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5-1-24 录入:顾龙 点击:1191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5-01-09 录入:顾龙 点击:166
金边故事(五)  采  药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5-01-08 录入:知青 点击:7
金 边 故 事  (五)    采   药

        在67团最西边靠近边壕有座山叫穆奎山 也有说叫穆桂山,说叫穆桂山的原因据传说当年穆桂英曾在此练兵点将,山顶上还留有座骑留下的大马蹄印。那边壕是金代所建当地俗称"土长城"。边壕继承了中国古代长城"墙、壕结合"的特点,并在许多方面进行了创新,有利于阻击敌骑,它的许多优点为明代长城所沿袭,那大西山北部的金代边壕无疑属古代长城范畴。那么我们重返查哈阳其实一个重要节点是不是除了自己的连队、单位外还又多加个旅游景点那就是与内蒙交界的金边六队大西山以北的"金代边壕"。其实当年我们去穆奎山采中草药时就探访过边壕,只是当年听老大夫们介绍说这是"土长城",你们看这长长的一条垅隔一段还有一方方的土堡据说有人在土堡中还挖出过铜质铁质的箭头。那土堡就是当年的峰火台,可四十多年前我们去采药时那土长城土堡也就高出地面一米左右了有的地方已经被踏平了。
        说了半天离题太远了,那年头各单位也都结合自身情况落实最高指示,卫生队就要本着备战备荒为人民,"6,26"指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努力发掘的精神組织力量上山采集中草药,当时大家听说去山上采药都非常兴奋,准备好挖药的叉子、麻袋就择日出发了。来到穆奎山,这山不高但体量不小,山高也就四百多米,远远望去象个大土包,可真是老话说的好望山累死马,车开许久才到山下,到了山前才知这可不是大土包。要说包括咱们金边那大片甸子加上穆奎山上草药真不少,回忆起来不完全有党参、黄芪、黄芩、五指参、白芍、赤芍、苍术、车前子、百合、蒲公英等,再有就是遍地的黄花菜。上山采药由老大夫代着认药,白云堂大夫刘丕贤大夫赵树森大夫韩绍书大夫他们都是高手,帮助我们年轻的知青医务人员上海知青李明侠、潘丽丽、盛绍秀、卓礼平、吳传銀、富拉尔基知青逄春英等逐一指认草药,慢慢的大家分开找寻了,记得当时和我一起挖药的是新到卫生队的北京知青王丽华,王丽华北京人干部子弟,漂亮大气。她挖起药来力气可不小,我们合作竟挖出--根近米长的黄芪,中草药歌诀称"黄芪性温,收汗固表,托疮生肌,气虚莫少"。我们在挖药中也同时学习到了中草药知识。说实话我体力一直较弱,力气小挖药是个力气活,可当时我竟没觉得累,真可谓用现实的话说叫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药采回来了要细加工,当年卫生队自己可以制药,把中药黄芩黄柏黄连三味药蒸煮提醇治成三黄消炎注射液供肌肉注射为中草药治疗开辟新方法,当年天津知青吕学思、金边当地干部子弟吳伟民任制药主管,成功研制了多种治疗针剂药品并用于临床实践。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