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我解疑团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3-3 录入:顾龙 点击:1798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我解疑团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02-15 录入:顾龙 点击:253
《远去的旭光》帮我解疑团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5-02-14 录入:知青 点击:4
                           《远去的旭光》帮我解疑团

    1997年,我工作的学校学生刘元星考上了厦门大学,教师们都为她高兴。我在高兴的同时更加剧了对张翼的思念。
    张翼,上海知青,共产党员。1970年我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5团二营当报道员时和他同在营部工作。他是一个非常好的青年,工作积极上进,能力极强,而且对同志们特别关心爱护,就像个大哥哥一样,让人心里暖暖的。张翼深得领导与知青们的好评。第二年,我调到朝鲜屯中学任教,尽管不在一个单位,我们也经常通电话。1972年,我收到他从厦门大学寄给我的信和照片,得知他已到该校外语系读书,很是替他高兴。1973年,我回到北京,在师范大学就读。那些年我们一直通信。后来,毕业,工作忙,渐渐失去了联系。但是我常常想起这位给人温暖的上海知青。
    刘元星到厦门去上学,燃起我想找到张翼的希望之火。尽管已经20多年了,明知找到他的希望不大,我还是在元星寒假回京度假时,对她说了此事。她的父母都说应该找找。元星也爽快的说,记住了:张翼,上海知青,1972年,从黑龙江到厦门大学外语系上学。元星回校不久,就来了电话,说张翼就在厦门大学,任厦大党委副书记!真没想到,原以为希望很渺茫的事,却真实现了!就这样,我们又恢复了联系。
    1998年10月,张翼来北京公务,我们激动的见面。我知道了他这些年来的大致情况。他说厦门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邀我去厦门玩儿。
    我退休后,2005年,去武夷山旅游,其中在厦门游览两天。临行前,我给张翼打电话,手机不通,办公室接电话的人说他调到上海去了。所以,想借此看望他的想法没有实现。后来,我问过很多人,都不知道张翼的情况。就这样,我第二次和他失去联系。
   2012年,《诺敏河畔——边字511信箱知青文选》一书问世,我没有在书中看到有关张翼的文字(他写的或别人写他的)。后来,我把想找张翼的心情对上海知青于中德说了,他一口答应,设法找找。不久,于中德告诉我,张翼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我非常吃惊,张翼,刚50出头,怎么就……是什么原因?因病?什么病?还是其它原因?我不得而知。张翼为何英年早逝?这个疑团始终挂在我心中。
    最近,我看了原52团上海知青写的《远去的旭光》一书,看到书中有一张戴着眼镜,梳着两条短辫子的女知青的照片,旁边的说明文字是:林美玟在厦门大学外语系学习,摄于1972年。这正是张翼上大学的时间,又在同校,同系。她会不会认识张翼?能不能知道张翼的消息?我把此想法对蔡红怡说了,她鼓励我:“你给林美玟打电话问问呀,书后面不是有她的电话吗?”于是,一次,两次,我终于拨通了林美玟的电话。
    热情的林女士告诉我,当年她和张翼就在一个班,张翼是班里的党支部书记,毕业时留校,从普通教师,辅导员,一直升到校党委副书记。关于张翼的去世,是因为在进行“党员保先教育”时,率直的张翼给某领导提意见,遭到报复。他被诬告有问题,被上级停职审查。他身体有病,就回到上海治疗。后来,经过组织的调查,张翼并没有问题。正在福建省委准备恢复他工作,调他到上海去工作时,他突发心肌梗,抢救无效,离开人世。这个电话,让我把心中多年来的疑团打开了。
    听了张翼的不幸遭遇,我心中沉痛万分。他这么一个有才华的人,怎么就遭小人暗算?被人诬告?心情郁闷,身体有病,病痛又加剧了心情的恶化,再加之他的第一任妻子去世后,第二任妻子在香港工作,与他感情并不融洽,缺少家庭温暖。可想而知,他处在内外交困,身心不悦的状态下,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就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听到宣布自己审查结果,就匆匆离开了,张翼走的不开心,走的冤枉!我为张翼惋惜,又为他不平。
    仔细一想,这种忠良遭小人陷害的事,自古有之:春秋时期的楚国大臣、爱国诗人屈原、南宋力主抗金的民族英雄岳飞、……他们都都没有逃脱被奸佞陷害的命运。但是,历史的悲剧不应该在社会主义新中国重演!此时,我更深感习近平主席从严治党,反腐倡廉的举措是多么英明正确!
    张翼,你是黑土地上走来的英才,你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本应为国家多做贡献,却因忧病交加,忧愤而亡,所幸的是组织已经查明,你没有问题,你是清正廉洁的,给了你公正的结论。张翼,肯定早就有很多人告诉了你这个结果,但是,我还是要对你说:张翼,你是清清白白一个人,你为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你活得有价值,你永远是我们的好战友,请你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写此文,就作为我对张翼的悼念吧!

                                                              55团 知青 叶金厢  2015年2月2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