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刘训付:再次拜读尹团长的
  刘训付:拜读《情系查哈阳
  周绍铭:读《情系查哈阳》
  尹鹤柱:关于水稻“旱育稀
  尹鹤柱:查哈阳种水稻技术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六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五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四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三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二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代
 
 栏目导航  首页-《情系查哈阳》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五)
作者:尹鹤柱 加入日期:2015-6-28 录入:顾龙 点击:1453
尹鹤柱:情系查哈阳(续五)
作者:尹鹤柱 加入日期:2015-06-20 录入:顾龙 点击:115
情系查哈阳(续五)
作者:尹鹤柱 加入日期:2015-06-19 录入:知青 点击:3
                        五、“老头队”的形成和所起的主要作用。
   1990年3月上旬,嫩江管局总农艺师杨耀廷年满60岁,已办理离休手续。我想请杨总到查哈阳协助农场很有意义。我的这个想法得到场长吴占柱的赞同,并受吴占柱的委托,我转告给杨耀廷。当时杨总因肺气肿复发,住院打吊瓶。杨总听到我的转告后很认真的对我说:“查哈阳请我是对我的信任,很感激。不过身体不行,另外对水稻旱育稀植不太了解,所以起不了什么作用,不想去啦”。对此我也很认真的跟他讲:“这一次查哈阳离退休老科技人员都应邀到旱育稀植第一线。他们对旱育稀植也不太了解,但这些人都是传统水稻栽培的老专家,基础理论和实践经验都很丰富。所以对水稻旱育稀植看一些有关资料,到现场一看就明白的,这个问题好办。”接着我又跟杨总讲:“问题是把这些离退休的老同志如何组织起来发挥作用的问题。这些人中有建场元老、场长、副场长、总农艺师等,几乎都是高级农艺师,资格老,而且每个人都有个性和脾气。现职的场领导不一定能有效的调动他们。您跟他们年龄相似,好多人是你的老同学或学友,而且长期共事过,互相之间非常了解和信任,所以你是最理性的人选” 杨总沉默一会儿说:那就去试一试吧。不久杨总出院到查哈阳了。
被动员出来的老科技人员有:
   杨耀廷  高级农艺师、水稻专家、原管局总农艺师
   张荫昌  高级农艺师、水稻专家、前任场长;
   刘长均  高级农艺师、水稻专家、原总农艺师、副场长、1948年建场元老;
   徐万斌  高级农艺师,水稻专家、1948年建场元老;
   陈海峰  高级农艺师,水稻和紫花苜蓿草专家(查哈阳紫花苜蓿草试验、栽培的开拓者)管局扶贫工作组成员;
   张学文  农艺师、查稻一号( 90年代查哈阳旱育稀植主宰品种 )育成者之一、水稻专家;
这些老同志的年龄都在60周岁以上。经场领导研究,张荫昌和陈海峰安排到海洋分场;刘长均到金边分场(万发地区);徐万斌到丰收分场;张学文到太平湖分场;
  农场领导希望我和杨耀廷留在总场照顾全场。但根据我和杨总坚持的意见,最终决定到金光分场五队蹲点,并兼顾金光分场和全场。
  扶贫工作组成员陈海峰在这一年的夏天办理离休手续后,继续留在海洋分场。当时唯独我还在现职,挂着扶贫工作组组长的身份。但我的一切活动自始至终溶入到这些离休老同志的群体里。
   1990年3月下旬我和杨总建议金光分场领导,在5队召开“高台秧床标准化”现场会,需要提前做出一个长达30M的高台标准秧床。分场领导动员分场干部到五队参加义务劳动。这一天刮四级北风,很冷,杨总穿大衣,带口罩参加劳动,搬运冻土块,看起来他的动作很吃力,经常站着深呼吸来调整疲倦的身体。大家都劝他休息,但他还是坚持干下去。这个场面使大家感受到这一代人纯洁的心灵和忘我的奉献精神。
  我们采取的主要工作方法,就是抓住各阶段的关键性作业环节(如高台标准化苗床、床土消毒和酸碱度调整、播种密度和扣棚规格、苗床浇水和温度调节等)每个队提前做好现场准备,然后以生产队为单位召开短平快的标准作业现场观摩会,要求所有承包户都要参加,现场会一般不超过2个小时。就是说,一个现场会就解决一个问题。
  每一项现场会,就金光分场来讲共六个队,事先排好顺序,用2-3天内就开完,然后就准备下一个现场会。我和杨总都参加并指导每个队的现场会,然后深入到田间对承包户进行面对面的指导。采取这种方法在大面上基本能保证作业标准化。这个方法也推广到全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大家把这些老同志的群体说成是“老头队”有的还叫智囊团,或叫顾问团。杨耀廷成为大家公认的核心,叫他“队长” 把我说成秘书长或叫参谋长。这些所谓的“老头队”或“队长” 决不是由农场安排的,而是大家自发的称呼。
   我和杨总二人不仅吃住、下地和开会总是在一起,形影不离。几乎每天骑自行车到各队,并走到有问题的田间各个角落。我们二人经常交流各自的想法,所以我们二人许多观点可以说几乎都一致。这一点大家是公认的。
  我和杨总时常坐小车到其他各分场了解情况并沟通和交流,必要时召开老头队成员的碰头会,做到统一认识、统一步调。所以,“老头队”的凝聚力和影响力是相当大的。
  杨总更多考虑发挥老头队的综合作用和农场的发展格局问题;而我多考虑水稻旱育稀植的具体技术环节,与总局机关安柄政等人的协调,争取总局更多的支持。
  1991年夏天考虑到水田机械化和发展紫花苜蓿的需要,又吸收3名已离休
的科技人员加入到老头队。这3个人是:
  赵 贵  高级工程师、农机专家 原机务副场长 
  尹宝章 高级兽医师  畜牧兽医专家 
  刘天河 高级农艺师  专长于水稻和紫花苜蓿草
  以上这些老同志的加入,更加凸现出“老头队”的集体智慧和作用。但有时出现尖锐的意见分歧,难以统一,这个时候德高望重的杨耀廷发挥了核心作用。
  老头队研究提出的建议,场领导非常重视,基本上都能采纳及时落实。
 场长韩国柱在一次会议上讲:“老专家提出的技术问题,就得立即落实,等到听明白后再办,那就晚了。”这句话一时成为场长韩国柱的名言,韩国柱就是这么做的。
  杨耀廷多次在大家面前讲:“我在农垦工作一辈子,现已离休,身体又不好,有时感到很疲劳。但这次在查哈阳搞水稻旱育稀植,工作效率很高,非常痛快、也很高兴,这种情况以前几乎没有过。”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