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½˜ç‘›:55团太阳花艺术团
  èƒ¡é›¨å»·:55团稻花香知青
  æ¨åˆ©æ˜Ž:正义必胜和平必胜
  æ½˜è¿ªç…Œ:曾经身在其中的抗
  å¶é‡‘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å¶é‡‘厢:我家的抗战故事(
  æ¨åˆ©æ˜Ž:参观淞沪抗战纪念
  åˆ˜è®­ä»˜:纪念八一三淞沪抗
  åˆ˜è®­ä»˜:谢晋元孤军营
  å‘¨ç»é“­:忆一位我敬重的远
  åˆ˜è®­ä»˜:抗日英雄赵一曼故
  ä¿®é¹¤å¹´: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ä¿®é¹¤å¹´:牢记历史振兴中华
  ç¥çŽ‰å¦¹ï¼šèµµä¸€æ›¼æ°¸è¿œæ´»åœ¨æˆ‘
  æ½˜è¿ªç…Œ:我们家的抗战记忆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æ½˜è¿ªç…Œ:另一种抗战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æŠ—战史
  å‘¨ç»é“­ï¼šéš†é‡çºªå¿µä¸­å›½äººæ°‘
 
 栏目导航  首页-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五) åŠ³å·¥è¡€æ³ªè§é—»å½•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7-19 录入:顾龙 点击:632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五) åŠ³å·¥è¡€æ³ªè§é—»å½•
作者:周绍铭摘录 加入日期:2015-07-04 录入:顾龙 点击:114
周绍铭: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五) åŠ³å·¥è¡€æ³ªè§é—»å½•
作者:周绍铭 加入日期:2015-07-04 录入:知青 点击:1
查哈阳地区抗战史料(五)
                                         åŠ³å·¥è¡€æ³ªè§é—»å½•
                                    ï¼ˆå¾å®å±±å£è¿°æ¨æŒ¯å›½æ•´ç†ï¼‰

    æˆ‘在日伪统治时期,曾在甘南县平阳镇满州拓植会社当过汽车司机、经常到诺敏河输水工程(渠首〉、黄蒿沟蓄水池(太平湖水库〉以及几条主干河线的施工现场去运建材、工具和给养,亲眼目睹了当年劳工们的凄惨生活,现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æ—¥æœ¬å¸å›½ä¸»ä¹‰ä¾µå æˆ‘国东北以后,为了扩大侵略战争,独霸东亚,在查哈阳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筹建一个供应百万"关东军"粮食的基地。当时,从关内河北、山东等地抓来10余万名中国劳工,据劳工们控诉:他们是坐闷罐车皮被运到拉哈的。为防止逃跑,路上不停车、不开门,大小便全在车内,恶臭熏天,既不给水,也不给饭,到拉哈站下火车时,几乎全部都饿得东倒西歪,有的不能站立,硬是被劳工头子拖捞下车的。这些步履艰难的劳工还得自背行装,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劳工头子还嫌他们走的慢,竟在后面呼嚎叫骂,落在后面的,就用木棍毒打,一些精疲力尽,奄奄一息的劳工,就被一脚踹到壤沟里,不是冻饿而死,就是被狼狗吃掉。从哈拉车站到平阳镇这段路上,每过一次劳工,都有几具尸体遗弃在荒野上。
    1943年春天,我和几个同行出车去拉哈运货。正赶上一队劳工横过嫩江渡口,眼见两名劳工不慎掉进冰窟窿里,任凭他俩拚命呼喊,站在一旁的劳工头子们若无其事置之不理。在他们眼里,劳工的性命如同蚂蚁,一钱不值啊!当时,气得我火冒三丈,立即停车,对那个丧尽良心的劳工头子说((你们怎么见死不救呢?如果他俩被淹死,就把你推进江里偿命"。这些日本走狗是欺软怕硬的家伙,看我是开车的,有点怕了,才招呼人把落水的劳工救了上来。
    æŸ¥å“ˆé˜³æ°´åˆ©å·¥ç¨‹æ¯å¹´éƒ½åœ¨ä¸‰ã€å››æœˆé—´å¼€å·¥ï¼Œæ­¤æ—¶ï¼Œ"北大荒"的气温还在零下二十多度,对那些来自关内,突然到这严寒东北的劳工们来说,是难以忍受的。他们在冰冷的土地上搭起一个个席棚,铺上点柴草,就在上面睡觉。席棚四面透风进雪,劳工们冻得浑身打颤,彻夜难眠。一次,我到施工现场送物质,看到很多劳工挑着沉重的土篮,一瘸一拐,咬牙皱眉,十分艰难。到跟前仔细一看,原来是脚趾被冻烂了。
    å¤å­£ï¼Œæ°”温上升了。对于苦难的劳工本是一个好过的时候,可是日本人为防备劳工们逃跑,工棚内一个窗户也不留,潮湿、闷热,草铺底下的冰雪化成泥水,加上阴雨天席棚上到处漏水,多数劳工都生彦、长济、搔痒难熬,令人窒息的气味,使人透不过气来。有一次,我到工地看到许多劳工在大热天还穿着开花棉袄,有的披着掏出棉絮的袄片,有的用洋灰袋子围着下身。我当时感到很奇怪,心想,他们来时怎不带些单衣服呢?经交谈才得知,他们临来时是象抓猪那样被抓来的。
    ä¸€å…¥æ·±ç§‹ï¼Œå¤©æ°”剧变,又给劳工们带来难挨的威胁。在严寒的气温条件下,有的竟用麻袋片和草袋片披裹在身上御寒,那种凄惨的景像催人泪下。
    åŠ³å·¥ä»¬çš„伙食每天三顿都是霉得已经变绿的高粱米和玉米橙子粥,连咸菜也没有,每顿只给几个咸盐粒下咽。说实话,那时劳工们吃的真不如有钱人家的猪食,可是他们干的活,却是繁重的强体力劳动,劳动时间夏季多到十七、八个小时。
    åŠ³å·¥æœ‰ç—…,根本不给医治。工地大夫本来就是工头的爪牙,看病不是为了医治,而是为了断定真病还是假病。如果他们认定是假病,免不了遭到工头的一顿毒打,真病也只是开点药片,第二天还得上工,不按时上工的,小工头们钻进工棚就是一顿毒打。他们发现了重病号,认为已无劳动价值,就唤来几个爪牙,将他拖到"万人坑"被狼狗活活吃掉。
    æœ‰çš„劳工实在忍受不了这种非人的生活,稍有不满情绪,就被扣上"思想不良"、"反满抗日"的罪名,不是减少伙食量,就是加大劳动量,并进行重点看管,还用各种酷刑加以折磨。皮鞭抽、木棒打是家常便饭,灌辣椒水、坐老虎凳也是屡见不鲜的,并让供出"同伙"。发现逃跑的,抓回来打得皮开肉绽,骨断筋折,惨不忍睹,轻者半死,重者当即丧命。
    åœ¨æŸ¥å“ˆé˜³çš„土地上,浸透着无数中华儿女的血泪!水库坝下的"万人坑"埋葬着无数劳动人民的尸骨。
    ä»Šæ—¥çš„查哈阳已是闸坝层叠、渠道纵横,林带交错,湖水荡漾,可称为塞北的"鱼米之乡"。我们生活在这个美丽富饶的查哈阳农场,让我们的后人永远不忘日本帝国主义万恶的罪证,更加热爱祖国,热爱家乡,为"四化"建设贡献力量。
注:日伪时期徐宝山在满洲拓植事务所为日本人开车, 1948年建场时,来农场开车, 1950年赴朝参战,屡立战功。回国后,任查哈阳农场物资科长,现已离休。

                                         æœ¬æ–‡å½•è‡ªã€ŠæŸ¥å“ˆé˜³å†œåœºå²ã€‹ï¼ˆ1948-1990)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