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7 æ²§æµ·æ¡‘田冯家围子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3-15 录入:顾龙 点击:1775
王念:查哈阳之恋7 æ²§æµ·æ¡‘田冯家围子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2-18 录入:顾龙 点击:263
查哈阳之恋7 æ²§æµ·æ¡‘田冯家围子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2-17 录入:知青 点击:3
查哈阳之恋7

                                    17.沧海桑田冯家围子

  冯家围子是查哈阳太平湖附近一个村庄。这个小屯子是我们当年在查哈阳下乡的地方__67团1营10连。2014å¹´8月下旬的一天,我们的汽车停在了当年冯家围子的道边。

  行前曾查看行程,冯家围子的名字跃然出现在谷歌地图上,实际上这个小村庄已不复存在。我1969年到小村的时候这里叫做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7团1营10连(39连),通讯地址使用“边”字的保密信箱。1976年生产建设兵团改编为黑龙江国营农场总局。10连也随之改为查哈阳农场太平湖分场十队。2010年并屯,村里的职工全部搬迁到了原来的营部太平湖分场居民区,村子已经同庄稼地连成一片,毫无踪迹可寻。在地域上彻底消灭屯子的存在但在管理上仍然保留其行政建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此做法让人不解。

  冯家围子已难觅踪迹。当年60多人的男知青的大宿舍、女生宿舍、连部、马号、羊圈等生活区、宿舍区以及路北的老职工的家属宿舍都已被一望无边的玉米地替代。只有当年的场院还留下一小片水泥地未种庄稼。场院旁边是拆除村子堆积成小山似的瓦砾。

  当年的场院很大,我脚下的这片水泥地面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也已经化作农田。这片水泥地同我们有不解之缘。我们每天出工前都要到场院边的仓库领工具,收工后还要到这里交还。只要不去大田,我们基本就在场院工作:春天做颗粒肥,夏季屯麦,秋天脱谷,冬季炒化肥做炸药。当年屯麦屯黄豆,我们在场院搭起跳板,最高时要搭建三级跳板。想当年我扛着180多斤的麻袋走在离地面几米高的跳板上,颤颤悠悠挺险的。如今我年已花甲,身体早已不复当年,踏在10连仅存的场院一角,回想起当年扛麻袋走跳板,颇感自豪。至今想起仍觉得心潮澎湃,十分得意。触景生情,回乡重温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追忆已失的年华是一种精神和身心的享受。

  我和战友从场院向西边努力搜寻当年的男生大宿舍。大宿舍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太深了。那里不但是60多男知青生活居住的场所,还是连部的礼堂,连队的活动中心,连队的大会都在这里开。那个年代会多,而且经常在晚上。工作了一天已经很累,该松心的时候被叫去开会是一件让人生厌的事。

  大宿舍的通铺十几米长,分上下两层,开会时女人和女知青在下铺沿铺而坐,老职工则在上铺或双脚盘起或下垂,沿床铺坐一排。我们男知青则都卷缩在床铺里靠在被褥上。大家晚间穿戴服饰不同,五花八门。上海男女青年都穿戴时尚有大都市的风范;哈尔滨知青受苏联影响,服饰穿戴时髦。北京青年穿戴较平庸,色彩以蓝或绿为主。军裤型大裤裆同其他城市相比略显得土气。老职工的穿戴多样化,敞开怀的棉大衣,皮帽子一侧护耳向上,一侧向下,人们无坐型无站样,东北人好烟,知青也入乡随俗,会场上每个人都在吞云吐雾。大宿舍烟云缭绕,吸烟时发出的光亮不时闪烁,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见人们的面孔,只见中间的人在指手画脚高谈阔论的宣讲。这种场景很象威虎山或电影里的匪巢。我年轻时贪睡,开会对我来说也是休息。我以为,该如何工作、以什么精神工作之类的说教应该讲给那些不接受工作或对工作布置有抵触的人。对我们这些爽快接受任务的人进行鼓动性的动员实属蛇足。

  六十多人的洗漱水都泼在门口,尤其在冬季大宿舍的面前形成一座带尿的小冰丘。渐长的冰丘有时延伸堆在门口,连宿舍的门都关不上。冬季刨冰丘是件苦差事。在北风怒号冰封地冻几尺的严寒中,一镐下去往往只能敲出一个白印。镐下带尿的冰渣四溅弄的满身,有时会还会溅到脖子里甚至溅到嘴中。

  大宿舍的生活环境之艰苦只有我们10连在大宿舍生活过的男知青才知道;大宿舍的生活值得留恋,因为在这里渡过了我们的青春生活。如今这里不再有知青,大宿舍也消失的无踪迹,甚至连冯家围子也仅仅见诸于谷歌地图上。如果说青春是个梦,那么我们在10连的生活也只好存留在梦中。我们也只有在梦中才能重温昔日的生活。待梦醒时分,我们才会感到虚无中的现实。

我和上海、哈尔滨的战友在这里驻足、拍照,一起追忆四十年前我们在这个屯子里共同生活的场景。小学校的教室、大茶壶的热水、食堂的大碴饭、红烧肉,小卖部的迎春烟和炉果……四十多年过去了,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迁,如今的冯家围子再也找不出任何过去的踪迹。东大桥犹如屯子东边的界碑,知青收工后散步最远就到此地止步。知青不但在这里散心倾诉,也在这里缔结因缘。上海战友虞亚珍拍照后向我夫人周娅介绍,她与黄生洪的因缘就是在这里边散步边敲定的。近半个世纪了,东大桥的水流依旧潺潺,没有滔滔也没有断流。冯家围子不在了,10连知青的生活、知青的喜乐、知青在这里消磨掉的青春年华也随之而去。唯有这东大桥还能见证四十年前在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我16岁到这里下乡,19岁离开,正值求学的年龄却在这里空耗了两年多。看着已经消失了的冯家围子,我能说些什么?我望着天空中的白云,思绪在近半个世纪中穿插。云在天空变幻无常,在漂浮不定的聚散中见各种形态,冯家围子又何尝不是如此,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对两年光阴的散失耿耿于怀,未免小家气。人家成千上万的知青又该如何?他们耽误的青春不止两年,学业中断让他们困顿一生,一些人甚至一生都在弥补,电大、夜大进修不断。他们的苦楚又该如何倾诉?

   我们每个人在回顾各自美好年华的时候都选用“青春无悔”,但这句亮丽的辞藻用来修饰我们这些知青一代人曾经的过去就显得苍白不着调。青春无悔从曾经上过山下过乡的知青人口中喊出总让我困惑,不能理解。几年的蹉跎造成终身的困顿怎么还能够无悔?口言青春无悔其实是一种无奈之举,贴切说应该是“青春无奈”。按固化的思维定势,青春无悔多少含有自欺欺人的因素。

  上山下乡是当时中华大地上演闹剧中的一幕青春版悲剧,是中华民族的一场社会浩劫。不但支边知青不满意,城市家长不满意,就连农村当地的农民甚至连国家也都不满意。祸国殃民,贻误了我们国家整整一代人。这场悲剧受损害最大的是国家和民族。这是一本冤有情债无主的烂帐,知青人除了自欺欺人很难再有其他解释。随波逐流被卷入上山下乡的社会潮流其实是一种无奈之举。

  我以为,青春无悔可权当被动的自我安慰,但不好张扬。毕竟时代误人,已经误己,就不要再误他人,尤其不要误导我们的下一代。著名的历史猎人以色列人西蒙• ç»´æ£®å¡”尔说过:“当人们记住过去的时候,就有希望。”用无怨的态度面对以往无奈的青春。青春无奈或青春有悔而无怨应该是我们对耽误的青春年华的人生总结,也是我们应该从中提取的正能量。

站在瓦砾堆上远眺,我们的心情难以平静。冯家围子已经是一片连绵无际绿油油的玉米地。几年的支边生活恍如一瞬,万里寻梦至此竟难觅曾经生活的痕迹。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对曾静的青春年华,不想不足圆梦,想的过细又会引起心情不好。冯家围子的泥土常常掺杂小小的玛瑙石,我们捡了几块晶莹剔透的小石留做纪念,也是我们回乡的收获。这次我们一起回太平湖的上海战友冯忠秋在其故乡之旅一文中用“怀念又伤感”表达对冯家围子复杂的情感。这也是我和其他10连知青战友共同的心路。梦想总是美好,现实往往残酷。我宁愿将冯家围子深埋在心间,留存在梦里。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