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李俊杰:依然沉浸在大连相
  周绍铭:寻人(周本发)启
  寻启人事
  杨利明:随笔(535)丙
  王绍品:42年后的一次拥
  周南征:告知
  薛仲迪:致三连哈市战友
  叶金厢:知青何惧路途远&
  卓然:亲爱的战友——哈尔
  叶金厢:请帮我找找朝鲜屯
  潘炳荣寻找50团战友衣丰
  叶金厢:南站探访王跃民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叶金厢:身边的雷锋——蔡
  薛仲迪:邂逅(四)
  李佳:来自蒙特利尔的问候
  叶金厢:金铎网上找到我&
  55团二营知青徐培馨回沪
  韩景阳:寻人启事
  薛仲迪:怀念
  杨利明:随笔(429)&
  薛仲迪:求助
  俞琇珽:相隔四十五年的团
  回金成:京津战友重聚津门
  唐林虎:乒乓球活动“讯息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孙克龙:看望荒友--董洵
  杨利明:随笔(408)北
  张炳丽:信件
  韩伯英: 不信
  个人声明
  杨利明:随笔(398)姑
  杨利明:随笔(397)寻
  杨国英:大爱无疆
  杨利明:随笔(381)寻
  杨利明:随笔(379)王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杨利明:随笔(368)老
  黎子林去哪啦?
  周立东:您在哪里,我的启
  杨利明:随笔(350)忘
  杨利明:随笔(347)黑
  卢少英:信息
  李佳来信
  李佳来信
  王海芝:写给龚曾武
  刘惠丽:重逢在上海---
  柴运昌:贾琴芳“撒无赖”
  韩伯英:谁能联系韩文清
  柴运昌:祝愿袁忠民早日康
  孙凤琴:老朴来了
  杨利明:随笔(331)欢
  张莉莉:很巧的……
  杨利明:随笔(329)老
  王有衡:迟到的感谢
  杨利明:随笔(328)急
  司玉恩:难以忘怀的上海之
  韩伯英:隆冬小聚酒更香
  杨利明:随笔(326)王
  杨利明:随笔(325)寻
  关廷光:相聚在金秋十月的
  童昌达:和王有衡夫妇相聚
  叶金厢:只要想找就能找到
  王建忠:以球会友在天津
  俞琇珽:金秋小聚尽欢
  杨利明:随笔(317)天
  周南征:与严志海吴尔琪夫
  黄锦:我终于见到了你
  徐秀珉:欢迎好友王有恒夫
  童昌达:北京荒友王有衡夫
  薛仲迪:国英一家人
  王绍品:祈愿
  刘树贵:欢聚在上海
  杨利明:随笔(284)看
  赵伟:雨中情
  苏丽敏;战友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全部
  关廷光:40年后再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度
  杨利明:随笔(277)把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2】
  王玲梅:寻找王松根!!!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1)
  杨利明:随笔(271)血
  陈展华:67团20连申城
  唐林虎:来往和交流
  杨利明:随笔(264)感
  杨利明:随笔(263)空
  汤黎明:到香山看望姚鼎
  李文:寻原50团好友陈琪
  李文:转告金光三队各地知
  王艳芬:创建13连QQ群
  王艳芬:欢聚在上海
  时雨:欢迎程继和战友们
  赵宁:顺利办理完退休手续
 
 栏目导航  首页-荒友往来
叶金厢:南站探访王跃民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7-5 录入:顾龙 点击:1533
叶金厢:南站探访王跃民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07-01 录入:顾龙 点击:135
南站探访王跃民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06-30 录入:知青 点击:3
                                 南站探访王跃民
    8月去黑龙江回兵团的车票已经买好了,我现在想的是给40多年没见面的北大荒朋友带点什么礼品?
    6月28日,我乘坐1路公交车来到东单。在几家鳄鱼品牌服装店里选购了7件物美价廉的T恤衫。见106路电车直达北京南站,我一直想去看看住在那儿的王跃民,就坐上这趟车,奔向南站。
    想看望王跃民是我近年来的愿望。2012年《诺敏河畔》出版时,我看到书中有人写原团部宣传股的常干事就在北京,通过几位知青的帮助,我得到了常干事的电话,去看望了他。常干事后来曾经在16连任过指导员,那天他说,听说王跃民患了重病,他跟我打听王的情况,我那时在河北故乡照顾老母秦,和知青联系不多,我通过别人找到王的电话,把常干事对他的牵挂转告给他,然后就匆匆返回故乡。后来我回到北京,自己又患重症,一直没能去看望王跃民。现在我的身体恢复了,不久又要和王跃民的爱人孙凤芹一同重返查哈阳,所以就特别想去他们家里看望他们。
    下车后,我打电话询问他们如何走?回答:让我在南出口等着,大芹过来接我。我通过地下通道,来到南出口。只在今年2月7日聚会时见了一面的大芹找到我。她指着墙外的一座红楼说:“我家就住在那儿!”只有一墙之隔,好近呀!可是因为有围墙,要饶道走。
    大芹带领我来到她家洋桥北里17号楼。见到了能够勉强行走的王跃民,当年那个皮肤白皙,朝气蓬勃的北京帅小伙,如今也老了,由于患病多年,他显得比较瘦弱,而且肤色更显白了。但是精神很好。40多年没见,能没有变化吗?
    我打量他们的家,这是一个位于一层的两居室,没有豪华的装修,没有高档的家具,有的是温馨和睦的气氛。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后来我知道,他们是在知青返城的最后阶段1986年回到北京的,王跃民接父亲的班,不可选择的来到电视机厂工作。可是2004年,还没退休,他就患了脑血栓。为了照顾病人,最后夫妻二人只好双双提前退休。所以他们的退休金都不高。我很同情他们的境遇。工作不如意,工资不高,是知青当中很普遍的现象。但是他们没有怨天尤人,都很开朗乐观。他们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和丈夫一起到山东工作,家里只有他们两人。我感到,这对从黑土地上回来的夫妻,和很多知青夫妻一样,都是恩恩爱爱,志同道合,情投意合,亲密无间的好伴侣。看到他们这样,我很高兴。
    我们从现在谈到过去,追溯当年下乡到黑龙江兵团度过的岁月,战天斗地的生活,连队的领导,知青战友的友谊,又从过去回到现在。虽然谈话漫无边际,但是都围绕着知青。共同的感觉是进入老年,健康问题尤为重要。当年王跃民突发脑血栓,经过医院抢救,脱离危险,这些年来大芹悉心照料他,能够生活自理,一步挪半寸,慢慢行走,真的很不容易,大芹功不可没!我从去年手术后又做几次化疗,人被折磨的半死不活,身体无比虚弱,到现在康复,没有复发或转移,而且行动自如的过程,深有感触:疾病来了,就要积极面对,努力治疗。患病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好心态,不能从精神上被击倒,乐观的对待,相信一定能够战胜病魔!这样的生活才会有质量,才能对药物治疗有帮助。才能让身体痊愈。我们都是认识到这一点的人,所以才都有好的精神面貌。
    我们开心的聊天,都感觉到很愉快,最后大芹给我们两个曾经患病的人拍下一张合影,发到微信里。我谢绝他们挽留我在他家晚餐,恋恋不舍的告辞了。
    知青的友谊长存!
                                                     原55团    叶金厢    2015年6娿29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