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刘训付:再次拜读尹团长的
  刘训付:拜读《情系查哈阳
  周绍铭:读《情系查哈阳》
  尹鹤柱:关于水稻“旱育稀
  尹鹤柱:查哈阳种水稻技术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六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五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四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三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二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代
 
 栏目导航  首页-《情系查哈阳》
刘训付:拜读《情系查哈阳》• 知青又闻稻花香
作者:刘训付 加入日期:2015-7-20 录入:顾龙 点击:1544
刘训付:拜读《情系查哈阳》• 知青又闻稻花香
作者:刘训付 加入日期:2015-07-05 录入:顾龙 点击:155
刘训付:拜读《情系查哈阳》• 知青又闻稻花香
作者:刘训付 加入日期:2015-07-05 录入:知青 点击:1
                          拜读《情系查哈阳》• 知青又闻稻花香
    自从尹鹤柱团长《情系查哈阳》文章在查哈阳知青网上设立专栏连续登载后,在55团上海知青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沈伟椽大哥率先号召我们知青积极阅读尹老《情系查哈阳》,要我们学习老团长为查哈阳的水稻发展事业奉献精神,要我们学习老团长的人格魅力和追求理想的革命精神。郭旭大哥及时分批将尹老的《情系查哈阳》转载到我们知青的几个微信群里让战友们拜读。周绍铭、胡雨芳、杨奇庆、陈素娟、張予回大哥、大姐们都写了文章表达了他们对尹团长的敬意
    在55团期间我并不熟悉尹团长,只是在2010年参加一营6连、10连知青世博会大聚会时与尹老相识,但我拜读了尹老《情系查哈阳》文章后,觉得特别的感慨和亲切,自此才知道当年我们在一营一连水稻大田辛勤劳作,都是在尹老的指挥之下实施的,是在为查哈阳的水稻事业发展奠定了牢固基础。
    我1969年5月从上海到55团后,先在一营工业连工作。第一次与一连结缘就是69年水利大会战。当年全师几万战友来查哈阳参加声势浩大的水利大会战,我们营直单位也抽调了人员参加了。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修水利,更不知道这样修水利有什么作用,只是参与了一下罢了。
    1970年组建一营一连武装连,我有幸与工业连的10多位北京、天津、上海知青一起来到了武装连。因为我们武装连是建立在一连的原故,所以除了军事训练外就参加一连的生产劳动。
    当时在一连有个流言说,“69年水利大会战,70年水利大修战”,就是要把69年修建的水利工程不合格的部位要重新修整,比较典型的是冬天筑的埂子都是用冻土块垒起来的,但是,有许多是偷工减料的,外表看看都是较整齐的梯形埂子,里面埋的许多是冰块和积雪,这在冬天是看不出来的。可是,东北有句古话“雪是埋不住孩子的”,到了70年4月一开春,冰雪融化就漏馅了,原筑的埂子就像条蛇一样高低不平,左右不直。所以,我们就在一连修了一个春夏的水利,直到70年秋天武装连第一次上山去大兴安岭满归采伐时止。
    1972年春季武装连完成历史使命,战友们开始分流了,有的调入团部、营部机关,有的调入学校,有的调入团部基建连、修理厂。绝大多数战友都留在一连搞农业生产了。当时,有人调侃我们是就地转业军人。从此我就在一连生产排当了几年生产排长(当时一连4个生产排长就我一个是知青),从72—75年又是一营水利大会战年,从东西向的大上水,大排水,到南北向的小上水,小排水,就是尹团长讲到的毛渠。一连当年确实是休田了(就是地里不种任何庄稼),集中精力兴修水利,搞好农田基本建设。为了调动全体参战人员的积极性,实行了全面计件工资,按方计数,按方计价。我们是3个人一组(二男一女)按组记方,按组记酬(当时是不允许包产到人,不允许按人计酬,否则就是搞资本主义哦),夏天是3毛钱一方,基本上一组一天要挖到15方,才能保住基本收入(女同志往往拿不到基本工资),一天能挖20方,就算可以了。每天能挖30方就是厉害了,30立方土一般的下水毛渠是上口宽2米,下口宽是0.5米,高度约1.5米(也叫深度),平均每挖一米长就是1.875个立方土,还要在上口的二边各留0.5米的马道,再打好二边的0.5米高的埂子,这样才能算完整的1个立方土,才能拿到3毛钱哦。在当年的政治形势下,也有老职工在小组分配问题上搞暗箱操作,他们与女知青达成默契保证给女知青基本工资一元二角伍分,连队付给小组的土方总收入他们先给女知青基本收入后,二个男劳力在按他们各自的实际土方再分配(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们搞生产的干部就眼开眼闭了,但是,搞政治的观点就不是这样了,因此,我们就不让他们知道哦),我当时按规定,排长可以有半天的工资补贴(0.625元),再参加计件挖土方(我们组3个人实行平均分配,当然我是主劳力哦,干一天活,晚上再做管理工作)。冬天刨冻土就更累了,虽然是2.00元一方土,但是,每个组要完成3个立方是相当艰苦的,天又冷,时间又短。当时,人们都有一种说法“宁可不吃大米,也不要修水利”;“大米好吃,稻难种”。
    今天看了尹团长《情系查哈阳》文章,才知道了我们是在为实现当年改渠缩格打基础做贡献啊。水稻种植的过程是我在兵团从事过的多种农业生产活动中劳动强度最大、最苦、最累,而机械化程度又最低的工作。特别是春季5月1日---5月10日春播拉小车(人力水稻播种车),水面上是冰碴,脚底下是冻土,几十斤的小车加稻种要在冰水、淤泥中拉动,真是一般劳力难以胜任,而那时许多女知青也是要在水中行进作业。那时多么想有一天能改变这种落后的生产方式,既解放生产力,又提高粮食产量。现在,在我们尹团长多年的探索和专研之下实现了“旱育稀植、插秧机械化”。虽然我们现在已离开了55团,但是,我们心系查哈阳:这里有我们的青春,有我们的梦想。现在是尹老圆了我们当年的梦。
    2008年,我有幸与周绍铭大哥及祝玉妹大姐一起出席了“查哈阳农场建场60周年“纪念活动还参观了位于金光的袁隆平专家的水稻试验田。看到农场有如此巨大变化,特别是水稻生产方式彻底的改变。让现在的查哈阳人从艰苦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让科学技术及时的转化为生产力,让农业机械化触及到每一个生产领域。查哈阳的巨变,尹团长功不可没。他无愧为查哈阳的水稻达人,无愧为查哈阳的袁隆平。祝愿尹团长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阖家欢乐

                                                原55团一营一连上海知青      刘训付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