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谊感天地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1-29 录入:顾龙 点击:1920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谊感天地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15 录入:顾龙 点击:295
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谊感天地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15 录入:知青 点击:2
查哈阳之恋2 æˆ˜å‹æƒ…谊感天地

4.又见赵伟

  在去哈尔滨之前就同赵伟约好相见。四十多年前的赵伟还是一个英俊文质的上海青年,从五千里之外的上海到查哈阳支边。在到查哈阳的上万名知青中,赵伟是我们中间的佼佼者,是知青群体中的精英。后来,同来的战友返城回沪陆续离去,而他却留在了黑龙江。如果说我们知青一代是将青春留在了北大荒,那么赵伟则是将自己整个一生都留在了那里。

  我和周娅下榻哈尔滨索菲亚教堂对面的易必斯旅馆,安顿不久赵伟就来看我们。我们上一次见面在2012年,赵伟和王淑云大姐去欧洲旅游,我们在巴黎见面。本来想请他们夫妇到家里做客,但因他们主要活动随团,自由支配的时间不多而作罢。这次在哈尔滨时间充裕,大家在一起从容聊天。赵伟在中央大道附近的一家饭店请我们吃饺子。我们边吃边聊很开心。我们在哈尔滨的时候赶上王淑云大姐急病,赵伟要照顾大姐和自己年迈的母亲,还多次到旅馆看望我们。他的热情让我过意不去。

  成百上千的上海知青回查哈阳路过哈尔滨,赵伟作为哈尔滨女婿,在上海和哈尔滨两地知青的往来中应酬频繁,况且还有同其他城市知青战友的交往……。他在查哈阳知青群中交友之广,人脉之深恐无人能出其右。赵伟当年是我们知青的领导,更是知青的楷模,四十年后他对查哈阳知青的关注仍然一如既往。他身上承载着上万名查哈阳知青的青春历史;背负着他们在查哈阳青春生活的截面,他身上浓缩了我们查哈阳知青的深厚情谊。沉甸甸的历史责任感和如此多年的担当实属不易。情系查哈阳自然珍惜同赵伟的友谊,我们相约下次在北京相会。

5.战友李朋凯

  去哈尔滨之前就听说李朋凯患有类风湿关节炎病,见到朋凯以后才知道他病情之严重只能坐轮椅出行。朋凯来看过大家两次,一次为我们的到来接风,一次是为我们的离去送行。

  我和朋凯都在武装排,而且是一个班。我们同在大田干一样活;在同一个食堂吃同样的饭菜;晚上睡在同一个大宿舍的大通铺上。用形影不离来形容有些过火,但我们却是真正的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战友。朋凯外号小胖子,圆脸,个头不高但很帅气,对人对事都很热情。朋凯的身着行头也有特色。黑色立领上衣,胸前一竖排带有铁路工人标徽的铜质扣子。下裤紧身,裤口放进半高腰的皮靴里,这种装扮显得人精神利索,是哈尔滨时兴的服饰。朋凯的性格外向,对人热情,无论待人还是劳动都充满青春活力,属于反应快行动利索的人,就是连队里发生地区性知青纠纷他都满腔热忱冲在前面。10连发生的所谓的大小“事件”中,或多或少都会看到他的身影。朋凯比我到10连早,年龄似乎也比我大一两岁,我们在一起无论哪方面我都明显弱势。可能源于都在一个班排,在哈尔滨的男知青中,我同朋凯的交往比较多。我对他尊重,他对我爱护。朋凯待人诚恳,我在10连二年的知青生活中得到过大家的帮助和爱护,自然不少也来自朋凯的关心。

  我们分开四十年后再见面,彼此的变化都很大。朋凯当年是那样一个红红火火的青年如今却要借助轮椅出行,这种反差颠覆了我原先想象的见到他的场景。我这次见到朋凯只是一般性的问候,没有过多交流。面对坐在轮椅上战友的病态,我心情不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如何表达我的情感。朋凯四十年前后的反差叫我无语。我心中唯有默默祝福。

  同朋凯的见面时的场景一直在我心中回放,从查哈阳回京后将感触写在了日记中。我将同同朋凯的见面记录在电脑中,没有给朋凯发,也没有给他人看。2014å¹´12月29日我同上海战友谭昕大姐通话,她告诉我说从微信群中得知李朋凯就在当日病逝。一个随意的电话竟然得知此严重的消息,突如其来的噩耗让我意外。我们分开了四十年,几个月前的相聚还没来得及回味,未想相聚竟成永别。

  电话后,我随即将同朋凯见面的日记发给“查哈阳知青网”。他虽已去但情谊却仍在我的心中。僅借此文为朋凯送行。

6.参与精神感天地

  一营10连的38名知青战友在哈尔滨相聚说来也不容易。时间、身体、工作甚至家庭琐事无一不成为阻扰起码拖延查哈阳之行的理由。我们每个人为这次回乡之旅都做出努力,或多或少在一些方面都做出牺牲。我感谢上海战友组织回乡团并终将成行,也感谢哈尔滨战友对我们的接待和安排。我特别感谢上海蔡伯刚和哈尔滨李朋凯两位战友。他们的参与和接待更让我感受到知青情深谊重。

  蔡伯刚和李朋凯属患病之人。他们的疾病在身体的物理体能。蔡伯刚病重,口不能语饮食起居困难,需人帮助;李朋凯患有严重的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出行靠轮椅。蔡伯刚本不能远行回查哈阳,李朋凯也不具备接待能力。但为了圆查哈阳的青春梦,蔡伯刚冲破休养的环境和困难,在夫人龚丽英的帮助下最终了得心愿。李朋凯在夫人樊淑清和其他战友的帮助下坐轮椅参加了对四十年前战友的接待。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在抗击身体疾病的同时还能够顾念查哈阳,他们的共同信念就是再回查哈阳,去看那里的知青战友,去看曾经挥洒过汗水的黑土地。蔡伯刚和李朋凯两位战友的参与是我们这次聚会最为感人的一幕。

   我看着大家欢聚的场面,内心思考不时关注蔡伯刚和李朋凯。为了还知青的情和愿,为了追寻失去的青春,他们排除困难一心赴约,其情其志非一般人所理解。温家宝晚年在提到想去台湾的时候表示,“即便走不動,就是爬,也願意去”。患有晚期尿毒症的学生在住院治疗的时候也不放弃高考的机会,要求:“只要能参加高考,就是爬,也要爬到考场 ! â€ã€‚蔡伯刚和李朋凯对参加10连这次聚会表现出的是同样的豪情和参与精神。这也是我们国家所提倡的时代精神。

7.大宿舍的室友

  在10连的日子里,我和哈尔滨的战友李德钧、李朋凯、曲玉民、张荣宝、孟灵国、姜伟、张炳南、王德新,以及这次去哈尔滨的上海战友杨明根、黄志明、朱兵、黄生洪、蔡伯刚住在一间宿舍里。确切说,我们10连四五十名男知青都住在同一间“大宿舍”。

  那间被当作男知青宿舍的房子原本是10连的大礼堂。礼堂为东西走向,尽东头是舞台,然后由东向西一左一右搭建了两排上下双层通铺。人多铺位少,最窄的铺仅六个拳头宽,褥子的两边都要窝起才能铺开,每个人生活的空间窄的不能再窄。大部分男知青都吸烟,晚间的宿舍总是烟云缭绕;这么多人住在一起,光溅到地上的洗脸水就能形成细流。卫生条件之差可以想象。每天收工后,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的凑在一起思乡,有的在一起玩耍,吹笛的、拉二胡的甚至唱京剧的,生存条件如此狭小,大家各自娱乐休闲,谁也谈不上影响谁。

  我不晓得当年日本开拓团中国劳工的居住条件是怎样的,但40年代德国集中营的居住条件要远好于当初我们的男生大宿舍。查哈阳二年多的时间里,我和聚会的14个人一起就住在这间大宿舍。无论是战友还是难友,我们这些在一个屋一个炕上生活过的人在一起该说的话,该表达的情感太多。以致于东一句西一句话语没头没脑。心情过于激动以致于大家的逻辑思维多少出现混乱。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