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潘瑛:55团太阳花艺术团
  胡雨廷:55团稻花香知青
  杨利明: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潘迪煌: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叶金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杨利明: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刘训付: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刘训付:谢晋元孤军营
  周绍铭: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刘训付: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修鹤年: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祝玉妹:赵一曼永远活在我
  潘迪煌: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
  周绍铭:隆重纪念中国人民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5-7-21 录入:顾龙 点击:537
潘迪煌:另一种抗战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5-07-06 录入:顾龙 点击:80
另一种抗战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5-07-06 录入:知青 点击:2
另一种抗战
    抗日军兴。在前方,将士浴血奋战,寸土必守,寸土必夺,寸土必得,在日本侵略者面前,“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这是一种抗战——守卫国土的抗战。在后方,中国知识界的精英带着学生和书籍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撤退至云贵高原巴山蜀水的穷山僻壤,焚膏继晷,传道授业,培养莘莘学子,也继续各自在专业领域的研究。这也是一种抗战——捍卫、传承、发展华夏文化的抗战。倘若国土丧尽,日本侵略者必定会像在台湾、东北三省那样搞“皇民化”,华夏文化被它铲除,便是真正的亡国!
    这是我读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单读•09•耐心》一书中《重走梁思成之路》一文的摘录而得到的感悟。
    且让我也略作摘录:“那一年,在抗日战争的隆隆炮火中,同济大学第六次迁徙,最终落地李庄。乡民们请走神像,放进桌椅黑板,东岳庙做了同济大学工学院的校舍。”,“与同济大学一起来到李庄的,还有中央研究院史语所、社会科学研究所、中央博物院,以及中国营造学社。”“几个月间,李庄人口就从三千六百人激增到一万五千人,从前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李庄的名字,后来,从世界各地寄出的信件,只需写上‘中国李庄’,就可以顺利抵达。”“川南多雨,房间里永远潮湿、阴暗,老鼠和蛇时常造访,臭虫更是成群结队从床上爬过。病中的林徽因受到特殊优待,有一个帆布床,其他人都只能睡光板和竹席。物资紧缺,物价仍在飞涨。每个月梁思成收到薪金,就得立刻买米买油,稍有延迟,它们就可能变成一堆废纸。梁思成开始学习蒸馒头、做饭、做菜、腌菜,林徽因则学会了针线活,每天强撑着病体给孩子们缝补那几件小得几乎穿不下的衣服,她自嘲‘这比写整整一章关于宋、辽、清的建筑发展或者试图描绘宋朝首都还要费劲得多。’”“倘若生计还是难以维持,梁思成就得去宜宾,把衣服当掉,换些食物回来。被当掉的还有他钟爱的派克笔和手表,那时他就会开玩笑说,把这只手表红烧了,把那件衣服清炖了吧。”“那时,父辈们偶尔会信手画上几笔,给小孩子们玩。梁思成画的一幅小画,是一个精致的小碗,盛着番茄蛋汤。梁思成在旁边写道:希望在胜利后,能喝这样一碗。”费正清感叹:“这个曾经接受过高度训练的中国知识界,一面接受了原始淳朴的农民生活,一面继续致力于他们的学习研究事业。学者所承担的社会职责,已根深蒂固地渗透到社会结构和对个人前途的期望中间。”“研究经费极其微薄,中国营造社却还是考察了李庄周边的古迹。莫宗江、卢绳测绘了李庄旋螺殿和宜宾旧州坝白塔,莫宗江、罗哲文和王世襄测绘了李庄宋墓,刘致平则调查了李庄的民居和成都的清真寺。此外,作为中国营造社的代表,陈明达参与了中央博物院在彭山的崖墓发掘,莫宗江则参与了对成都王健墓的发掘。”“1944年,梁思成甚至恢复了停办了八年的汇刊。同样在这间昏暗的房子里,他们将论文编排好,在药纸上誊抄,绘图,再用石印印在土纸上,自己折页、装订。”“两期汇刊中有多篇文章正是中国营造社在四川的考察成果,而战前梁思成在山西五台山佛光寺的发现,以及费慰梅对山东武梁祠的考察,也都在这两期汇刊中有所交代。”“当刘敦桢专注于书写中国营造社在西南考察古建筑的系列调查报告时,梁思成则开始了《中国建筑史》的写作,莫宗江负责绘制插图,卢绳负责收集元、明、清的文献资料,病中的林徽因除了收集辽、宋的文献资料并执笔,还校阅了《中国建筑史》的全部文稿。为了减轻脊椎的压力,梁思成用一个花瓶抵住下颌。”
    篇幅的原因,我只能摘录这些。在我没有摘录的其它文字中,还提到了当时中国知识界其它顶级人物:考古学家董作宾、生物学家童第周、历史学家傅斯年,他们和梁思成、林徽因一样,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中,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在各自的研究领域中坚持着、发展着。我不知道别人读这些文字是何感触,反正我是感动着、辛酸着、敬佩着。敬佩他们在艰苦环境中的坚韧,贫贱不能移;敬佩他们在民族危亡时刻的担当,以文弱之躯担负起天下兴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们是“匹夫”,可他们担当起的“责”却是如此沉重、完成得又是如此辉煌。从这个意义上说,前方挥戈驱倭的将士是中国的脊梁,后方的他们也是中国的脊梁,虽然羸弱如梁思成为了减轻脊椎的压力,还要用一个花瓶抵住下颌!
    后记:写下这篇短文,一是响应五十五团知青联谊会关于开展阅读活动的号召,推荐好的书籍文章。二是以这篇文章参与联谊会开展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活动。中国知识界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应被铭记。犹太民族多灾多难,且分散在世界各地,一旦条件具备,他们纷至沓来,一个犹太国家就成立了。虽是蕞尔小国,却有尊严,影响着世界政治格局。为何能如此?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犹太文化始终存在着,文化凝聚力始终存在着。
明天就是“7﹒7”抗战纪念日,谨以此为纪!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