块庄稼地,还是无影无踪。急得他团团转,也没有办法。
    就这样,刘俊贤失去了他心爱的自行车。只好仍然用双脚走路,奔走在抗日工作的道路上。

                                 魏家桥遇险
    1940年刘俊贤担任深县贸易管理局副局长。1942年,“五一“扫荡后,贸易局局长石九言同志调任县政府秘书。他赴任前与刘俊贤商量,为了给部队运送物资,在深磨路经过的魏家桥镇建一个地下交通站,以做香油为掩护。
    刘俊贤立即在那儿选址。选中了一处有前后院的房子。房主是个寡妇,带着几个孩子住在后院,油坊就在前院的房子里。房主的哥哥、外甥,都入了股,为了便于工作,房主的5岁儿子还认刘俊贤做义父。所以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几家亲戚共同开的油坊。
    为了给油坊筹备资金,刘俊贤回家找值钱的东西。他的女儿才出嫁不久,家里有几件亲戚送给她的新衣,她就跟女儿商量,“油坊开业需要钱,你把你的新衣服拿出几件,卖了,支持油坊开业吧!“他的女儿刘玉珍是村里的妇救会长,听到此,毫不犹豫的拿出几件新衣服交给了父亲。后来,又找了几个伙计,他们也是我们的同志。在他这个“掌柜”的操办下,油坊终于开业了。
    为了便于工作,他们在里屋的炕下挖了个地道,上级同志来开会,就藏到地道里去。由于工作经验不足,来油坊的同志都是年轻人,这引起了敌人的怀疑。一天,刘俊贤接到上级的指示:油坊已经引起敌人的怀疑,把这个交通站撤掉。 他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敌人没有真凭实据,只是怀疑,建起这个交通站不容易,以后小心行事就行了。所以他没有立即撤掉交通站。
    第二天他来到油坊,告诉伙计们,现在离过年近了,把这批芝麻做完,就放假回家吧。伪商会的人来到油坊,对刘俊贤说:“你这个掌柜的来了,跟我到商会去领营业执照吧!”走进伪商会的院子,同一个院的伪警察所却把他带进警察所里。所长对他说:“没有办法,上面让我们把你带到宪兵队去,我们不能不照办。你赶快让家里想法托人吧。今天你是走不了啦!”他们把刘俊贤关押了一天。第二天,五花大绑的用马车把他送进县里的宪兵队。
    刘俊贤被投进大牢里,他非常镇定,敌人审问他,他守口如瓶。严刑拷打,电刑审讯,他都没有暴露党的秘密。党组织和他的家人都在想方设法营救他。他家把仅有的3分地,4只羊卖掉,党组织也凑了些钱。去找刘俊贤的大嫂的表弟范进学,他在伪县政府财政科当科长,宪兵队的刘翻译是他的同学。通过范科长传来话:村里千万别出面去保,村里一出面,日本人就认为是八路。之后,刘翻译被派到东北出差去了。
    被关在冰冷的监狱里的刘俊贤,不断被拉出去审讯,敌人软硬兼施,每次都毫无结果。怕他出意外,把他的腰带和绑腿带都收走了。他被关了一个月,眼看快过年了,刘翻译终于从东北回来了。家里人又赶紧找他,在刘翻译的帮助下,大年三十这天,他被释放了。
    刘俊贤在阴暗潮湿的监狱里,被折磨得面黄肌瘦,身体虚弱,胡子老长,手脚长冻疮,身上留有多处伤疤。他恢复了自由,在家和全家人一起过了个年。
    党组织派人来看望他,和他商量,他这种情况已经无法在家乡开展革命工作,决定派他到北平(北京)去,和华北局地下党接关系。春节后不久,家里给他借了5块大洋,蒸进棒子面做的饼子里,让他带上,当做路上的干粮。
    春节后不久,刘俊贤带着简单的行囊,离开了家。他从前磨头坐上火车,途径石家庄,来到北京。家里对外说他去山西太原做生意去了。


                    牡丹花丛遇战友  中山公园接上头
    1943年春节后,刘俊贤从深县来到北平。在白色恐怖笼罩下的这个陌生城市,他人地两生。由于斗争残酷,地下党组织经常更换地址。他一时和党接不上关系。为了生活,他只好在街头做些小生意,卖针线、火柴、咸盐、碱面等小东西。整天在前门附近的大街小巷转来转去,一面叫卖,一面想法接头。他居无定所,饥一顿,饱一顿,经常吃不上饭。
    找不到党,他像个没娘的孩子一样,心里万分着急。他用暗语给家里写信,暗示自己还没有和北平的地下党接上关系。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他身上穿的还是棉衣。为了给他送单衣,清明后,他的女儿,19岁的刘玉珍带着大弟弟12岁的刘振田来到北平。在前门一带,他们终于找到了刘俊贤,把带来的衣服交给了父亲。得知父亲的生活状况,姐弟俩也十分着急。
    玉珍姐弟暂时住在她姨婆婆(丈夫的姨)家里。一天上午,玉珍在姨婆婆家帮她缝衣服,家里来了个客人。玉珍躲进里屋。客人呆了一会儿就走了。她在门缝里看,觉得客人很面熟。一打听,原来这人是浅庄村的,和姨婆婆是同村。玉珍想起来了,他叫邢砚农,以前曾到自己家来,和父亲一起开过会。她把这件事告诉父亲。刘俊贤听后,非常高兴,自己的同志到北平来了,和党接关系有了希望。但是想找他,却没有他的地址。他一筹莫展。
   玉珍姐弟要回去了,当时正是春天,公园里的鲜花盛开。刘俊贤知道女儿喜欢绣花,就带他们来到中山公园,看花。他坐在花圃旁的凉亭里,等着姐弟俩。生在农村的人,第一次到大城市,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姹紫嫣红的鲜花,姐弟俩好高兴啊!正在看漂亮的牡丹花的玉珍一抬头,看见一个穿蓝色长衫的男子一晃而过。背影特别像前一天到姨婆婆家来的邢砚农。她三脚两步奔到父亲面前,说:“我好像看见邢砚农了,他刚从这儿过去!”于是,父子三人赶紧追赶穿蓝色长衫的人。他们气喘吁吁的追上“蓝长衫”,到他面前一看,果然是邢砚农。
    原来深县党组织得到北平地下党的通知,来接关系的人一直没到,就派邢砚农同志来到北平,让他想法帮助刘俊贤接上关系。由于没有详细地址,邢艳农找了几天,没有找到刘俊贤,没想到,却在中山公园意外的相遇。
就这样,在深县党组织的帮助下,刘俊贤终于和北平地下党接上了关系。在北平地下党的领导下,开始了新的革命工作。


                                                原55团知青 叶金厢  根据家人的讲述整理
                                                          2015年7月25日
说明:
    刘俊贤系我的外祖父,他的事迹经常听姥姥、母亲讲起,也听过村里的老人们谈论。现进行整理,写写成“我家的抗战故事”。
刘俊贤简介:
    刘俊贤:1904年——1958年,汉族,中共党员。河北深州西景明西庄人,1937年3月在人民自卫军吕正操司令的部队发展到深县时,任县军代所秘书,18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深县第四区抗联主任、深县贸易管理局局长,在魏家桥创办地下交通站,以做香油为掩护。被日本宪兵队怀疑而被铺入狱。在狱中坚强不屈,始终没有泄露党的秘密。经多方营救,出狱后来到北京,
    1943年,他与地下党华北局接上关系,在北京从事地下工作。1949年北京解放后,先在第二区、第七区工作组进行建政工作,还曾任北京市干部疗养院院长,第二区区委会主任、第二区消费合作社主任、西单区副食管理处主任,宣武区万康酱油厂厂长。
    1958年刘俊贤积劳成疾,患病医治无效去世。
    刘俊贤同志是深县早期的共产党员,他是无数抗战英雄中的普通一员。因其离开深州较早,他的事迹鲜为人知。又因他故去较早,他的事迹在京也几乎被人遗忘。然而却一直在我的心灵里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时候,仅以此文来作为对他的怀念。如有问题可打电话联系。      

                                         叶金厢2015年8月7日

住址:北京石景山永乐西区10号楼4门501号
邮编:100040
电话:88684053     13264400859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