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情难割舍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1-28 录入:顾龙 点击:2120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情难割舍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13 录入:顾龙 点击:369
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情难割舍
作者:王念 加入日期:2015-01-12 录入:知青 点击:5

 æŸ¥å“ˆé˜³ä¹‹æ‹

一、黑土地情难割舍

  在祖国的北疆边陲大兴安岭南麓,呼伦贝尔草原以东是一片广饶的松嫩平原,人们称之为北大荒。这片黑土地是中国最大的平原,东北平原的主要区域。从齐齐哈尔市往北约150公里,在松嫩平原的深处有个村镇叫做“大烟囱”。日本在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初在全面侵华之前率先进入了这片土地,在这里就设立了开拓团总部。这个在日本殖民时代就已以高耸的烟囱而有名气地方就是这个连绵千里大平原的重镇查哈阳。查哈阳地处阴河、阿伦河和诺敏河流域,河渠纵横土地肥沃,是松嫩平原的明珠,是中国东北粮仓中的粮仓。蒙古语中的查哈阳更为直接,意思是 â€œé±¼ç±³ä¹‹ä¹¡â€ã€‚

  四十一年前,由于历史的捉弄让我与这片土地结缘。1969年国家尚在的动乱年代,我去位于甘南县的查哈阳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67团1营10连支边三年。和我同时期去的还有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鸡西等城市的上万名青年。在这片土地上,我们度过了共同的青春岁月。查哈阳是我们开始人生,走向社会的起足点。无论走到哪里,身处何地,我都会想起在查哈阳曾经的岁月,这一段难以割舍的情感一直维系到我的暮年。

  当年去查哈阳的时候,我们知青有共同的信念:囤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为解放全人类贡献青春。我们当时是那样想的,也是那样做的。我们为曾经的理想付出了各自的青春。我们无愧于自己,无愧于社会。

  离开查哈阳的时候大家也有相同的决心:离开这个地方,越早越好。脱离兵不兵、工不工、农不农的身份是当时知青的渴望。后来对返城的向往和为返城做的努力更表明了知青与查哈阳切割的决断。

  返城后的知青为了生计奔波而无暇其它,查哈阳一度在我记忆中淡薄。临近退休,我空闲时间渐多。随着青春的回忆,查哈阳情愫开始在心中躁动发酵,查哈阳思考逐渐回归。我们今天想起查哈阳,不会再有四十年前的憧憬、壮志和激情,也不会有知青的迷茫、困顿和绝望,更不会有大返城时那种毅然决然的割舍和离去的酣畅。我和其它知青一样,心中的念想只是回去看看:看看查哈阳的蓝天是否依然如旧;看看查哈阳的土地是否还是那样肥沃;看看大宿舍和食堂;看看当年在一起战天斗地的哈尔滨战友;看看曾经爱护过我们的连排领导和对我们“进行再教育”的老职工……回查哈阳看看,是每个知青想以各自的一份情去还我们一个共同的愿。

  我们曾满怀理想和对未来的向往奔赴查哈阳,我们也曾义无反顾地离开那里。对曾经留住过我们青春岁月的查哈阳,我们的情感交集,复杂,难以割舍的心境非简单的笔墨所能描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岁的增长,重回查哈阳的意念越来越重,回查哈阳成了我们知青的一个梦。只要可能,我们这些曾经在查哈阳沐过风雨的知青人理应回去看看。所思所想与日俱增。

二、相约五年终成行

  我1972年初返城后的四十一年间再也没有回过查哈阳。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我们的国家,我们所处的社会,尤其是社会中每个成员的世界观以及我们每个知青返城后的境遇……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随着时代的变迁,当初我们这些刚出校门的青年现在已步入老年,当年的豪情意气随岁月的流逝也已消失殆尽。历经乾坤颠倒变换的年代,查哈阳有什么变化?我们这些当年的知青返城后都历经了—再就业—再拼搏,直至退休,当地老职工的年龄比我们要大,他们又都怎么样了?对查哈阳的思念萦绕心头,无论我走在哪里都挥之不去。再回查哈阳成为我多年来心中的念想,一个很容易但又一直没有成行的念想。

  回查哈阳看看其实是个念想,是在圆我们青春时代的一个梦。

  2009年.当年我所在的67团1营10连的上海战友第一次组团去查哈阳,我得知消息过晚错过了机会。我当时与谭昕大姐约定争取下次同行。这一约就是五年。2014å¹´8月19日,10连战友第二次回乡组团成行。一起回查哈阳的有谭昕、张爱玲两位大姐,有朱兵、黄志明两位战友、有冯忠秋、陈宝妹、以及杨明根和诸建华、黄生洪和虞亚珍、蔡伯刚和龚丽英三对夫妇。同行的蔡伯刚夫人龚丽英是新知,其余的都是10连的战友。本来我想约上海战友陆佰康夫妇同行,由于他已经几个星期前去了哈尔滨而作罢。这次我夫人周娅也与我同去。她原是二师12团(现黑龙江罗北县名山农场)的北京知青,也是在黑土地历练过的有北大荒情结的人。重回北大荒也是她的夙愿。我和夫人八月初回国,然后从北京先期抵达哈尔滨同大家会合。

三、相聚哈尔滨

3.情感震撼哈尔滨

我们在哈尔滨见到了10连的哈尔滨战友王玉霞、张绍芳、李婉君、刘玉华、许俊芳、小宋、申云芝、吴春英、王桂华、王莲芝、张荣宝、孟灵国、姜伟、王德新、张炳南、李朋凯和樊淑清夫妇、陈松山和刘斌荣夫妇、李德钧和郭惠敏夫妇、曲玉民和胡慧贤夫妇以及鸡西的战友刘贵琴和刘翠云。

我们此次回查哈阳曾经三次进出哈尔滨。每一次都受到哈尔滨战友接待和安排,而且地主的待客热情一次比一次高。8月19日抵达哈尔滨当晚的接风宴就已经很隆重。赵伟当年是团政委,与10连以及与上海和哈尔滨知青都有渊源,无论哪方他都是当然的代表。10连知青这次聚会有他参加是幸事也是规格。赵伟和高宗汉分别致了欢迎词,李德钧、黄志明和我也分别代表哈尔滨、上海和北京的三地知青致谢。

  我们离开哈尔滨的欢送宴会更是热闹。由于到会的人多,聚会地点不得不从哈尔滨满汉楼预订的包房临时迁至底层大厅。10连38个知青战友在分离四十年后再次相聚的场面确实壮观,在大厅里,大家相会时的情景就像恳亲会,辨认、拥抱、问候、追忆,抓住战友多年的手久久不松开……许多一幕幕感人的场面聚焦在大家照相机和手机的镜头。当年返城分手的时候大家都是二十几岁的姑娘小伙,如今垂暮之年能够再次聚首,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积压了四十年的情感在涌动,很难压制。泪花、欢笑、歌声、伴舞的节奏声振动着整个大厅。一大群六七十岁的老头和老太太聊发了他们的青春狂态,狂歌狂舞纵声失态,其情其景平生难见,很难再复制。

  大家四十年相聚即分离的复杂情感爆发。在场的每个人都意识到,这么多的人在跨度这么大的时间分离后能够相聚是很不容易的事件,在我们10连空前绝后。情感的宣泄是战友之情表达的最直接的方式。现场的人都感受到了10连知青情感的碰撞和酣畅释放,以致于满汉楼上边几层的服务员纷纷下楼看热闹,他们似乎也很少见到一群爷爷奶奶辈的人聊发的狂态和掀起的有如此具有震撼性的场面。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