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½˜ç‘›:55团太阳花艺术团
  èƒ¡é›¨å»·:55团稻花香知青
  æ¨åˆ©æ˜Ž: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æ½˜è¿ªç…Œ: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å¶é‡‘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å¶é‡‘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æ¨åˆ©æ˜Ž: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åˆ˜è®­ä»˜: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åˆ˜è®­ä»˜:谢晋元孤军营
  å‘¨ç»é“­: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åˆ˜è®­ä»˜: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ä¿®é¹¤å¹´: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ä¿®é¹¤å¹´: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ç¥çŽ‰å¦¹ï¼šèµµä¸€æ›¼æ°¸è¿œæ´»åœ¨æˆ‘
  æ½˜è¿ªç…Œ: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æ½˜è¿ªç…Œ:另一种抗战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éš†é‡çºªå¿µä¸­å›½äººæ°‘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四) æŸ¥å“ˆé˜³å¤§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7-26 录入:顾龙 点击:1660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四) æŸ¥å“ˆé˜³å¤§æ¸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07-19 录入:顾龙 点击:74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四) æŸ¥å“ˆé˜³å¤§æ¸ 
作者:周绍铭 加入日期:2015-07-19 录入:知青 点击:1
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四)
                                           æŸ¥å“ˆé˜³å¤§æ¸ 
                                             åºžå£®å›½
    æŸ¥å“ˆé˜³ä½äºŽæˆ‘老家齐齐哈尔正北二百里,是个大农场。地图上看,它渠网密布,乃鱼米之乡。查哈阳大米、查哈阳甲鱼相当出名,因为它有查哈阳大渠。
    æŸ¥å“ˆé˜³å¤§æ¸ å¼€æŽ˜äºŽä¼ªæ»¡æ´²å›½ï¼Œæ˜¯ä¸­å›½åŠ³å·¥ç”¨éª¨å¤´æŒ–出来的,而后他们把自己的骨头散落在水渠两侧的泥土深处。
    æ—¥æœ¬å…³ä¸œå†›å æ®é»‘龙江的时候,在查哈阳地盘上开来了日本开拓团。日本移民要在那里种水稻,兴修最早的引嫩工程。大渠60华里长,死了6万中国劳工,平均一米距离埋两个骷髅。我当《嫩江日报》记者的80年代初,到当地采访过修渠的幸存者和亲见劳工遭遇的当地农民,那时候他们活得硬朗,记忆力没衰。我发黄的小本子上,记录他们原滋原味的话。摘选如下:
    æ—©æ™¨ï¼ŒçªéƒŽé¸Ÿ(云雀)一叫,就听雾气中那片劳工棚子里,大棒子捶打皮肉的噗噗声,夹杂"爹哟娘哟"的哭嚎,以及凶横的"起来,起来上工"的叫嚣。
    å¤œé—´ï¼Œ50多米长的席棚子里,劳工满地躺着,赤裸,茄子啥色他们啥色。只有谁一张嘴,黑呼呼之中,牙齿是白的。
    å…ƒæ˜Œå…¬å¸æ‹›æ¥æ²³åŒ—、山东、河南的劳工400多人,开工几个月,就剩下8个小孩了。还有个金记公司,在靠山屯那儿,每天五六个席卷子往外抬人。寄骨寺(乱坟岗子上摆几块砖头就算寺了)许多野狗都吃红了眼。冬天,荒草枯黄,散晾着满地的死人头骨。大头菜地啥样,那片土地就是啥样。
    åŒæˆå…¬å¸é‡Œæœ‰ä¸ªåŠ³å·¥ï¼Œæƒ³ä¸å¹²æ´»ï¼Œä¸Šè¡—去。一个工头拎着大棒子抡开就打,劳工提着裤子往回跑。还是给绑在大树上。打,惨叫,再打。晚上,有人说放了吧。"不放,喂它一宿蚊子",工头说,第二天早上又打一顿,傍晚就埋上了。
    æœ‰ä¸¤ä¸ªä¸­å›½äººç»™æ—¥æœ¬å¼€æ‹“团做饭。这天日本人要吃饺子。热气腾腾煮好了,拿笊篱就往盘子里盛。盛饺子这个人眼神不好,一堆白饺子里掺个黑毛东西也没看见。日本人隔着雾气远远瞧着,问,盘子里是不是有个小耗子?烧火的中国人马上接过盘子,伸手把黑毛东西塞到自己嘴里,咽了,说"哪来的耗子?饺子掉地上了,我尝个咸淡。"眼神不好的那位保住一条命。
    åŠ³å·¥ç—…了,就不给吃。有个叫何春芒的,连病带饿被扔进死人坑里。半夜醒了,从尸骨堆里往外爬。傍天亮爬到查哈阳一个老农民家。老农民咬咬牙,豁出全家摊事,也得救人一命。让那劳工在土豆窑里藏了一夏,人秋光复了,才出来。
    æ•´ä¸ªæŸ¥å“ˆé˜³å¤§æ¸ å·¥ç¨‹ä¸­ï¼Œæœ‰å¾ˆå¤šå·¥åœ°éƒ½æ˜¯ç”±åç›®ç¹å¤šçš„人力公司监造。浩大工程之中,最底层的中国劳工经受着大柜、二柜、三柜以及大小工头的盘剥和毒打。那时候大概没有"承包"这个词。法西斯加上承包往死里祸害最底层的苦命人,查哈阳大渠建成了。
    æˆåƒä¸Šä¸‡å±ˆæ­»çš„灵魂,化为泥土。年年绿草到黄草,是一种诉说和哽咽。查哈阳大渠至今浇灌着品质上乘的稻谷。但是,我想,我们民族如果不想自甘沉沦,就该去读懂大渠两边草的语言,读懂大渠里面水的语言。

                              (原载于《黑龙江日报》2003å¹´1月1日第10版)

                               ä»¥ä¸Šå½•è‡ªã€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å¿—》(1991-2000)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