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薛仲迪:当年事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5-2-14 录入:顾龙 点击:1084
薛仲迪:当年事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5-01-31 录入:顾龙 点击:156
当年事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5-01-30 录入:知青 点击:5
    当年下乡的那些经历,年深日久,如今只剩下一地鸡毛。偶然想起点什么,便马上记叙下来,说是备忘也好,说是怀旧也好,总之,留下一些文字,或许会有点用;至才拿给别人看,能引起一些共鸣,这未尝不是好事。
    我要说的事情,发生在我与吉秋之间,只是一些琐事。
    第一件事。还是在连队时,有一年的夏天,因为嘴馋,我和吉秋约好,中午到菜地转转,看能否找点吃的;估计这个季节,西红柿该红了、黄瓜也正应季。中午时分,种菜人都收工了,抓个空档,正可以吃个痛快。来到菜地,我们俩猫着腰,穿过豆架,直奔西红柿地。我走在前头,来到秧子前,刚摘下一个小柿子,还没等放到嘴里边,只听“哎哟” 一声,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吉秋瘫坐在地上,双手紧抱着右脚,咧着嘴巴,发出阵阵呻吟声。我丢掉手里的柿子,奔过去要看个究竟。不看则罢,只是一看,着实吓我一跳:一把木把的钉钯,几颗大钉子,钉子尖朝上,就放在草丛中间,正好让他踩上,大钉子穿过凉鞋底,刺入他的脚心。看到这副样子,我头皮直发麻。怎么办,只能把它拔下来。于是我拽住钉钯,使劲的往下一薅,“噌”的一下,钉子拔出来了;再看他的脸色,可能是太痛了,惨白惨白的,还满是汗水。这真是“出师不利”,没有办法,只好“打道回府”了。回去路上,我搀着他,一瘸一拐的往回蹭。边走还边商量,怎么把它遮掩过去。还好的是,回到宿舍以后,把情况大致一说,韩伯英出个点子,要来个“瞒天过海”。
    下午出工时候,几个人约好了,大家都带着锄头,把吉秋裹在中间,刚走出宿舍不远,吉秋便大呼一声:“哎哟,痛死我了。什么东西把脚扎了。”大家围拢过来,七嘴巴舌地说:“坏了,赶快送卫生室。”这样有人架送他,有人去报告排长,还有人假模假式的,在找扎腿的尖锐物;那自然是找不到,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事由众人作证,说吉秋在上工路上,受到意外伤害,应该属于工伤事故,需要好好养伤,当作工伤处理。这样一来,一桩非正常的伤害,就这样胡弄过去了。多年后我们相聚,说起那件住事,仍旧是忍俊不禁。
    第二件事。是与饮酒有关的。七二年的元旦,我们正在满归伐木,节日自然在山里过。五连的曹氏兄弟,曹原生与曹太生,与我们帐篷相对。他们与吉秋是同学,又是邻居发小,节日之际,便邀请我们去喝酒。 那一晚上,说不清什么心情,反正是没了节制,喝得五迷三道。那时我正烧炉子,晚间要熬夜执守。可我醉成这样,根本无法坚持。这样吉秋代替我,整烧了一夜炉子。半夜时分,我腹中翻江倒海,不知呕吐了几回。不时的口渴,总是要喝水,一会儿要凉的,因火烧火燎的难受;一会儿要热的,因身上总在冒冷汗。但怎么喝下去的,不大一会儿,又怎么都吐出来。不断烧水给我,然后清除污物,使吉秋一直在忙碌。在寒冷的冬夜里,所有这一切,给了我一丝温暖。第二天天大亮了,吃过早饭,吉秋穿上羊皮袄,拿着锯子斧头,又走进老林子里,开始紧张的伐木。折腾了一整夜后,还如此精力十足,真的让人钦佩。
    第三件事,其实是一系列事。到了一九七六年初,在东北农场,返城之风刮得正紧。在动荡不安中,我决心离开东北,转到河北去插队。当然这也是过渡。三月底的北大荒,依然是冰雪覆盖,看不到一点春意。照理说,每年这个时候,探亲的人该归队,开始一年的劳动。可能是我的离去,影响吉秋的情绪,在我办完关系,要离开的时候,他临时作决定,要同我一起走。我原本心情不佳:一是好朋友分手,难免心里要感伤;二是一个人离去了,这一路长亭短亭,肯定会孤独寂寞。吉秋和我一起走,正好可以搭个伴。心情略有好转,于是在半路上,特意从北戴河下车,去看大海的汹涌,踏着沙滩去漫步;领略在黑土地之外,另一种迷人的景致。然后我们上火车,在天津站分手,而那一次之后,许多年时间里,我们之间很少见面。
    再到后来,我走进入工厂,在河北冀中;吉秋去了林场,在山西雁北。开始时候,曾有过书信往来,后来各自都忙,信也就渐渐稀疏,终止于断了音信。直到九零年前后,据说,谈到知青问题时,邓小平讲了“三个不满意”,还语重心长地说:就让让娃娃们都回来吧。就是因为这句话,以及随后的政策,我们才陆续回城,得以重新再聚首。再次握手言欢,才不由得感慨: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从那时到如今,又过去了二十多年,吉秋离开我们,也有十多个年头了。回忆琐屑的往事,想想吉秋的为人,质朴,敦厚,善解人意,是个多好的挚友。我曾读过《雨淋铃》(是柳永写的名篇),其中:“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一句,是我最欣赏的,它的妙处在于:不仅有旷远意境,还有淡淡的哀伤,能够触发一种感受,恰好抒发我的情怀。



                               五十五团   薛仲迪   2015年1月30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