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½˜ç‘›:55团太阳花艺术团
  èƒ¡é›¨å»·:55团稻花香知青
  æ¨åˆ©æ˜Ž: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æ½˜è¿ªç…Œ: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å¶é‡‘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å¶é‡‘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æ¨åˆ©æ˜Ž: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åˆ˜è®­ä»˜: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åˆ˜è®­ä»˜:谢晋元孤军营
  å‘¨ç»é“­: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åˆ˜è®­ä»˜: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ä¿®é¹¤å¹´: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ä¿®é¹¤å¹´: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ç¥çŽ‰å¦¹ï¼šèµµä¸€æ›¼æ°¸è¿œæ´»åœ¨æˆ‘
  æ½˜è¿ªç…Œ: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æ½˜è¿ªç…Œ:另一种抗战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éš†é‡çºªå¿µä¸­å›½äººæ°‘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八)魂断黑土地(2)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7-23 录入:顾龙 点击:763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八)魂断黑土地(2)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07-07 录入:顾龙 点击:115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八) é­‚断黑土地(2)
作者:周绍铭 加入日期:2015-07-07 录入:知青 点击:1
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八)
                                 é­‚断黑土地(2)
                       ä¸€ä¸€ä¸€ä¸ªæ—¥æœ¬å¥³ä¹‰åŠ¡åŠ³åŠ¨é˜Ÿå‘˜çš„自述
                  åŽŸè‘—今井百合子          ç¿»è¯‘(节译)董兴业

    äººç±»æ˜¯å¹³ç­‰çš„。是种族歧视,民族歧视导致了战争。不要战争,绝对不要战争!那些拆散人们家庭,用美词丽句,把纯朴的日本国民诱骗和驱赶到战场上的战争企业家和政治家们,他们的罪行是永远不能饶恕的。
                                             ä¸€ä¸€ä¸€ä¸ªæ—¥æœ¬ä¹‰åŠ¡åŠ³åŠ¨é˜Ÿå‘˜çš„话

                                    ä¸‰ã€å…´äºšæŠ¥å›½å†œåœº
    å‡ºå‘时,我们受到军方、政府及各个方面的热烈欢送,周围是一片赞扬声,大家又兴奋,又难为情。我们从下关乘船,在朝鲜釜山登陆,越过鸭绿江,在四平换车,经齐齐哈尔,到拉哈车站下车。恰逢嫩江解冻,景象非常壮观。兴亚报国农场位于拉哈以西约40公里,距齐齐哈尔约160公里,有耕地300公顷。农场周边有兴亚、兴隆、大平、东阳和新发五个开拓团,东北不远是甘南县的平阳镇。
    åŒ—满的土地黑油油的,踩上去又松又软,特别肥沃。据说,30年不施肥也能连年丰收。不愧是大陆哇,一条垄就有二千多米,一直延伸到远方地平线,如此广阔的土地,在日本想都没法儿想。
    ä¹åˆ°å†œåœºé™¤å‡ æ ‹åœŸå¯æˆ¿å¤–什么也没有,别说浴室,就连厕所和够100多人吃饭的锅灶也没有,一到农场,我们就开始砌炉灶,搭厕所,建浴室,高兴地忙来忙去。食物不足,连酱也只有一点点,四周没有一点绿色。
    å†œåœºå®žè¡Œå†›äº‹åŒ–管理。早上四点,听到起床号,大家翻身跃起,用冰冷的水洗把脸,整理内务,然后到农场东边的广场列队,举行早朝拜。早朝拜有九项内容:祈祷,唱国歌,奉读诏书等,最后齐唱义务劳动队纲领,宣誓效忠天皇隆下。临睡前在宿舍里进行晚朝拜,内容和早朝拜差不多,只是多了些修身悟德的内容。早朝拜时,太阳从广阔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我们迎着朝阳,面向远方祖国遥拜,心中没有一点杂念,简直到了万念皆空的境地。
    ä¸€æ—¥ä¸‰é¤éƒ½æ˜¯é©¬é“ƒè–¯ã€é«˜ç²±ç±³ã€å¤§è±†å’Œå°ç±³åšçš„杂合饭,再浇上酱汁。有时看到红色的米饭,还以为是小豆糯米饭,跑着跑着到近处一看,原来是高粱米。平时,米饭土总是落满黑压压的苍蝇。开始我们觉得太不卫生,但很快就习惯了,用手轰一轰,照样吃得很香甜。由于粮食不足,即便这样也难得一饱。早饭后,全体队员唱着歌,排成长队下地干活。一百多名少女排成长龙,在黑油泊的田野里劳动,总是吸引着当地百姓的目光,军队也常来慰问我们。
    åŠ³åŠ¨éžå¸¸è‰°è‹¦ï¼Œæ¯å¤©éƒ½èµ·æ—©è´ªæ™šï¼Œç´¯å¾—精疲力尽。我们和满洲苦力一样干活,卖力地播种,锄草。播种时,大家最感兴趣的是用中国叫"点葫芦"的农具播种,争着抢着去干。农场有四五十匹满洲马,还有鸡和猪等。我们像喜欢宠物一样喜欢这些马。
    åˆ°6月下旬,小麦抽穗了,玉米和马铃薯也长得十分茂盛。我们得空就用生硬的汉语同苦力们交谈。农场到处洋溢着和平、欢乐的气氛。

                                     å››ã€å¯æ€•çš„瘟疫
    å¤©æ°”热起来。刚到7月,传说周边农场发生了急性传染病,这使我们深感不安。大约到7月中旬,这种不知名的疾病终于在我们的农场爆发,并迅速蔓延开来。队员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炕上。患者先是出现40摄氏度高热,然后继发脑症,发病时在炕上滚来滚去痛苦不堪。因为缺医少药,综合医院(现查哈阳农场医院所在地,因医院有一个大烟筒,故查哈阳农场原地名为大烟筒。一一译者注)也住满了人,我们只好把激烈挣脱的病人绑在炕上,手忙脚乱地照看他们。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人死去了。
    æœ€å…ˆæ­»åŽ»çš„是队干部什绢子先生。深夜,昏暗的煤油灯下,一直昏睡的什绢子先生睁开双眼,茫然地注视着远方。突然,她大声喊"看!船来了呀,是一艘白色的船! "30分钟后,她静静地死去了。我们想,"她一定是坐上那只白色的小船,回故乡日本去了。
    éšåŽï¼Œåˆä¸æ–­æœ‰äººç—…倒,几天内就有5人相继死去。由于传染病的猛烈袭击,离开日本时我们下定的决心和怀抱的志向,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面临一触即溃的危险。什绢子先生一死队员们从精神上动摇了。
    æ®åŒ»ç–—班的医生说,疾病爆发的主要原因是长期蔬菜不足和高度疲劳,降低了对疾病的免疫力O直到今天,每当我看到鲜嫩的蔬菜,心中就浮现出满洲的情景,泪水就不知不觉地沾湿了面颊。对因此而死去的队员们,只有在心中感到对不起他们。
    åœ¨æˆ‘眼前,经常浮现出五天前还卖力干活的伊藤,她急病发作,医院住满了病人,进不去医院,她躺在宿舍的大土炕上,嘴里吮吸着接受慰问时得到的一粒奶糖,不停地喊着"我要回国,我要回国!妈妈,妈妈……"直到死去。伊藤内脏的血管好像都破裂了,血从鼻子和口里喷出来。两个小时以后,医疗班的医生带着我和另一个人用酒精为伊滕净面,当擦到脖子的时侯,我不禁"啊!"地一声惊叫起来。在她散发着血腥气味的身子上,生了一层苍蝇卵!我不停地念诵着"南无阿弥陀佛",一边流着眼泪为她擦试身体。那种切身感受到的悲痛之情,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
    è—¤äº•å›ä¹Ÿæ˜¯é‚£æ ·é™é™åœ°æ­»åŽ»äº†ã€‚还有那个喇叭吹得特别好的男队员小林义雄君,他喊着"带我去福井医院!妈妈,妈妈,再见啦!"然后做出一种吹喇叭的姿势,直到死也没再动一下。
    å¤§é‡Žæ•æ±Ÿå›çš„死则像偶人一样美丽、娴静。
    é»„昏,天边燃着野火,也许是火葬的气味引来了野狼,远处不时传来它们凄厉的曝叫声,那样凄凉,那样悲伤,我们向着火光默默合掌。这些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ï¼ˆå¾…续)

                                       ä»¥ä¸Šå½•è‡ªã€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å¿—》(1991-2000)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