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潘瑛:55团太阳花艺术团
  胡雨廷:55团稻花香知青
  杨利明: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潘迪煌: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杨利明: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周绍铭: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刘训付: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祝玉妹:赵一曼永远活在我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隆重纪念中国人民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 魂断黑土地(4)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7-25 录入:顾龙 点击:727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 魂断黑土地(4)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07-17 录入:顾龙 点击:73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 魂断黑土地(4)
作者:周绍铭 加入日期:2015-07-17 录入:知青 点击:1
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十)
                                   魂断黑土地(4)
                       一一一个日本女义务劳动队员的自述
                  原著今井百合子          翻译(节译)董兴业

    人类是平等的。是种族歧视,民族歧视导致了战争。不要战争,绝对不要战争!那些拆散人们家庭,用美词丽句,把纯朴的日本国民诱骗和驱赶到战场上的战争企业家和政治家们,他们的罪行是永远不能饶恕的。
                                   一一一个日本义务劳动队员的话


                                      七、日本完了
    转眼间来到第二年4月,天气略微转暖,又有77名若峡女子和男孩子来到农场。
    一天,我们来到靠近外蒙边界的一个小镇买马铃薯种,这一带苏联红军和八路军的影响极强,付款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句话"不要日本钱"。意思是说,日本就要被打败了,日本钱和满洲国钱一样,都要像废纸一样没用了。这样的话当地农民居然堂而皇之地说了出来,令我们大惊失色。不管我们怎样大声争辩,他们也不理睬,我们只好沮丧地离开了。
    对于我们这些热血青年来说,尽管农民的话给我们很大的冲击,但在我们脑子里"日本必胜"的想法还没有动摇。
    来到7月,尽管是大忙季节,农场总是笼罩一种不安的气氛。有军藉的干部先后奉命去前线了。7月24日,军队突然派来军人,帮助我们搞军事训练。训练间隙,还组织我们在农场四周挖战壤。以往和平欢乐的气氛一扫而光,空气紧张得令人窒息。生产作业几乎完全停止了,杂草以惊人的速度狂长,连庄稼都看不见了,队员们的心更加不安了。一天,三名从齐齐哈尔回来的队员说,到内地已经不通船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预感到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发生了。
    8月10日,果真传来同苏联开战的消息,紧接着,又有"激战在满洲开始了","新京(长春)有敌机空袭了"这类消息不断传到农场。8月14日,除渡边先生外,男干部上阪和柴田也奉命去前线了。直到这时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在异国他乡,我们的灭顶之灾还是降临了。一天,奉命去前线的上阪和柴田突然回到农场,队员们见了"呼啦"一下把他们围在院子里,七嘴八舌地问"先生,到底怎么样了?"
    "日本完了"。
    面对满脸疑惑和不安的队员们,他俩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就匆匆忙忙地进了队部。院子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不一会,渡边先生命令全队集合,他神情沮丧地向大家宣布"我国已经向敌国无条件投降……"
    全身的血液好像凝固了,我们差点瘫倒在地上。不用谁带头,全体队员"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大家抱头痛哭,乱成一团。回想起来,直到现在我们还坚信这场苦战必将胜利,这是多么混账呀。这些天来,军部不断传来"战胜!"、"战胜!"的鬼话,想起这些更加令人气愤,哭哇,哭哇,一直不停地哭。
    正当我们惶惑不安的时候,前方又传来消息,军队知道自己要战败的时候,预先就收买了民用铁路的车辆,带上家属南下,到安全的地方避难去了。我们简直气炸了肺。
    我们终于明白,我们像包袱一样被抛弃在国外了。从此,我们将面临孤立无援,客死他乡的命运。这个一度给我们带来欢乐与和平的农场,转眼变成一座死寂的孤岛。                                  


                                      八、集体自杀之争
    这些日子里,农场平静得出奇,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马儿在田野里啃吃青草,鸡在院子里自由自在地觅食,但我们的心中却异常不安。自从日本战败以后,农场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从前常来慰问和光顾农场的日本军人和警察们,如今逃得无影无踪。农场仅有20支步枪和几支手枪,大家轮流警戒,高度紧张。险恶难测的空气笼罩着我们。
    寒霜遍野,又到深秋。为准备过冬的燃料,我们抽空就忙着割草。这些天来,四周总是起火,农场附近的草场一片接一片地被烧掉,队员们没日没夜地灭火也无济于事。干部们猜测这是土匪干的,是他们在向我们进攻之前采取的断绝燃料的战术。谁都知道,在严冬面前烧柴有多么重要。
    一大群孤立无援的外邦少女,又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实在是太危险了。队员们高度紧张的精神终于崩溃了,天天嚷着要逃走。农场里很快形成两种意见,一种以是渡边先生为首的男队员,他们主张凭借手中的武器坚守农场,等待时机。女队员们只想逃到开拓团去。兴亚开拓团有个青年学校,正在这个时候,他们派人来了,说校长特别关心女队员的情况,要我们立即全体开到学校去。农场只好作出决定,人员分成两部分,男队员留在农场,女队员组成避难组,由干部护送,立即出发到青年学校。
    到达青年学校已经是午夜时分了,队员们住进学校的教室里,躺在冰冷狭窄的课桌上,枕着自己的小包袱,尽管心情十分紧张,由于高度疲劳,还是很快就睡着了。我们哪里知道,在学校校部,一场决定我们是生是死的争论正在激烈进行。
    青年学校的校长是个武士出身的京都人,平日里,常常炫耀自己的出身,并引以为荣。他主张,既然打了败仗,就不要再活下去。我们来到学校以后,他立即宣布"作为战败的日本国民,有何面目继续活下去,现在集体自杀!"在他的鼓动下,青年学校的学生都同意自杀。校长命令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我们这些姑娘们陪着他的学员一起去死。在我们来到之前,他已经下令把毒药拌进酱汁。
    护送我们去学校的农场干部坚决反对这样做。他们主张,到了万不得已再死也不迟。同时,我们农场的上阪和山口等干部纷纷去劝说那些决意自杀的学生们。在他们的劝说下,一些人回心转意了,生存下去等待时机的意见很快占了上风。校长勃然大怒,他声色俱厉地宣布"那些心地肮脏,打败了战争还想厚着脸皮活下去的人,马上离开学校!"于是渡边先生等人立即返回教室,把我们从梦中叫醒,带着我们慌忙逃回农场。就这样,我们逃过了那桶索命的酱汁。
    一旦到了生死关头,那些决意自杀的青年学生也在朋友的劝说下动摇了。最后,只有校长一个人决定自杀,他给一家人穿上白色的衣服,亲自开枪把妻子、妹妹和两个孩子打死,然后,用手枪凛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待续)

                            以上录自《查哈阳农场志》(1991-2000)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