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½˜ç‘›:55团太阳花艺术团
  èƒ¡é›¨å»·:55团稻花香知青
  æ¨åˆ©æ˜Ž: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æ½˜è¿ªç…Œ: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å¶é‡‘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å¶é‡‘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æ¨åˆ©æ˜Ž: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åˆ˜è®­ä»˜: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åˆ˜è®­ä»˜:谢晋元孤军营
  å‘¨ç»é“­: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åˆ˜è®­ä»˜: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ä¿®é¹¤å¹´: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ä¿®é¹¤å¹´: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ç¥çŽ‰å¦¹ï¼šèµµä¸€æ›¼æ°¸è¿œæ´»åœ¨æˆ‘
  æ½˜è¿ªç…Œ: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æ½˜è¿ªç…Œ:另一种抗战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éš†é‡çºªå¿µä¸­å›½äººæ°‘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二) é­‚断黑土地(6)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7-25 录入:顾龙 点击:1663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二) é­‚断黑土地(6)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07-19 录入:顾龙 点击:51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二) é­‚断黑土地(6)
作者:周绍铭 加入日期:2015-07-18 录入:知青 点击:2
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二)
                                é­‚断黑土地(6)
                     ä¸€ä¸€ä¸€ä¸ªæ—¥æœ¬å¥³ä¹‰åŠ¡åŠ³åŠ¨é˜Ÿå‘˜çš„自述
                 åŽŸè‘—今井百合子          ç¿»è¯‘(节译)董兴业

    äººç±»æ˜¯å¹³ç­‰çš„。是种族歧视,民族歧视导致了战争。不要战争,绝对不要战争!那些拆散人们家庭,用美词丽句,把纯朴的日本国民诱骗和驱赶到战场上的战争企业家和政治家们,他们的罪行是永远不能饶恕的。
                              ä¸€ä¸€ä¸€ä¸ªæ—¥æœ¬ä¹‰åŠ¡åŠ³åŠ¨é˜Ÿå‘˜çš„话

                                    åä¸€ã€é€ƒå¾€é½é½å“ˆå°”
    æ€»ç®—熬过这个冬天,到第二年4月,北满的春天到了。今年不用种地了,我们萌生了南逃的念头。大家都想,哪怕逃到稍微暖和一点的地方也是好的,起码也要逃到齐齐哈尔去。
    æˆ‘们所在的开拓团也开始酝酿大举南逃的计划。但是,这么多人一起出逃非同小可,病人,老人,还有孩子怎么办,到齐齐哈尔有200公里左右的路程,一路上兵慌马乱,我们如何应付得了土匪和各种说不清的武装分子的劫掠。为此,团长和干部们伤透了脑筋。
    æ®è¯´ï¼Œæ–°å‘团(即日伪新发开拓团,现址为查哈阳农场稻花香分场七队)在3月份组织南逃时由于疾病和土匪的围追堵截一路上人死了一大半。团长决定,用抽签的办法分成小组,分散南逃。
    5月13日,我们悄悄地出发了,老人和孩子坐在大车上,其它人也陆陆续续上路了。为确保安全,开拓团事先派人探路侦察。一路上,我们有时混进乞丐帮里,有时混进逃荒的人流里,加快速度往齐齐哈尔方向逃命。还算顺利,17日,我们这一伙就到了齐齐哈尔。齐齐哈尔有个日本人会,在他们的关照下,我们住进免费的收容所。现在,我们总算来到一个能安全容身的地方。此后,各小组也纷纷到达。齐齐哈尔的治安状况很好。战后,齐齐哈尔地区改称为嫩江省。为了生存,经日本人会和别人介绍,我们到各处打工,有的在工厂卷烟,有的在一些人家里洗洗涮涮,有的在中国餐馆帮忙,总之什么都干。中国人对我们很好,吃得也好,又没有土匪的袭击骚扰,总算是过上了太平日子。
    åˆ°6月份,我才有了件单衣,把穿了一冬的破烂棉衣换了下来。为找到其它队员的下落,我们一得空儿就聚在一起,四处打听。
    ä¸€ä¸ªã€ä¸¤ä¸ªï¼Œé˜Ÿå‘˜ä»¬ä¸æ–­æ±‡é›†åˆ°ä¸€èµ·ï¼Œå¤§å®¶è§é¢æ€»æ˜¯é«˜å…´å¾—哭起来。闲着的时候,我们就凑到一块儿谈论这段时间的境遇,大家都为能平安活到现在而互相庆幸。对于我们这些死里逃生的人,能像今年这样在一起休息谈笑,简直是天大的幸福。
    æ—¥å­ä¸€å¤©å¤©è¿‡åŽ»ï¼Œè¿™æ®µæ—¶é—´é‡Œï¼Œå¯èƒ½ä¼šæŠŠæˆ‘们遣送到长春和沈阳的议论多了起来。或许还能回国?一点微弱的希望之光开始在胸中萦绕。
                                   

                                                 åäºŒã€å›žå›½
    è¯­è¨€ä¸é€šï¼Œä½†äººå¿ƒæ˜¯ç›¸é€šçš„。在雇用我们的人家里,尽管活儿很累,但感情能够突破语言的障碍,并能跨越国与国的界限,把我们的心连在一起。这段时间里,很多队员都感受到了这种温暖。
    åœ¨é›‡ç”¨æˆ‘的那一家里,我为夫人缝制了一件连衣裙,还为她先生缝制了一件长袖衬衫,这家人别提多高兴了,吃饭的时候,夫妻俩不停地用汉语说"多吃点,多吃点。"
    å¤«äººæ€€ç€å­©å­ï¼Œé¢„产期是8月15日,不巧,遣返我们回日本的通知来了,我用生硬的汉语夹杂着日语向他们表示歉意,夫人却说,生孩子随便找个人照看就行了,能回国到你父母身边这多叫人高兴啊。然后,夫人亲自动手给我做了一双鞋子,让我穿上回国。离开他家回国那天,因为天热,他们还特意为我准备了不易变坏的,够我吃三天的食物。全家连孩子都来送我,挥手同我依依惜别。
    8月29日,我们终于乘上了遣返日本人的货物列车,从齐齐哈尔出发,尽管列车上拥挤不堪,但回国的喜悦压倒了一切。
    æ¾èŠ±æ±Ÿå¤§æ¡¥è¢«ç‚¸äº†ï¼Œä¸­å›½å›½å…±ä¸¤å…šçš„军队在松花江两岸对峙。我们被用登陆艇送到南岸,在这边,又受到国民党军队的严格检查,接着又露营一夜。第二天,又被装上敞篷货物列车,一路经长春、沈阳南下,途经各站时,有时停三五十分钟,有时一停就是一天。到达葫芦岛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ä»Žè‘«èŠ¦å²›å‡ºå‘到日本博多,已经是昭和二十一年(1946å¹´)12月了。从船上,我们终于看到了绿色的群山和山脚下静静冒烟的烟囱。日夜怀念,魂牵梦绕的祖国终于在面前了。
    æˆ‘们回来了,但有些人却永远留在中国东北那块荒原上。后来得知,还有一些幸存者留在中国,他们有的同中国人结了婚,生了孩子,有的男队员还在中国土改后当了干部,有的甚至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再后来,又有些人陆续回到日本。
    ä¸ºä½¿è¿™ä¸€åŽ†å²æ‚²å‰§ä¸å†ä¸Šæ¼”,我再一次祈祷:为消除战争,为世界和平。
    ï¼ˆå…¨æ–‡å®Œï¼‰

                            ä»¥ä¸Šå½•è‡ªã€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å¿—》(1991-2000)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