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9---冯家围子话当年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4-1 录入:李余康 点击:1704
王念:查哈阳之恋9---冯家围子话当年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3-07 录入:李余康 点击:232


    å½“年的冯家围子在查哈阳地区很有名气。1969年我到10连的时候,这个小村的知名度如日中天,正处在鼎盛时期。它之所以出名,主要是连指导员王绍武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积极分子。这里出了这样的先进人物,我们这个小屯子自然也成了兵团的先进连队。六十年代末的中国正处在动乱之中,那个年代的“积极分子”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劳动模范。尽管那个时代的先进后来都穷途末路荣誉不再,但即使在今天我仍然认为王绍武是一名优秀的基层干部。

    å½“时的10连领导都能干而且还能说。每次麦收和秋收会战的动员大会,领导忽悠人的口才也是一绝。事隔那么多年,王绍武讲话时的神态依然能够清晰的在我脑海影现。“斗私心不要割韭菜割完一茬长一茬,要像拔大葱一样连根拔掉”。他的动员报告能够让我热血翻涌,尤其那句“口头嘉奖记于档案”就曾经激励了我在麦收和秋收黄豆的劳动中不顾苦不顾累。总认为自己为付出得到的认可一直如影随形伴随着自己的一生。大约在八十年代中旬,我有机会翻阅自己的档案,才知道里面没有任何曾经受过表扬的记录。这个玩笑开的时间过长,我唯有苦笑。

     2014å¹´8月下旬,王邵武出席了欢迎和欢送我们的宴会。相隔四十年,我又有机会再次听到了当年连队领导的讲话。他的讲话不再有往日的号召和鼓动,只有亲情和祝福。王邵武指导员和王占才排长、邵老师等二十多人在查哈阳设宴欢迎我们。大家在一起相见、叙旧。我们这些当年的知青也通过老职工的回顾捡拾了部分已失的记忆。大家共同追忆了四十年前的劳动和生活。我僅在这里再次表达对10连老领导和老职工的祝福。

     å›žæ•…乡见老乡的急迫心情让我们进入查哈阳后马不停蹄就直奔太平湖。当地老职工一直盼着我们的到来。他们早早在营部备好丰盛的酒菜等着我们。我们下车后就激动的进入了寻亲问情、呼唤、拉手、拥抱,问候声、惊讶声和祝愿声在大厅起伏,大家都含泪相对,含情相视,感人场面比比皆是。太平湖风味的鱼肉饭菜摆的满满的,六张大园桌在大厅一顺排开,每张都挤满了人。10连新老职工深情厚谊弥漫大厅。

     å½“年我们这些十六七的年轻人生活在这样一个远离父母,远离家庭,远离城市的地方,其生活条件的不适应,其内心的孤独苦闷可想而知。10连老职工对知青的爱护、关心和帮助在一定程度上对我们在黑土地的生活劳作不适应有所缓解。一般来说,离开校门初入社会的青年都需要来自社会各方的鼓励、支持和帮助,以便让他们能够尽快融入到工作和生活中。按毛泽东的话就是“接受再教育”。在某种意义上,老职工给予我们的爱护和帮助是给予了正在成长期青年的帮助,我们后来的任何成长和发展都离不开在10连这段生活基础。胸怀知青情,心系查哈阳,我们将这里视为自己的第二故乡也源于此。

    å²æœˆä¸é¥¶äººã€‚当年的老职工也都六七十岁,到古稀之年。他们的下一代现在也已四五十岁了。我在10连时间短,与老职工的熟知程度远不如此次同去的上海知青。在谭昕大姐的介绍下,我重组了记忆的碎片,重拾了对往日的生活的回忆。孙晨泉、马俊和、邢振英、苗井才、王显荣等都是机务上老职工。朱兵在机务上工作,同他们熟悉。张成果陪同我们去了冯家围子和太平湖水库。陈兰明是木匠,人老实不多言,但人极为聪明,记忆力相当好。我曾经对10连一些人的变迁在记忆力出现漏洞。我求证多人未果,只有陈木匠给了我们明确的答案,了结了我四十年记忆的困惑。据说陈木匠的几个子女都很出息。这点在四十年前大家都没有看出来。王占才排长对工作负责,对我们在劳动中的严格管理人所共知,得罪人的事也确实难为他了。他的儿子王国玉与哈尔滨和上海的知青联系不断,我们这次回乡之旅就是他协助安排的。左家兄弟来自四川,属于介于老职工和我们之间的一类知青。我见到了曾经住在同一个大宿舍的左计国。

    é©¬è¿žé•¿æ˜¯è´Ÿè´£åŽå‹¤ç®¡ç†çš„副连长,他身材高大,性格开朗,总是以乐观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人,就是在批评人的时候也带笑意。我没有见过他对知青呼来喝去,他确实是个好人。很遗憾马连长已经仙逝。马连长有四个千金,我同两个小的姑娘有过接触。1972年初。我等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入学通知的时候,在10连的小学校代过一段课。记得我曾经要求马家三姑娘每天上学的时候从她家里给我带一个“心里美”。马连长为这件事还批评过我:”家里的萝卜越来越少,原来是你这小子在捣鬼“。这次我见到了马家的马淑杰和马淑艳姐妹,没有见到老三和老四。我在10连小学代课的时候,马淑杰和马淑艳已经到太平湖营部的学校读初中。这次我们在查哈阳和10连的几次活动他们都参加了。从马家姐妹朴实善良的脸廓,我清晰地看到了当年马连长憨厚的神态,也自然引起我对当年的回忆,对马连长的怀念。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