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飘麦浪翻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3-3 录入:顾龙 点击:1923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飘麦浪翻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2-01 录入:顾龙 点击:293
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飘麦浪翻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31 录入:知青 点击:4
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飘麦浪翻  

13.稻花香飘查哈阳
 
查哈阳之美美在天美在地美在稻田。查哈阳的天空是一望无际的蓝天。蓝天之下是广袤无垠的黑黝黝的土地。查哈阳垦区地处嫩江、诺敏江、白马河和阿伦河流域。四条大河蜿蜒围绕或贯穿查哈阳,密布大地的江河支流和太平湖、白马河两座水库更成为这片千里良田的天然保障。丰富的水系得天独厚自然的硬条件使查哈阳列为东北四大灌区之一。早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东洋人就看上了这片土地的开发价值,并将其作为侵略中国的桥头堡。日本鬼子对查哈阳的殖民早于对中国东北其它地区,更早于对中国的全面入侵。

  2014我们到查哈阳正值八月中下旬,无夏季的炎热,秋高气爽风清云静是查哈阳最美的秋季。我们驱车前行,路旁是绿油油规划整齐的稻田。查哈阳的水稻生长有先天条件,具有其它地区不可比拟的优势。水稻灌区用的诺敏江水直接源于其西部兴安岭的高山、雪水、山泉和融冰以及夏季雨水汇集而成。松嫩平原诺敏江河套湿地的水源多样化,且未受过过多工业污染的高山林水是查哈阳垦区优质稻田的天然优势,让查哈阳声名远扬,是名副其实的塞北江南。

  我们眼前的稻田由田埂分隔成方块,阡陌纵横。田埂两边种树,中间或建支渠、斗渠或修建行车小路。一块块整齐的稻田在车窗闪过,稻田四围栽种的小树与稻田的绿色形成深浅色差,远远望去,深绿色围绕着浅绿色稻田,一块块稻田规划布局整齐。正值抽穗灌浆期的稻田,在阳光下泛着碧亮的光,随風轻摆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滚滚稻浪,一幅江南水乡的风景画。晚间的稻田更有另一番景致。查哈阳的月色寂静深沉,蛙鸣、树影和摆动的稻田形成一幅浓墨着色的油画,稻田之美在夜色的衬托下更显迷人。

法国是欧洲最大的农业国,在世界排第二。我在国外生活了三十多年,见到过法兰西大地的各种农业种植,也曾为之感叹。但我从未见过像查哈阳灌区这么美的稻田。在河流纵横水网密布的灌区,修建了以由总干渠为主的干渠、支渠、斗渠、农渠和毛渠6级水利灌溉工程。农田基本建设之完善,在其它地区也不多见。

  看着查哈阳完善的灌溉工程,我的心绪倒流回四十年前。当年每到冬季,团里都要利用冬闲组织各连进行农田基本建设。1969年底,我到10连就参加了冬季修建灌溉渠的会战。炒尿素、打炮眼、装炸药、引炮,爆破点整齐排列一起引爆,爆炸的轰隆声惊天动地,炸飞的土块漫天落下的场面很壮观。我很高兴自己也曾参加过这里的水利工程建设,也觉得为查哈阳灌溉渠网的形成出过力而感到自豪。

  公路随稻田延伸,车在稻海中前行。田野是一片我们用汗水浇灌过的热土。黄澄澄沉甸甸的稻穗很得意,不停地向我们点头。随风翻滚的稻浪告诉我们,今年查哈阳又将是一个丰收年。秋高气爽,天上白云朵朵,田野稻海飘香,车厢内欢声笑语。回乡的兴致和愉快心情与汽车窗外的自然景色融为一体,多年奔走劳累的一颗心在此刻得以安抚。身心休息是一种享受,也就是在这一刻,我悟到身心调养的精神境界。

  稻田的丰收自然而然让我们想到锄禾之苦。随着窗外景色的变换,我静静地向身边的爱妻讲述查哈阳的历史和我们为这里的建设所经历的艰辛。黑土地冬季长,五月天仍然春寒料峭,插秧季节,在齐膝深带冰碴的水田作业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10连没有水田,我们也没有品味踏冰插秧之苦。但苦了在查哈阳其他连队的知青。真不知道当初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查哈阳农场是总场,当地人用顺口句将查哈阳的九个分场连在了一起。“金星金边闪金光,万发海洋稻花香,太平湖畔庆丰收,幸福之路查哈阳”。这个连句里面的金星、金边、金光、万发、海洋、丰收、幸福之路分别都是查哈阳各个分场的名字。我所在的67团是金边农场,55团1营是稻花香农场。用稻花香三个字的偏正词组当作农场的名字在句法上已经偏怪,而一个地区对稻田稻米的种植不到一定程度是不敢用“稻花香”三个字冠名的。路边随处可见的国家级、农业部、省级实验基地标牌足以佐证。

14.  å¾®é£Žè½»å¹éº¦æµªç¿»

  我在法兰西大地驱车飞驰,见到路旁麦田中堆放的麦垛,自然会想起万里之外祖国东北边陲查哈阳的麦田,想起当年的支边生活。也许是出自对麦田的情思,我在北京家中也挂有一幅麦浪翻滚的油画。查哈阳金色的麦浪就在我的记忆里,在我的心中。

  法国画家米勒也曾经画过麦田,画面的是麦田收割后的情景。远处是麦垛和忙于夏收的村民,画面的主题是三个农妇在弯腰捡拾麦穗。米勒这幅油画《拾穗者》的原作在卢浮宫对面的奥赛法国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是游人必看的一幅世界性名作。米勒是在巴比松的家中完成的这幅创作。巴比松是离巴黎70公里远郊枫丹白露王宫附近的一个小村,村庄被大片的金色的麦田围绕。受周边田园风光的感染,许多画家定居在此写生作画,从而形成在法国艺术界影响力很大的流派,巴比松画派。夏季,我和周娅在工作闲余常到巴比松玩,在那里亲近大自然,感受艺术氛围。每每看到麦田我自然想到米勒的这幅画,也想起查哈阳看的麦浪,这种不着边际望景生情的联想,在深层也是情系查哈阳自然而然的表露。

我在查哈阳经历了1970和1971两年麦收。每到麦收季节都很热闹,全团开动员会昭示麦收开始。各个连队的工作重点都转移到麦收工作。黑土地上的人将联合收割机称之为“康拜因”,这是个从英文直译的名词。在麦田里,几台联合收割机并排作业的场面十分壮观。一趟下来,一大片麦田就收割完毕。割下的麦秆随即脱粒,麦秆传至后面的拖车。汽车不停地运送脱皮的麦粒。远远望去,割过的麦地和待割的麦田呈现不同的颜色。收割后的麦田上,麦茬整齐,每隔不远就会有一个四方形的麦草垛。整齐堆放在那里。

  我曾经参加过康拜因机组的收麦。当时我在收割机麦秸拖车的后面,前面割麦,脱粒后将麦秸从后面吐至拖车。我的工作是不断将吐出的麦秸左右平衡。这项工作操作简单没有技术含量,但很苦很累。麦秸吐出时伴随着许多尘土和搅碎的麦皮和微细茬,其苦在于,一天工作下来灰头土面,从头到脚满身暴土扬尘,嘴、鼻孔甚至耳朵也不能幸免。其累在于,人随机械定量。除了吃饭,机械转动起来从不停顿。看似简单的工作,一天下来也会天旋地转,累的腿肚转筋。如今这些苦累和查哈阳麦田一样深深留在我的记忆中。

  法国作为世界上的农业大国,机械化程度很高。由于曾经有过农工的经验,在法国乡村旅行的时候也留意在法兰西大地作业的农业机械。法国收割后的麦田留下的麦垛多为圆卷形,麦茬堆的也密实。查哈阳当年的麦垛是四方形的,麦秸堆的松散。我不懂机械,但对农业机械一直偏爱,法国的农业机械化程度高,适用各种作物种植、除草和收割的农机机械齐全。每当我看到法国大田里农机作业的场面总要停车观赏。我总感叹,当初的查哈阳如果有这样的农业机械,我们就不用那么苦那么累了。

  我们此次回乡10连是秋季,无缘再见查哈阳风吹麦浪翻的丰收景象,也无缘再见多台联合收割机联合作业的壮观场面。这不能说不是一种遗憾。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