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6 大豆田旁说苦累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3-7 录入:顾龙 点击:1608
王念:查哈阳之恋6 大豆田旁说苦累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2-07 录入:顾龙 点击:260
查哈阳之恋6 大豆田旁说苦累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2-06 录入:知青 点击:5
查哈阳之恋6 大豆田旁说苦累  

                                         15.  大豆田旁说苦累

提到查哈阳,人们自然就想到查哈阳的水稻。查哈阳水稻的名气过大盖过其它作物。其实,黄豆和小麦也都是这个地区的特产。查哈阳夏季收麦,秋季收稻米收黄豆,每到收获季节都很忙。

  大豆是查哈阳的特产,也是10连主要的秋季作物,种植面积很大。青苗的豆田所呈现的是与同期的玉米苗不同的深绿色。收获时豆秧变黄褐色。大田色彩的变化预示着豆田的生长、成熟。机械翻耕的垄很长,豆垄笔直沿地面整齐延展随平缓的坡地起伏,田畴绵延犹如长龙匍匐在地。硕荚盈枝,鼓鼓的豆荚如小饰件随风轻摆。远远望去,条条豆垄整齐排列,悬挂的豆荚如风铃,爆裂的噼啪声不时传来,大豆摇铃给寂静的稻田增加了动感,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收获期农村田园风光的立体画作。

  当人累的腰都直不起来的时候,没有力气,也不会有心情去欣赏豆田的风光和美景。伴随着对查哈阳豆田的美好回忆,自然也不能忘记我们为豆田付出的辛劳和汗水。

  大豆收获季节是我们农工最辛苦劳累的季节。清晨的露水使豆荚疲软不宜破裂,收割黄豆往往在上午就结束。收割大豆的动员会后,我们半夜起床,洗漱、吃饭,趁天黑就赶往豆田。当天空破晓,鱼肚初现的时刻,我们早已在田边手持镰刀整装待戈。记得当时我们几个知青在一起胡侃时,我还做过一副对联:上联:出工起床三点半;下联:收工干到看不见;横批:两头见黑。

  豆秧低矮豆梗硬实,豆荚的顶部又硬又尖,伸手下去不小心碰到豆荚尖就会被扎出血,我们一天下来,左手没有不见血的。豆秧低矮,我们在割秧的时候不得不俯身。一条豆垄几里地长,不要说一路割秧,就是大弯度俯身走上几里路人也受不了。一天下来,身子似散架一样,腰疼、腿疼、手上血洞处处。有的青年割到地头就一头栽倒,连伸腰倒躺的力气都没有.状况惨不忍睹。更有人干脆跪在地陇干活。跪地割秧是知青的发明,更是一种无奈。一个秋收的几天劳动下来,更有很多人的腰弯的时间过长,反而觉得直起身子倒不如弯腰舒服。这种对超体能劳动新的认知,对劳动收获的悖论也算是改造天地,改造世界观的收获。割黄豆劳动的强度和对人体的征服力度以及对人精神的改造力度可见一斑。

  人的体能已经耗损到这个地步还在劳动,表明知青在靠意志和精神支撑着已经垮塌的体能。从另一方面讲,不干行吗?那些到地头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的人缓过气来还要干。知青在生存线的拼搏精神不完全来自本身的热血或自身的觉悟,有相当一部分来自社会的压力。他们当中早在红卫兵的时候就被烘干了热血,然后被弃之荒野农田。政治生态环境要求他们必须在农村的广阔天地生存。不干不行。我们的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历代王朝都是用户籍制度限制人们迁徙,尤其两元的户籍制度更束缚了人民转换居住地的可能。从大城市到查哈阳,单从户籍制度本身来说就是一种罚贬。知青在转换户籍的同时也就失去了城市的身份,随之失去在城市学习的可能,失去在城市就业以及粮油副食补贴等城市所提供的生存条件。继续在农村干下去体现了知青的生存意志,但也出于无奈。因为不干没有出路。

  在我的睡梦中经常会出现10连大豆田野的风光美景。人们都说带有黄豆的梦是健康与幸福的象征。10连大豆田的田园画景是我的梦境。豆田的色彩之美是查哈阳的美,是我青春的回忆,是我心系查哈阳的情结。

                                         16.太平湖畔祭冤魂

查哈阳最美的地方是太平湖。太平湖是松嫩平原上查哈阳这颗明珠上的光点,是查哈阳的“后花园”。嫩江水源源不断贮存在这里,由这里补给整个查哈阳灌区。太平湖距离我支边的冯家围子只几公里远,也曾经是我们的营部所在地。

  太平湖水库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我和夫人随着上海和哈尔滨战友在湖边的望江亭登高远望,水库的周边有群山环绕苍苍郁郁,湖面风平浪静波光粼粼,湖中绿树葱葱的小岛静静坐落在湖心,十几米高的水库大坝拦在两山之间,气势雄伟壮观。眼前太平湖风光秀美,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湖区风景就是一幅和谐的图画。太平湖之美使我心旷神怡。

  虽说太平湖与10连近在咫尺,在两年多的支边生活中,我只去过太平湖两次。

   初到10连,连队组织我们去太平湖万人坑,在现场对我们这些初到的人进行阶级教育。太平湖原来是个乱葬的低洼地。日本开拓团在开发查哈阳的过程中大量使用中国劳工,五年的工程竟让5万名劳工病丧于此。在25公里长的工地上,平均每天要死亡34个人。有人计算过,如果将死去的骨骸一线排列,其长度相当于查哈阳排水渠。人们先在这里修建了小型灌溉设施蓄水池,后来逐渐扩建为水库。在扩建工程的时候,人们在这里挖出了成堆的白骨,确定湖底就是当地一直传说的万人坑。

阶级教育和路线教育,这些在我们年轻时候曾经忽悠我们的方式现在不再用了,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却是一种常见的形式,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搞这样的教育活动。我们当时的理解是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就要受二茬苦,受二茬罪。我们当时对营部统一组织初到查哈阳的北京知青在太平湖畔进行阶级教育没有过多思考。现在想起来倒觉得有些不对劲。查哈阳距离北京要比古代流放死囚犯的宁古塔还要远上200公里,试想,十六七岁的孩子被送到这北风刺骨,冰封地冻千里之外的边陲,面对冷森森的白骨,幸好他们没有逆向悟出这样的道理:在查哈阳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万人劳工同葬一坑的历史,无论是从哪里来的,如果在这里不好好干,明日也会步这些劳工的后尘,有来无回将尸骨丢弃在这里。

  这不是危言耸听,同我一起在太平湖万人坑接受阶级教育的北京战友朱毅男就魂断查哈阳,将自己的青春年华过早化作白骨留在了这里。朱毅男的死无疑是一场悲剧。不过朱毅男的白骨未在湖底而是留在了太平湖附近的小山坡上。太平湖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是北国的江南,面对如画风景的湖光山色,他长眠于此倒也可安息。四十年过去了,我心中对他依然怀念。

  另一次是我和朱毅男、刘锡贵、沈秋华、梁顶昌、黄埔亮、李胜利等几个北京知青一起到太平湖水库游泳。两次都没有注意到美景,不懂得也没有兴趣欣赏大自然风光。没想到这种遗憾竟然得到弥补,这次在离开太平湖四十多年后与当年的战友一起回乡,饱览了这里的湖光秀色。

  如今望江亭的修建让我们能够更好的领略湖水和湖岸的风光。想起这池湖水之下几万人的森森白骨和湖边山坡上战友的冤魂,情感交集,我内心深处五味杂陈,涌动着一种难以言明的酸楚。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